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丁香•那年丁香】家训(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4:01:22

“五一”假期,儿子让我来西安小聚,目地是想乘假期出外玩玩。“五一”的西安,繁花似锦,大街小巷人群川流不息,一条条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的横幅在各大街旋挂。更添了节日热闹的气氛。火车站、汽车站、地铁人满为患。商场、超市人头拥挤。

一日,我在外面闲逛,那西安的景色使我留连往返,一人正逛到高兴处,老婆突然打来电话,叫马上回来吃晚上,我抬头看看挂在天边太阳,还火辣辣照着,才半下午,吃什么饭,我叽咕着,不大情愿的向华洲城小区走去。

敲开屋门,原来姑娘听我来了,领着外孙女也来了,外孙女一看见到我,忙抱着我的胳膊,亲昵地不断喊着爷爷,几个月没见,小孙女又长高了许多。

我和老婆、儿子、儿媳、孙女、女儿和外孙女,围了一大桌,吃着儿媳、我女儿做的火锅,边吃边聊着,外孙女坐在我的身旁,不停地问我喜欢吃什么,给我乱夹菜,看着眼前满堆的菜,我束手无策,不知吃那个好。

“爷爷,听妈妈说你家法还挺严的,她小时候你从不让她把饭端到大门外面吃,是吗?还每次吃饭必须等你回来后她和妈妈才能吃,对吗。”小外孙女几句天真无邪的话语,一下子把吃饭的气氛镇住了,一桌子大小七人都相互望着,没有言语,只有不到三岁的小孙女哇里哇啦不停地捣乱着,叫喊着。

还没等我开口,我姑娘似乎脸红了,大声地训斥着女儿:“快吃饭,饭把嘴都按不住。”小孙女把小嘴一撇,小声嘟嘟着,“我说的都是大实话。”我外孙女用我当年教育她母亲的话,当众说了出来,我姑娘似乎没有面子。我抬头看看小外孙女,她才不到十岁,上小学四年级,那天真无邪的脸上,又堆满了笑容,她似乎比我预料的懂事多了。

饭桌上我老婆打开了疆局,她风趣地开着玩笑,一大家人又热闹起来了,谈笑风生,特别是我那小孙女,吃着、玩着。一会儿又从小马凳上下来,要拉我跟她捉迷藏。

我那有心思吃这火锅,那有心思和可爱的孙女捉迷藏呢?

小外孙女几句话,把我一下子就带到几十年前。

人常说:“三岁记老。”就是说三岁就能记事了,那时,我刚由穿开档裤变成横档裤子,奶奶爱我,心疼我,用农村的土话说:“吃个虱都要给我留个腿。”

爷爷去世早,父亲七、八岁就给地主打短工,不说工钱多少,把肚子能混个半够就好了。奶奶在家,把父亲要求得很严,后来听父亲对我说过,奶奶吃饭常要求在家里把饭吃完才准出门,不知那时生活艰苦怕人笑话、还是奶奶的家风严厉。家里一个三条腿、表面还坑洼不平的饭桌,奶奶要求父亲把筷子拿正,腰板坐端,吃饭不准说话,不准拌嘴,吃饭必须把碗端在手里。父亲和两个姑姑一直听奶奶的。

日月穿梭,时间飞快流转,解放后,从来大字不识一个的奶奶,仍用老一套观念教育着父亲和两个姑姑。用那细小的枝节引导教育着父亲:“吃饭前先洗手,大人没有端碗,小孩不准吃饭,家里来了客人,要等客人完全吃完才能端碗,还有大人说话小孩要迴避,不要插嘴等等。

那个年代,人们都很守旧,大人说的话,错对小娃都不能翻嘴,要不就要挨打,曾记得那年我都结婚了,媳妇还在,不知为一件什么小事,父亲气得拿个扫帚,满院打着我,我媳妇气得都哭了。为此,母亲还和父亲吵了一架,瞒怨我父亲当着媳妇面打我。

不管家教多少条,每天吃三顿饭雷打不散,吃饭在家,这一简单的道理成了铁的,不管春夏秋冬,每到吃饭时间,我们一家人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都在厨房里吃饭,夏天热了,就在院子,家里从来没有任何人把饭碗端出大门外一次,包括奶奶、父亲、母亲。

给我思想影响最深刻的是,那是一个雪花纷飞的星期天,早上一家人坐在热炕上,母亲给一人舀了一碗糁子,端来了一小盆呛菜,父亲把碗端上,夹了些菜,刚吃了一口,大门外有人叫父亲说话,父亲放下热乎乎的碗走了,母亲忙给碗里又夹了些菜,把糁子碗端出来,追上父亲说道:“糁子凉了难吃的,你把碗端上,在外面边说话边吃饭。”父亲狠狠瞪了母亲一眼,母亲忙把碗端走了。

停了约一个小时,父亲回来了,那糁子差点冻到碗里,母忙在锅里热了一下再让父亲吃。

母亲知道父亲的倔脾气,加之在奶奶灌输下的旧规矩,从来说一不二,只要他认准的道,别说八条牛,就是十条牛也拉不过来。

母亲常数说父亲:“丑规程多的很。”

不久,奶奶去世了,奶奶的家训家规还被父亲继承着。

父亲这样,我们姊妹四个从不敢越雷池半步,一点一滴小心翼翼遵循父亲的教诲,就连母亲也惧怕父亲三分。

我结婚生子后,女儿、儿子也由牙牙学语到上学前班了。父亲头发白了,腰也弯了,脸上挂满了皱纹,双眼也昏花了,那满带厚茧的双手,时不时颤抖抖的,走路也没有以前刚劲有力了,记性也不好了,但他还是过去的那脾气。

我大门外不远处有一个古老的皂角树,据说有百十年历史了,那里是村上过去队长开会、记工员给社员计工分的地方,现在变成了村上的“老碗会。”

记得那些年,村上同辈人骂父亲是个老封建,丑规矩多,算开玩笑,把父亲盛满饭的碗一端,筷子一拿,拉上父亲去门外的老碗会上,边谝边吃饭。从那以后,父亲被他们拉下了水,隔三叉五地被他们拉到老碗会上,父亲半开玩笑半骂骂咧咧地说道:“跟这些没规矩、没教养的人在一起,有失体面。”

但父亲对我姊妹几个要求仍然很严,吃饭从不让出大门。

我遵照父亲的家规家训,对我的儿女也要求严,从女儿、儿子刚懂事,我就教他们怎么做人,怎么守规,我两个娃也懂事多了,在外从没和人家娃吵过架。

奶奶去世了、父亲去世了,我也年过花甲、但我们的家训、家风还在。现在我女儿己为人母,儿子也娶妻生子了,屈指一算,我们这家训、家风己留传五代人了。

武汉能医治癫痫好的医院有哪些北京哪个医院治儿童癫痫服务好武汉治癫痫的靠谱医院在哪里郑州去哪里的医院看癫痫更加靠谱呢?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