【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柳岸•往事】我怀里有一支温度计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07:33
   一、天气骤晴,气温回升,冰点转暖   新安装的玉米粉设备调试了许多次,并没有达到与厂家签署合同条款上的预期效果。按照合同,一至十二磨要出六种不同的粉质,包括颗粒度,粘稠度都作了非常详细的说明。因为我们生产出来的玉米粉是直供肯德基,麦当劳炸鸡翅等裹粉和面包表面用的,大部分直接出口到美国,要求非常严格。厂家派来专家梁工来把脉,梁工是他们厂家的技术先锋,来这儿研究几天,终于想出了一套较之不走弯路的权宜方案——换磨辊,费用由他们来出。那时,安装设备的技术人员还没有撤走,只是人手不够,我们负责次技术帮忙。   那几天,临近中秋节,复合磷酸盐用量非常大,业务员桌子上的订单堆成了小山,客户都催着要货,工人加班加点地干,实在抽不出多余的人来,我们几个骨干人员也就下了一线。   拆三角带、皮带、气动系统、喂料辊等,当拆最后一道磨辊时,一个不小心,吊葫芦上的铁索链子刮到了我的手指上,顿时,钻心一样的疼痛,我咧牙切齿,看时,妈呀!手指甲不见了,露出虾仁一样的白色肉体。我从没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吓得浑身发软,脑子过电般地慌乱,迷迷糊糊,总希望这是一个恶梦,不是真实发生在自己身上的,梦醒了,就什么都过去了,但那种突兀的剧痛却实实在在。紧接着,发动车,去医院,负责质检的小夏车开得贼溜,经过交警中队时,刚好他们正在执勤,看到我们的车疾驰而来,问清情况,也立时发动车子,一路鸣笛护送,直到送进医院大门才转弯离开。要说世界缺少爱心,有点片面,只是,我们没有置身特定场合,没有擦亮发现爱心的眼睛。      二、近期寒流来袭,骤降冰点以下,稍有晴空   外科在二楼,挂号、划价、缴费在一楼大厅,如果按次序排队,得等些时辰,导医台服务人员告诉我们,像我这种状况,先包扎,止住血,然后再缴费吧!我们又急匆匆直奔二楼。门诊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医生,他看了看伤势,不再搭理我们,叫后来的那个妇女。那妇女也是手受伤,是两天前不小心被利器横着划了一道口子,用创可贴包裹着,打开让他看了看,他说必须缝合,我总觉着他把事态纵容得有点儿扩大化,之前我也有过这样类似的伤口,不几天,它自己就愈合了,何况,她的伤口也有愈合的迹象。不过,小心没有过火的,做医生的要为病人负责,这是他的天职。给那妇女处理完毕,又叫下一个病号,他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喘气特别粗,像以前灶房做饭拉风箱似的。问他病情,他说是老寒腿又犯了,接下来就是盘问感觉,盘问症状,完全无视我的存在,就这样把我晾那儿总不是事儿,我的小心脏随着阵阵的疼痛在打颤,就问所以然。   “不然!你们缴费挂号了吗?”那医生师资老硬,用手指敲着桌子问。我告诉他挂号排队的人多,是导医台让先包扎,何况,我弟弟正在下面排着队。他宽慰我说,别大惊小怪的,别说这种小创伤,断手指的他也见得多了,这根本不算回事儿,先挂了号拿上来再说。   好!好!在人屋檐下,由不得你不低头,那就等着吧!按规矩办事。他的包扎动作神速,可是我总觉得是清洗环节不太彻底,才给后来发炎留下隐患,那是后来的事情。接下来,是检查一下骨骼是否错位或损伤,值班的是一个瘦高个,他先是让我尝试着弯曲一下手指,可是,实在疼痛难忍,弯曲不得,不过,凭自己的感觉,好像无大碍。他一边娴熟地操纵机器,一边给我闲谈,说早上有一个与我一样的病号,所幸那人啥事儿没有,希望我也是没事儿。   他的话一如刚刚经历寒冬的花骨朵得到一缕春风的浇灌,欣慰得含苞待放,让我心里暖暖的。      三、气温持续偏低,加强御寒措施   妻子不在身边,身子骨受到伤害,在回来的路上,感到异常孤独,就像一叶孤舟在汪洋大海里飘零,任凭风吹浪打,无依无靠,就赶紧掏出手机,给她打电话。我的想法是很周到的,这事儿不能惊动母亲她老人家,不然,她不知啥情况,又该寝食不安,所以电话打给妻子是最好的去处。至少能博得她的安慰,这样心理在很大程度上就舒坦了。   我与妻子是姐弟恋,她比我大两岁,一般男人们喜欢找小自己几岁的女孩为妻,叫老牛吃嫩草,并引以为荣,甚至越小越好。而我却不这么认为,除非你太有钱,请得起保姆,不然,有你张罗的,仅饭前饭后,家里家外的繁琐事情就够你招架的。我妻子自认为年龄比我大,啥事儿都让着我,就吃饭这事儿,基本上都是仅“吃”的份儿,其它刷碗之类,我只是一个副手,大都是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即使在外边,她也是独当一面,成了我的保护伞,完配家里的大姐大。不仅如此,我也是一个永远都长不大的巨婴,前些天,她晒被子,我绕到反面掀起被子,看到她的瞬间,就夸张地喊了一声“嘛!”在我们这儿,是小孩子玩得躲猫猫的游戏,意思是我在这儿,你看到了吗?妻子反应也够奇葩的,责怪说:“俺的大娃娃,啥时候长大?去,一边儿玩去!”   现在的通讯网络确实是神速,高清,给力,我的电话刚打过去,她就接到了,当听到我一番委屈的说辞,听筒里就吵吵开了:“你啥时候能让人放心?作一个揖,放八个屁,少眼无珠,干一点儿活儿就要工夫钱!”   我的天!怎么会唱这么一出戏?真是节外生枝,是我意想不到的结果,没等她发泄完就赶紧挂上了电话,别让小夏和陪同的弟弟,文娟他们几个听到了,不然,怪难为情的。稍微平静了一下,又开始寻找心理寄托,想到电话应该打给儿子才对,从小到大,他没少让我费心,包括给他买房子,供养他现在上大学,他的身上不知道用人民币糊了多少层,我想,把这事儿告诉他,也是给他一个表现的机会,不知道刚才他们听没听到妻子的吼声,这也能让我把面子扳回一局。   “什么?你的手受伤了?你把自己安到什么位置了?干活的工人呢?领导要有领导的身架……”   得!得!得!今天不知道撞了什么鬼,事事不顺,赶紧草草挂了电话,使劲喘了一口窝着的气。      四、春寒料峭,和煦的阳光姗姗来迟,但也终觅得她的芳踪   本来,按我的要求,要用凡士林纱布包扎,这样,伤口就不会与纱布黏连,利于愈合。按照医院的划价计费标准,医药费高出一截,这我都认可,只要身心不受伤害,就是万岁。待第三天换药时才发现,还是粘连了。这一次,值班医生换人了,是一个年龄与他相仿的男医生,戴着一幅镶嵌金边的眼镜,煞是斯文。我的心里就有了最大跨度的宽慰,心想,这一次,一定会被温柔以待,孰料,待换药时,他与那一个医生一样,既缺乏营养,又消化不良,把包扎伤口的纱布像剥香蕉皮一样硬生生地剥了下来,那种惊涛拍岸的疼痛比起刚受伤时强烈数百倍。换药时,我捂着眼,不敢直视,过后问跟随的沈洁和文娟,当时有没有出血,她们说皮都撕下一层,她们说的这话我相信,单从被豁开口子一样的疼痛就能感觉出来,从此也给以后换药留下了阴影。就在我换药包扎完毕,蓦然回首时,却在门诊室里一角发现一盆滴水观音,正旁若无他地翘然而立,翠叶蓊葱,花儿盛时开放,花姿明艳,花色光鲜,我觉着,放在这儿总不合时宜,潜意识里,但凡医生就是白衣天使,就是治病救人,他们应该对应的是香气馥郁的牡丹,抑或菊花,而滴水观音虽也婀娜多姿,但他会散发出有害气体,侵蚀着人们的身心健康。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不再换药了,反正我的皮肤好,轻易不发炎,这点,我还是有底气的。鱼是发物,大不了,不吃鱼,于是每天就滴溜溜地瞪着俩眼看着他们品过来,尝过去,任凭他们怎么劝,就是一筷子也不吃。几天之后,手指还是发炎了。   发现的时候是在送昆山丹尼斯克的货物回来之后。这个客户很特别,因为物品贵重,要求我们对所发的货物全程跟踪,当然,价格给的也是大块头。公司考虑到我是一个病号,不能干别的事情,就充分发挥仅有的光和热吧。跟着车子颠簸了一天,回来手指肿胀得像纯净水发的海参,第二天就流脓了。   姐姐是局外之人第一个知道我手指发炎的消息的,也是弟弟第一时间打给她的,事态发展到这种程度,不得不重视了,姐姐、姐夫都虽然只是我们这儿高中的教师,但是人脉资源非常广泛,姐姐告诉我,必须到徐州三院外科就诊,那儿医疗条件好,也有她的同学,她已经打过招呼了。对于换药这块梗,我已经是谈虎色变,只想失火趴到床底下,躲一忽儿是一忽儿,只是敷衍着口头答应,姐姐听出了端倪,又直接电话告知了妻子,一支烟的工夫,妻子就赶来了。   说实在话,当时我的心里异常矛盾,也想到不就医后果的严重性,又没有那个勇气,妻子的到来真是护驾有功。   姐姐的同学是女医生,女医生与男医生之间的差别在于心理状态的细枝末叶,譬如说,女医生,对待病人,能做到细致入微,她与我寒暄几句,又问了一些病情,就让护士拿生理盐水给我浸泡,直到泡透了,这是男医生所想不到的。男医生几乎是急性子浇花型的,一波水下去,柔嫩的花枝就撂倒大半,这样的比喻当然不能一概而论。   诚然,基于之前的恫吓,无论她动作怎么轻微,都心有余悸,双目紧闭,还怕眼睛闭得不严实,把脸埋在妻子的肩膀上,任凭护士怎么处理。   护士也是个女的,就听见她嘿嘿地笑,嘲谑着问有那么可怕吗?其实,整个换药过程都没有呈现特别不舒服的状况,甚至还有一种被猫咪用舌头舔舐的感觉,痒痒的。就没有睁开眼睛的勇气,   “男子汉大丈夫,顶天立地,有点勇气好不!”妻子全程都在看着,并告诉我说没有大碍,新的肌肉已经长出来了。大概看不惯我的软弱状,给我打气,“想想那电视里的英雄人物,断腿断胳膊还顽强战斗哩,你也跟他们比一比。”   每次换药之前,自我鼓励的时候,也想到了那一个个故事情节,轮到自己身上,就畏缩了。妻子的顽强,有得一比,我是不得不佩服,生孩子时是顺产,接生的医生看妻子睡在分娩室的床上,脸色从容,没啥动静,就大意地打着哈欠,好容易清醒了,用手一摸,惊叫起来,原来,儿子的头快露出来了,她问妻子疼不疼,妻回答疼。她惊诧地问:“疼怎么不喊不叫?接生无数,还是第一次见这么有种(有勇气)的待产孕妇。”   在姐同学外科门诊室里,与她对面坐着的是一个高鼻梁,蜷头发的外国人,个头不高,双眼睑,眼睛特别有精神。我听说,这大多都是见习医生,不过,老外在我们这儿,还算稀缺资源,就用半生不熟的英语问他国籍(Country),他直接用汉语说:“我是德国人!”他说得很是标准,有点儿喧宾夺主,让我这东道主从小学一年级就啃书本,背书歌子,这么多年都白忙活了,结果被一个老外弯道超车了,情何以堪!算了,不与他在语言上比高度,个头可以完胜于他吧,既然来这儿,就是国际友人:“来,咱们合个影!”      五、艳阳高照,暖意融融,盎然生机里大爱的温度不见不散   药还是得换,离开了三院,怎么换?离这儿最近的就是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卫生院,他们快刀斩乱麻的处理方式我是领教过了,还是敬而远之吧!大概坚持了五六天,妻子憋不住了,拉着我就往外跑,途径一个大药房,药房里站柜台的是年龄与我们相仿的女人,操着一口东北的口音,声音异常的甜美,柔和。妻问她有没有包扎伤口的纱布之类,她说有,还可以为我包扎伤口。她说到做到,也是先用生理盐水浸泡,之后再取开,包扎,依然不是太疼,我也依然不敢直视,闭着眼睛趴在妻的后背上。她也依然笑我不够勇敢,不过,我喜欢她的笑声,有种让人心醉的感觉。令我们两个都想不到的是,她张罗了这么长时间,竟分文不收手续费,仅收了一点微薄的医药费,我们承情不过,硬塞给她一些钱,她又如数退了回来,   她包扎的动作很轻柔,几乎可以跟三院的护士媲美,就这么包扎二次、三次,第四次时,我们实在过意不去,就给她买了一兜子水果,当我包扎完毕,稍息了一会儿打道回府时,打开车门,见水果又顽皮地呆在后座上。   几个月之后,让我担心让我忧的新指甲又慢腾腾地长了出来。   人生百态,亦风亦雨,无论怎样的坎坷,怎样的磨难,总有在你不经意间跨过的废墟。经历过了,冷暖自知。揽一潭春水,独立成诗;泛一叶小舟,在洪流中荡漾,只要心中有信仰的明灯,即使在落叶成觞的雨季,也是虽冷犹暖。   喜剧明星范伟在春晚小品里说过一句经典台词:同是生活在一起的两口子,做人的差异咋就这么大呢!在这儿,我想换一个说法:同是生活在一个蓝天下,做人的差异咋就是这么大呢?   不管怎么样,我怀里揣着的温度计,还有一个功能,记录着温度的心跳次数。      2018年12月8日 汉中最好癫痫医院是哪家吕梁市哪家癫痫医院最好吉林到哪里治疗羊羔疯好武汉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