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绿野】白莲寺寻踪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3:03:21
知道白莲寺,还是读了恩师蔡飞跃的散文《白莲寺问茶》和《白莲寺晨步》后才知道还有这么一个清幽雅致的所在。泉州是一个具有海洋般包容胸怀的历史文化名城,世界各种宗教在泉州奇迹般地和谐相处,而佛教之兴在泉州自不用我来细数,除了那些众所周知的名刹大寺,还有隐在乡间村落、深山老林的寺庙,它们有的历史久远,有的新近开光。   站在修缮一新的白莲寺门前,只见大门上赫然写着“白莲古地”四个大字,殿前绿树苍翠,遍布放生池畔,望去放生池依旧是碧水盈盈。一棵郁郁葱葱的百年老榕在烈日下辟出一方绿荫,立于树下,山风拂面,一股清爽之意顿时一扫浑身的躁热。白莲寺座落于南安水头镇康店村的鹄岭山麓,始建于隋唐,为南唐评事林光重建,供奉观音菩萨,至今已有1600多年的历史,曾在文革时期被毁,因而重建。寺因门前有一白莲池,寺后依山白石重叠而得名。   鹄岭,此山不高但逶迤错落有序,汇聚天地灵气,如同世外桃源。在一千六百多年的漫长岁月中,白莲寺几经修缮,有了历史的沉淀与厚重,却丝毫没有动摇它在人们心中的地位。抬头看着浓荫密布的古榕,我不禁感慨万千,它几经风雨,几经沉浮,屹立在这数百年,经历了无数艰难,既见证了白莲古寺的辉煌,也见证了它的兴衰,却仍从容淡然地静立着。站在太阳底下抬头望向翠绿的大树,透过枝繁叶茂的缝隙看到了阳光在树叶上留下的斑点。在绿色生命上留下如此的斑斑亮点,真的很吸引人的眼球,让人遐想无限。再低头望向大树的树荫,望见在阳光的折射下,斑斑驳驳叶子的影子清晰可见。听着寺里隐隐传出的诵经声,恍有一丝灵光钻入我的脑里,忽然之间我明白了。斑驳无处不在,任何的斑驳有时也是生活的亮点。阳光在苍翠的树叶上和树荫里,留下了它的影迹。那也是阳光对大树的点缀。或许,就因为那抹斑驳的影子,会让人看到后对大树遐思不断。于是,我站在生命的回望里,笑看走过的风风雨雨,然后微笑。人生有很多错落不一致的步伐组成,有深有浅。当我每次跨步走出去的时候,回头再去看那个留下的脚印的时候,不知道自己是对曾经跋涉过后的欣喜,还是对对过往峥嵘岁月留下的血汗的一种深思。但是,有一点我深信,我很怀念走过的所有岁月,不管是沧桑的还是辉煌的。   没有阳光折射的树叶再苍翠,也不算一道完整的风景。没有坎坷的人生,再精彩也算不上是丰富的人生。所以,即使是站在风口里笑看所有的斑驳,但是还是会感到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自己也会感谢所有生命里的斑斑驳驳,使得自己的内心更加强大。就如这千百年来,历兵事,经风雨,兴衰交替的白莲古寺,或损而修葺,或毁而复建,至今寺容颇具,殿宇雄伟。寺宇建筑群同主殿(白莲古地),大雄宝殿,莲花池,仙祖宫,帝爷胖嘟嘟,慈觉亭,净心亭等组成,占地三十多亩。南安水头鹄岭,古官道绕山而过,此地风景优美,瑞气独钟。宋沙县名贤邓公讳祚曾作诗文传世曰:   “古树纷纷千嶂雨,远寺鸣钟迷处所。   一水东流浮落花,隔云应有秦人住。   万籁寒生苍玉尘,海风不断长松路。   此去漳南山更深,桄榔叶暗猿啼苦。”   早于南唐李昪升元五年(公元940年)评事林光依山重建白莲寺,度昔山畔池塘,白莲常盛开,荷香经久不散而名。   唐时,泉之后渚港尚未开发,海上贸易多从大盈港放洋,大盈成为货物集散之地。山寺毗邻康店遂为交通辏輻之地,山寺因香火旺盛,佛事频繁。   据说南唐曹洞宗的化诚大师和主持安平桥建造的僧祖派曾挂锡于此,明安平人榜眼黄凤翔亦留墨宝“宏扬正法,崇文尚武”于照墙之上。自建寺以来流传下:刘智远战鸡精,李三娘拉磨,八角琉璃井,偶才打猎,鸡精洞,和尚洞,拴马石等传说……听了恩师蔡飞跃的介绍后,才知道白莲寺原来还有这么一番不寻常的来历,而“沈全清抗清义举”更是动人心魄,扣人心弦。   沈佺期是明代南安最后一个进士,水头镇后园村人。据康熙版和1915年版的《南安县志》记载,沈佺期(1608-1682),字云佑,号复斋,南安水头人。当过塾师,明崇祯十五年,乡试中举,十六年,登进士,授吏部郎中。明亡,弃官南归。隆武元年,郑芝龙拥立唐王朱聿键于福州,擢沈佺期为都察院右副都御史兼福建巡按使。翌年八月,唐王被清军俘杀,沈佺期隐居同安大帽山甘露寺、水头鹄岭白莲寺。永历元年(1647),郑成功领兵进攻泉州,沈佺期亦率数千乡民响应。沈佺期从此成为郑成功得力幕僚。永历十五年(1661)初,郑成功议复台湾,诸将各有争议,沈佺期则极力赞同。是年三月下旬,郑军誓师东征,留沈佺期等于厦门辅佐世子郑经。郑成功逝世后,沈佺期于永历十八年三月随郑经入台湾。是时,台湾初辟,瘴气为害,将士多不合水土,病者十之八九,沈佺期便以救死扶伤为己任,凭过去所学医术,详察病理,亲自上山采药,施送救治,拯救了许多病危军民的生命。此后近20年,沈佺期在台湾行医济世,带徒授医,被台湾同胞尊为“医祖”。   沈佺期从小生活在山沟之中,谙熟许多民间青草药方,后来读书求官中了进士,做了吏部郎中。清兵入关后,他不肯投靠清廷,但看见明朝大势已去,便弃官南下回到家乡,隐居在南安大冒山甘露寺。洪承畴、吴三桂征召他出来做官,并派兵包围了甘露寺,沈佺期闻讯后,就跑到大冒山虎洞去避难。清廷多次征召,他始终不肯接受,后来隐居在水头鹄岭白莲寺。不久,他参加了郑成功组织的抗清队伍,帮助郑成功协理军机,共商反清复明大业。郑成功对他很尊重,凡是军国大事,都先征询他的意见而后行,并尊称他为“老先生”,军中的将士们则因他辅佐郑成功协理军机而尊称他为“中丞大人”。郑军跨海东征时,他也随军去了台湾。   沈佺期在台湾生活20多年,以行医济世,救人无数,积极传播祖国的传统医学,对台湾的医学起着深远的影响,台湾同胞把他奉为“台湾医祖”。   沈佺期在白莲寺留有许多诗文手迹,可惜遭到清军搜寺而失落,实为憾事。   今日的白莲古刹为两进三开间布局,由山门.两庑和后殿组成。后殿即圆通宝殿,面阔三间,进深三间,硬山顶,抬梁式构架,正中一对蟠龙柱,显得气派不凡。观音菩萨端坐莲花台,给人一种慈祥温和的目光。左殿配祀土地公,右殿配祀夫人妈,两侧奉十八罗汉。大殿联云:“白玉金身崇我佛,觉池净土拜观音。”佛殿上梵音阵阵,望着这庄严的气氛,一种虔诚之心油然而生。   近年,海内外乡亲集资,又在古刹左侧建一座大雄宝殿。新殿为重檐歇山顶金黄色琉璃瓦,飞檐翘脊,双鲤腾跃,双龙戏塔,雍容华美。殿廊面阔五间,进深四间,檐下梁枋施以朱漆,斗拱.雀替.吊筒精雕出龙凤.花鸟,流光溢彩。排列六根辉绿岩蟠龙柱,并立三门。大门前双狮蹲立,前连四根白花岗岩圆柱撑起的拜亭,联云:“能立无上正教法,常为世间良福田。”步入大雄宝殿,显得宽敞开阔,且红梁彩栋,金碧辉煌。正殿祀如来.药师.弥陀三宝佛祖,如来佛前奉观音菩萨立像,两侧还有韦陀.迦蓝菩萨对面而立。左殿祀普贤菩萨,右殿祀文殊菩萨,佛像均新雕而成,金光耀眼,栩栩如生。大殿联云:“开发众生智慧海,得见如来清净身。”进入这佛教胜地,面对着佛祖,看罢联文佛示,让人进入一种慈悲向善.洗心革面的境界。   白莲寺旧宇右旁有懔樾祠,新殿左侧建有管委会宿舍楼,楼侧建有演戏台,山顶有仙祖宫,半山有刘智远战“鸡精”的山洞,寺后有李三娘拉磨的茅棚遗址,古刹新殿交相衬映,寺前古榕旁,还有一块沈拴期当年的“栓马石“,白莲寺的景观古老.神奇而令人难忘!只是山池白莲多年不见开花了!沈老先生当年赴台前留下祈愿,归来白莲开。   南安水头镇芋果岭有一段一公里左右的古官道,它是古时候同安通往泉州的一条道路。这段残留的古官道曲曲折折,前无头后无尾,深藏在杂乱的草木之中。山岭之下是畅通的水泥路。惟有不得不从古官道过往的村民和一些久居闹市的好事者的到来,勾起人们对古官道上发生的点点往事的回忆。   位于芋果岭的这段古官道,随着雨水的冲刷、新土的覆盖,一头消逝在位于此处的白莲寺外。在恩师的蔡氏族亲引领下,我踏上了寻访古人遗踪的老路。   清朝的时候,泉州府有个官员,他老婆人称“苏夫人”,是同安人。一日,苏夫人回同安娘家探亲,从此官道上经过。到新营的时候,被当地的几个盗匪拦下。盗匪听说苏夫人长得很漂亮,但都没见过苏夫人,没想见了面才知道是个“猫子脸”,于是盗匪就取笑她。苏夫人说:“虽然我长得丑,但是我命好。”盗匪听了不爽,在苏夫人屁股上捅了几刀,以示惩罚。回到家的苏夫人将此事报给丈夫知晓。随后这个官员就带着兵马前来围剿盗匪,新营村死伤惨重。   以前新营村人口众多,围剿后就少了,一些人逃过围剿,关于‘苏夫人’和‘围剿’的故事也因此一代传一代。   故事还在流传,古道却已破败。随同我们一起上山的恩师族亲蔡先生指着路边被挖过的痕迹说,这里以前可能是个驿站,在土堆里还有不少断砖,很多村民不知道古道的历史价值,被他们给毁了。夏天草木茂盛,道路会被茂密的树枝和杂草掩盖,到了冬天草木枯黄的时候,古道又露出来。路上那些年代久远的石头表面光滑,但已经断裂。   站在芋果岭古官道的高点遥遥望去,那头隐约可见的,便是有名的小盈岭。   那里有一个关隘,是这段古官道上的一个小尽头,然而两个山岭之间的路,现在只能靠想像来连接,其间的官道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片片的住房和田地。关隘是南安和同安的交界处,上书“同民安”。   这里是旧时同安通往泉州的古道驿站,此处上接三魁,下连鸿渐,丘陵延绵,是古同安东北屏障。据载,宋绍兴二十五年(1155年)同安主簿朱熹到此勘察,见两翼高山夹峙,形成漏斗,以致风沙为害,遂建石坊,并手书“同民安”三字置匾坊上,以补岭缺。清雍正十二年坊塌,乾隆三十三年(1768年)马巷秀才林应龙等呈请倡捐,就坊址改建关隘。   “同民安”寓意“安斯民于无既”,寄托同安百姓安居乐业的愿望,关隘由石块砌成,现仅存关门一座,坐北朝南,宽有8.6米,高有3.56米,拱门宽2.38米,高2.44米,几棵参天的古榕树苍劲地生长在关隘一侧,这些榕树是朱熹当年为防风沙发动百姓所栽。   小盈岭曾是古战场。沿关隘门口而出的道路,还保留着当年古官道的模样,路面上新换上的石板,显得与这似旧而新的道路格格不入。路上偶尔有摩托车经过,古官道深埋的骨髓,就在这地底下。   “同民安”关隘是古同安与南安交界的地方,地势险要,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古官道穿岭而过,现在的324国道和泉厦高速公路也在其下方与古道并肩同行。   据《南安古今》记载,小盈岭曾是郑成功抗清的古战场。清顺治五年(1648年)八月,清军由泉州取同安,扼守小盈岭的郑军寡不敌众,守将邱缙身中七箭,退守同安城,后来城陷,清遂屠城。   清兵入关后,对各地反抗力量残酷镇压,在镇压东南沿海郑成功反抗势力时,除了军事镇压外,还使用一种手段——迁界。沿海30里至50里居民分别内迁,毁城烧屋沉船,造成赤地千里、生灵涂炭。当时南安县自小盈岭历东岭至大盈,边界以外至石井30里,附海10里鸡笼山等皆移,共荒弃田地372顷。   三年后的1651年11月,郑成功率抗清义军在小盈岭打了一场漂亮的伏击战,全歼清杨名高所率精兵8万,杨明高只身逃回福州。   当年朱熹发动百姓所种植的这几棵榕树,历经战乱、兵灾的磨劫,而今还活着,成了战事的见证者。   朱熹官道访友。据《南安县志》记载,宋代蔡居易,官桥黄山人,擅理学,成名人。他与理学家朱熹有段故事,同样发生在官道上。   朱熹要出任同安主簿时,从其乡里过,一望所有田园种的东西,排列都成八卦形。即对随员说,此地必有贤人。及到蔡宅门口,看到蔡居易为过世父母作公德时贴在大门的一副对联“报亲恩无可无不可,作公德其然岂其然”。朱熹由此料定此是居易家。   两人一见如故,谈话十分默契。蔡居易会朱熹时,款待午餐的饭菜只有姜、豆、盐、茄四味。朱熹随从人员见了很不满。朱熹说:“你们不懂,这里面是山珍海味。”   临行蔡居易送到门外,鞠躬不已,而朱熹的回礼,一直过御驼岭还未停止。御驼岭离蔡居易家已经是好几里路了,一个差役说:“老爷,那主人早已不见了,路也走得不少了,为何还须还礼?”朱熹说:“你有所不知,他还在门外还礼呢。”那人不服气,转身从原路回去,看到的情形同朱熹说的一模一样。”   朱熹在南安多处留墨。朱熹曾经徙居福建崇安,其父米松,绍兴初曾监石井津。朱熹年少时,曾随家人到石井探望其父亲。   据记载,“绍兴二十一年(1151年),朱熹进士及第,授同安主簿,当时自福州往漳州驿道由永春经澳头渡(今码头宫下)入南安,纵贯南安南北,自官桥、白石、黄山、九溪出抵同安。朱熹沿此道赴任,有《南安道中》、《咏二渡》(指在今洪濑、康美间的湖尾渡、洋尾渡)诗记所见,有‘晓涧淙流急,秋山寒气深。高蝉多远韵,茂树有余阴。’及‘路没溪边树,蝉鸣竹外枝’等名句。”   据《南安人物先介》,“朱熹过南安官桥时,曾宿莲塘杨景陆家,又过白石访蔡和,相与甚洽。”   “任同安主簿期间,南安士子闻朱熹南来,纷纷拜于门下,朱熹多次应邀讲学、游玩,所到之处或有诗文以记载,或题字刻于摩崖。”   “光宗绍熙初,朱熹知漳州,赴任途中又与归隐林下的原贺州知府、永春人陈知柔过诗山,游南安邑治丰州,沿途留有‘鹏峰胜地’、‘欧阳故宅’、‘仰高处’等景仰欧阳詹的题刻及登莲花峰唱和诗刻。”   《南安县志》所录,朱熹游南安所作及同游记盛、唱和诗文20余章,保留至今的摩崖石刻近10段。   来了一趟白莲古寺,自然无法探寻到更多,只从只言片语的介绍中去沉淀,从思想中慢慢去领悟。离开深深喜欢上了的白莲古寺,从相遇相识才一个多小时,要离开时已有不舍,一个平凡、寂静的郊区庙宇,却有如此的历史渊源,如此的曲折历经。   其实国家,民族何尝不是如此。 左乙拉西片有哪些副作用最好治疗癫痫的医院呢郑州癫痫病哪家医院效果好武汉癫痫寿命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