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故事 > 正文

【清韵】乡村旧事之三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9:57:50
无破坏:无 阅读:1739发表时间:2016-12-31 16:22:38 摘要:碾盘和石磨,已经写入历史。生活,在蛰伏严冬后期待春天。 石碾子、石磨   童年时村里没有电磨,所吃的粮食面都是经过石碾子、石磨碾碎磨成面的。那时,自己经常跟父不同类型的羊角风的症状也不同母到村里有石碾子的人家推碾子。那时的石磨所剩无几,印象中只是在村西头有一家带石磨的磨坊,那是在两间南屋里安置着的磨面工具,东侧是石碾子,西侧是石磨。   石碾子一般是凭人力推着碾粮食面、地瓜干、榆皮面的,也用来碾一些发酵后晒干的面酱块,还有韭菜花、用刀切过后的辣疙瘩头、刚买回家的大盐粒等生活主副食品。每天从早到晚,大家排着队等着在碾盘前碾米碾粮,准备每天每顿的下锅饭食,碾盘前的院子里总是人流不断、络绎不绝、家长里短、一片喧哗。碾子不断地转遭,排队等待的人一家一家地向前赶,一圈圈的脚印又被新踩得脚印所掩盖,地面上实实罩罩的硬泥土,长年累月的不断被人连续踩过,直到傍晚天黑下来,看不见碾子上的粮食为止。也有极少时候,提盏灯笼继续推碾子,不然,第二天早晨排不上号,早饭会没有下锅的炊粮的。至于那些大石碾子,一般不会用人力来推的,为了大量碾谷成米,经常套牲畜来拉动碾子进行碾米。早年间村子里也有几盘大碾子,维护乡间买谷粜米的贩粜粮食生意。这碾子的主人家,所获收益是一些骡马粪作为庄稼的肥料,还有就是洒落在地上的碎米能喂鸡下蛋,自家养一些土鸡就不用另外给食了。   而在同一间磨坊的西头,那是一蹲由两个石磨扇上下叠串在一起的大石磨,这石磨一般是套牲口拉磨,所磨的是小麦面粉、豆类杂面,上盘磨扇转动后,从两个磨扇中流出的面粉,散落在底下的大木盘上,再用笤帚打扫收起,继续倒进上盘的磨眼上,所磨出面粉保持了小麦或豆类原汁原味的纯香,不像现在的面粉厂大机器出产的面粉,经过辊子高速运转,产生高温的碾压,面粉已经变得很散落,把那种纯香新鲜的麦粉味道都给烧去了。   这推磨的活是比较辛苦的,一般的用推碾子的劲头是不能推动大石磨的,推碾子有一种向前的冲动力,用力可以推动,推开后碾子转动起来有一种惯性力,所以人可以不老是用一样的力量使劲向前推,可以撒撒滑使巧劲,碾子还能把自己带着转动起来。而石磨则不是这样的,它是一种石头磨扇之间的磨合力,小麦就是在上下的石磨盘间被粉碎的,上面的圆磨扇直径大概有七十公分左右,中间是一个串在下面磨底盘上的圆孔,圆孔里是一根枣木立柱,外面被厚铁条嵌入周围进行包裹,为的是耐磨,磨盘的底座比上面的两个磨扇大得多。上磨盘的轴边距中心位置有两个对称的向下进粮食的小圆孔,把粮食倒在上面的磨盘的圆孔上,就会自然向下流,在石磨转动时带动粮食向下散落,散落的粮食又在石磨的磨盘间被摩擦成为碎粉。上磨盘的边上有两个孔槽,是用来插进磨棍的。这插进的磨棍被推动或者被牲口拉动,就会带动石磨转动,来进行磨面的任务。磨扇薄的可以用人力推动,而厚磨扇的大磨,则承担着磨面加工的重任,只能套牲口转圈拉磨了。   这磨面的任务,一般由那些腿脚快的毛驴来完成,先是用一块不透明的紫花布,把毛驴的前脸蒙上,用线绳绑好,这叫捂眼布。捂上眼的毛驴被套在磨坊里拉磨,它开始不听使唤,有时候还乱踢乱跳,不时地打响鼻叫唤。赶驴人拿个鞭子,坐在磨道外放着的凳子上,每当驴子转过一圈走到赶驴人旁边时,这主人便把鞭子甩开,不轻不重地给毛驴的屁股抽上一鞭子,毛驴挨打,则使劲向前走,往前面走就是围着圆形的磨道转,慢慢地毛驴就不会再捣乱了,很自然地跟着主人的皮鞭挨揍的节奏,时快时慢地干起了拉磨的勾当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比较好。还有,套磨的牲口大都戴上了笼嘴,防备它从磨盘山偷嘴吃。有时,遇上懒驴就是不干活,不几圈就拉尿,赶驴人一边赶驴,外带着收扫粮食,还要清除磨道里的驴粪球,这活计自然就显得慢了起来,干活的过程也显得有些紧张。如果两人合作套牲口磨面,那还是比较轻松的事情。还曾听见磨面的老乡悠然的唱起小曲,印象中那合辙押韵的戏曲是那么轻快舒坦,驴蹄哒哒、磨声吱呀、笤帚扫面、簸箕收粮,毛驴打着响鼻,抬头“尔啊、尔啊……”的叫唤声谐和在一起,让人陶醉于这乡间单简陋而单调的愉快劳作中。这养心愉悦的劳作,岂是现代面粉加工设备中大机器的噪音污染所能相提并论的事情!古老的东西有时又是很令人回味的,因为这不用过滤世间的嘈杂,能还原生活中自然的面目。   俗话说:“懒驴上磨屎尿多!”就是对上面的实例引申。借用对那些干活不卖力,撒懒蹭滑的人一种形象的比方。在我见过的驴子拉磨的实例中,驴子大都懒得很,没走几步就想歇歇,所以经常挨鞭子,挨鞭子后就快走几步,反复如此,成为磨面的习惯。一般情况下,爱干活的好牲口,不会套在磨坊干活的,凡是套在磨坊干活的驴子,都是些不干活,撒懒蹭滑的、又踢又咬的畜生,这戴上捂眼的牲口,看不到磨上的粮食,又戴上笼嘴,一般情况下也难以偷嘴吃,只有老老实实拉套的份了。老年间的石磨磨面,几乎就是如此。   记忆中和自己一起来到碾盘跟前的老人们,有小脚的奶奶、猫腰的大爷、离世的母亲、还有印象中记忆里比较模糊的小脚姥姥,这些人中,姥姥离世的最早,那时我刚会在地上跑动;再有就是现在瘫痪的父亲,以及现在年迈的叔叔姑姑们。那跟在碾子后面转圈的小男孩,在转瞬间已经遁入老年人之列,在我的工作岗位上中医可以治疗癫痫病吗已有三十三年半的工龄。生活在变,社会在进步,现实的村庄,已经没有一盘安装着的石碾子与石磨了。这历经数千载的古老生活工具,就在二十多年前从所居的村庄里彻底消失。现在能看到的遗迹,就是在那些曾经转动的碾台磨台不远的地方,零碎的埋在地下还能看到的不全的石头残留物。这些被拆掉的石头盘、石头轱辘,坚硬异常,一般情况下,没有谁能把它们毁灭敲碎的。我们村中的十几盘碾子磨,已经安然的沉寂于街边的地下,甚至村边的大深坑里,受到了黄土或垃圾的深埋,享受着垃圾般的待遇。那坚硬无比的大青石碾子,还有那白石的磨盘,除个别的部分残留还能见到天日之外,绝大部分伴着泥土的掩埋,再无出头之日。   一个石器支撑人们生活的旧时代,在飞速发展的社会面前,转眼间淘汰消亡。继而由单一的机械电磨,逐步转入多机器联同组合的现代化面粉厂,邻村最近安装的一组现代化新设北京哪家医院癫痫看的好备,预计每天出产小麦面粉一百吨,令人感到惊讶的一个数字。现代化智能机器的研发使用,将彻底颠覆传统观念,替代几年前依然很先进的设备,而不断地进行轮番淘汰,推陈出新,日新月异,更新换代。科技引领创新,活跃的生产技术也像十多年来手机更新换代一样,递增性、快速性、完善性、智能化神速研发、替代旧产品,引领新潮时代。几十年间的社会生活生产,冲击了几千年的传统历史,转瞬间陈旧的生产力被淘汰消亡,甚至短期内便成为历史痕迹,转化为人们头脑中的过往记忆。   这岁月的积淀成为记忆,多年来不曾淡忘,因为自己亲身经历过那样的岁月时光,哪怕是时间短暂,然岁月的痕迹依然能清晰闪现。幼年时帮大人推碾子的印象,仿佛就在不远的昨日,然岁月无情,这些已经成为遥远的过去。那童年、少年、乃至青年时代,早已越过许久了,中年随之远去,壮年的开始衰减,老龄卑微,近在身边。越过多少无奈苍凉的时空转瞬,才能到达属于自己不再艰辛的日子!痛楚乃至无聊,在我的后半生依然更加明显。“君子人不予命争斗!”这话应该是真理,因命运不佳,所以在心中将此语聚为宝典!   非常想用回忆冲淡现实的烦恼,用文字的组合开启心愿的自由,用辛苦和疲劳把命运的不济掩盖。然终究是做不到的,儿子三番五次的住院,使人变得一愁莫展。这旧历年前,是否再把他接回家转,我心情不宁,失去主张。因为我已经实在难以招架这不正常的生活,或许哪一天,我的身心实在难以抗衡,崩垮于某日无聊的时光。我无须乎倾诉,因为没有倾诉的对方。唯有默默忍受现实的冲击,用忍者的意志和信念!   适者生存,不适者逐步会淘汰,达尔文的生物进化原理,在社会、物种、生态和其他的领域依然是那样强劲地延续,这生存的世界,还有好多值得人思考的道理。自我感觉:顺其自然发展就是硬道理,这是实事求是的选择,唯物论的辩证哲学。违背与抗衡,都不是明智的心态,在淘汰和失败面前,人终究要思考和改进的。吐故纳新,发展和进步,是社会和生活的规律,无可扭转。   怀念旧时代,但不能沉溺不前,轻装前进,思想不背包袱,建立和谐幸福的理想园囿,是现实社会的最终选择。这种思潮,偶尔影响着那些孤寂专行的愚昧者,觉醒是最终的正确途径,因为长期的愚昧不是智者的生存常态。   碾盘和石磨,已经写入历史。生活,在蛰伏严冬后期待春天。      2016年12月31日星期六 书于家中西苑   共 336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感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