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美文 > 正文

【荷塘】从县委到作协(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21:54:41

七月二十一日这天,盛夏的下午,已过三点,骄阳灼热似火,热浪还在翻滚,满世界笼罩在刺目的白光之中。

回到故乡,忙完些杂务,又一次踏进了会昌县委大院。小院内外依然幽雅宁静,高大的白玉兰还是那么挺拔秀丽,三层小楼依旧在抬头深情地凝望,安然迎候着每一位出入的行人。

这是一处极为寻常的方形小院,朴实,平淡,清净,雅致。虽处于城市中央,却不显山,不露水。低矮的院墙,灰白的主楼外墙,乌黑的房顶,所有这些,使得不明就里的陌生人简直无法相信,这是一处政府机关,居然还是县一级的政府机关。

三十年前河东,三十年后河西。自从从事写作以来,家乡的宣传部(包括文联)仿佛是我的娘家,我对文联与宣传部的人总有一丝丝眷恋之情,难于割舍,呼之即来,挥之不去,爱恨情仇,无以言表。

树高千尺,叶落归根。不管是血浓于水,还是水浓于血,总之,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情谊,一份亲近感,归属感和认同感。譬如,穿行于莽莽苍苍的大森林,孤寂苦旅中,恰巧碰上一个陌生猎人,总比碰上一头熊来得兴奋,因为,人是群居动物,毕竟,人人皆怕寂寞。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轻快地踏进县委大楼,整个机关静谧无声,偶尔间或有一两个人影出现,但皆行色匆匆,都是一闪而过。

跨上古朴宽大的木板楼梯,红色木板缘于年代久远,颜色早已斑驳,油漆脱落,呈现红白相间模样。但这并不妨碍我美好愉悦的心情,松软的脚感使人惬意,更有几分零距离亲近自然的意味。其实,当今社会,在大理石与瓷砖称雄的世界里,这种脚踏木地板的机会却实不可多得。

走上二楼,放眼望去,宣传部长李仲涛的办公室紧闭。再上三楼,工商联的主席李启安也不在。今日,此地领导们尽皆忙忙碌碌,勤政为民,难得有“浮生半日闲”的机会,由此看来,以前那种我们“一杯清茶喜相逢”,“亲情表白”机会今朝恐怕无法情景再现了。

顺着三楼西侧,去了趟党史办,党史办主任名叫曹树强,是我高中的同学,曾经是正宗的“同桌的你”。

“同桌的你”虽然荣升科长之位,但当年同窗情谊依然如故。喝着他泡的热茶,坐在热气腾腾的房间,加之我又不是“党内人士”,对党的历史纯粹一窍不通,结果非常清晰,很快,我毅然下到了清凉的一楼。

在一楼东侧,宣传部报道组里,我见到两位善写新闻的青年,王涛和吕林,经常在报纸和手机等各种媒介看到他们的名字,今日得见真人,也实属难得。王涛以前曾见过几次,并不陌生。

“许佳在不在?你能否过去帮我看看?”

我问起王涛说。

小坐片刻,我忽然想起一件大事,应该去拜访一位“老朋友”,一是聊聊,聆听一番教诲,二是想送本书给她,我自己写的第二部书——文集《雾锁湘江》。

“你可以自己过去,许佳就在前面呀?”

王涛很是纳闷地问。

“我!我不便前去,前段时间,我无意中得罪了一个人,一位名人,由于我出言不慎。”

我略一解释,很不是滋味。

一眨眼功夫,王涛去而复返,欣然告知:

“许佳有在!”

好不容易遇到了许佳,以前我至少来过四五次县委,都是尽皆与其失之交臂,无缘相见。从前的联系,仅仅是凭借电话和短信而已,遥远、冰冷又生涩,如同一句唐诗所描写一般———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

略一思索,我毅然踏进了许佳办公室,同一时刻,我看到一位赫赫有名的同行“飘然而出”。

“许佳老师,您好!”

来不及太多感悟,我及时向许佳问候了一声。许佳挥舞毛笔,正在气定神闲地练习书法,她闻声抬头,粲然一笑:

“噢!阿鹏,您来啦!”

迷蒙之间,许多关于许佳的印象,如深海冰山一样浮出水面,电影一般从记忆中迅速复原。

许佳是会昌文联秘书长,人如其名,热心正直,非常善于赞许鼓励他人,这是作为文联领导的“基本功”,必修课———一位共产党员的修养!

文学创作是“务虚”的职业,天涯路长,满目苍凉,一般皆为大学教授与公务人员的“专有领地”,原因十分简单: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旷日持久的大决战,需要的绝不仅仅是“兵精将勇”,“深谋远虑”,更需要的是“昂扬锐气”和“后勤保障”。还有就是时间,公务人员方有权力掌控时间,他们和上帝是亲戚,生死兄弟,刎颈之交!时间不属于我们,小小生意人,永无空闲时间,人如陀螺日夜翻转,直转得头晕目眩,呕心沥血,至死方休!

然而现实异常悲哀,当前市场经济的体制下,文学艺术犹如是王二小放羊,羊群满山跑————“放羊的早已不知哪儿去了。”

许佳算比一般的“王二小”好,至少还会偶尔给予我们一些“精神安慰”,给予精神沦丧,悲观绝望,孤苦无助而垂死挣扎的“殊死血拼的战士”注射一些“兴奋剂”,比如发个把短信,讴歌赞美一番:“某某老师,您的大作已阅,深感震撼,你的精神十分可贵,您的文学功底极其深厚,不久将来,您完全可以成为什么级别的作家......。”

不管如何,“兴奋剂”总归强似“归零”,“归零”总强似“逆流而上”————悲伤逆流成河!连郭敬明都这么认为。

阿Q的精神胜利法在文学艺术上屡试不爽,确是一把披荆斩棘的青锋宝剑,因为写作见效慢(除写新闻外),作家也并非生活于太空之中。

我拿出我的第二本新书,乱划了几个字,交与许佳。许佳很高兴,说了不少勉励的话,由于记忆力的关系,许佳的话我几乎无法复原了,但我知道,她说了一个文联工作者该说的话,也做了些她所应该做的事。

她有一句话,我记下了,闲谈中,她随口一说:“我已经退二线了。”

我当时略为吃惊,因为我知道许佳年龄并不大呀!她至多五十以内,比我也大不了几岁,正是意气风发,激流勇进的大好时光。除此之外,据我所了解,许佳是很有艺术气质的人,湘江两岸的人民普遍都知道:“会昌出了个柳茵茵”,就是笔名“青青草”的女孩子,此人年龄沾光,文章也确实清新秀美,本人非常认可。但据我所知,许佳的最大特长在于国画,我见过她画“花鸟鱼虫”,主要是牡丹花,画得精美绝伦,惟妙惟肖,非常逼真,具有相当高的艺术价值。

此外,许佳还善长写作与书法,只不过,未达到她的“牡丹花”之境界。许佳真可谓是才华出众,多才多艺之人。

我隐隐地发现,许佳有些瘦削,精神也不太饱满,今年听说还住过一次院,心里暗自担忧,想说些什么,但又不知说什么好,终于在“轻松愉快的谈话”中,沉默了过去。

我们没聊多久,曾鹏飞来了。曾鹏飞是会昌文明办主任,从字面上解释,此人是当地文明程度最高的人,最喜欢“讲文明”的人,试问,文明办的人不“讲文明”,又能讲些什么呢?职业习惯嘛。

曾鹏飞一把坐在了许佳对面,也就是“会昌文胆”柳茵茵的位置,由此可见,曾鹏飞在文学领域的雄浑气魄和豪情壮志,此举等于向世人宣布:咱们也是懂文学之人!————而不是仅仅会讲些文明礼貌的人!恰恰相反,顶尖的文人通常是“不讲文明礼貌”的。比如李白,他为大美女杨贵妃写诗,就曾让堂堂的杨贵妃磨墨,让太监总管高力士脱鞋,并当着唐玄宗的面,把气味不爽的脚丫子高挂“龙椅”上,毫无顾忌,文明之风荡然无存。但他写出的诗歌却风华绝代,千古流传。

曾鹏飞看到了我的书,兴致很高,他一边拿起书本信手翻阅,一边加入“谈经论道”行列中。看得出来,此人很有些文学评论及作品构思策划能力,对文学也有着极为浓厚的兴趣。

应许佳的建议,我们把“文学论坛”从燥热难挨的文联撤移至凉风习习的文明办,看着壁上白雾腾腾的空调,我暗自思量:这大概这也是“现代文明”的结果吧。讲究文明,倡导文明,看来终究是不会吃亏的,这是清凉世界带给我的一些感悟。

曾鹏飞很能侃,属于北京侃爷级别,也是个纯粹的文学主义者,我们豪情满怀地聊了将近一个半小时。

他给了我很多好的建议,关于题材构思,关于文学评论,关于文学价值观,关于文学的经济创收策略,非常细致,见解精辟独到,我深感受益匪浅。许佳也许有事,中途离开了。

时间匆匆而过,一晃快五点半了,许佳又回来了,参与了我们的探讨。谈论的问题太多太多,我已经无法重新拾起,唯一能记起的是他们的滚烫的话语,还有夏日一般的激情。

我该走了,临走前,我如实跟许佳谈了自己的心愿:我准备在一年以内,打造出一部具有相当爆发力的书来!许佳表示了理解和认同,她略微提示不能太过心急。

谢谢您,许佳老师!我从2013年8月19日开始写作,已近一年了,人的一生能有多少个年复一年?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

别了,热情的许佳!别了,睿智的曾鹏飞!别了,幽静的县委小院!

日落黄昏,血色残阳。信马溜进街头某餐馆,胡乱吃了顿晚饭。自从沉湎写作以来,我对“锦衣玉食”、“香车宝马”已无太多激情,就连对街头掠过的“天使般的少女”也只是匆匆一瞥,没有太多张望的目光。

晚饭后,回了趟黄坊街,欲进家门时,看到了对门的邻居,一个非常有魅力的老朋友———刘运山(不是上面那位刘云山)。

刘运山是农业局的干部,主管烟草种植工作,通常借用到烟草局上班。刘运山长着一张胖乎乎的圆脸,鼻梁上架着一副近视眼镜,中等身材,微胖。

刘运山在家中一楼开了个农资店,卖化肥、农药、除草剂一类,开了大概有十多年了。此刻他正站立大门口,深情凝望,寻觅着什么。他略一转头,发现了我,高喊了声:

“阿鹏!”

农资店门口,一张小方桌旁,安闲倚坐在发黄的老竹椅上,面对面,我们一边品茗,一边闲聊。

“我看到了你的文章————《初见文婷》,还有《一位少女的情书》......”

刘运山可爱圆脸绽放出熟悉的笑容,孩童一般的天真灿烂。

“噢!你是在哪里看到的?”

我乍一听,深感意外,乐了。

“会昌论坛(会昌网景)”

“你的词汇量很丰富,语言书写能力很强,我们真的写不出来。”

我笑了笑,没说什么。这种场合,我积累了一定的经验,此时无声胜有声,最佳。

我的妈妈过来了,坐在一旁,静静地听着,叹息了声:

“你早都要去写的!.....”

“年轻时,好像也写不出什么,大概是没有生活感悟吧。”

我喟叹了一声,我心底在想:年轻时我在干嘛呢?还在林场上班,在北京流浪,在街头卖水果,在烈日下送豆奶,在出租摩托车,还在为下一份职业头痛欲裂,在为明日的晚餐穿梭奔忙。我在恨!我在痛!我在烦!身居毫无文化底蕴的穷乡僻壤,混迹于“出口成脏”的人流之中,我还能写出些什么来呢?!是写篇会昌版的《阿Q正传》,还是写篇《穷人日记》呢?......

......

夜色深沉,飞鸟依稀归林,黄坊街头寂寞少行人,愈发更显几分沉寂。

临别时,刘运山满怀深情地提示我说:

“你的文字功底十分深厚,语言表达已炉火纯青,没有任何问题,假如能捕捉到好的素材,必定能打造出具有超强爆发力的精品大作来!”

谢谢你,使人快乐的刘运山;谢谢你,使人宁静老朋友!

这天晚上,宾馆客房。可能是更换了环境,也可能是白天经历太多的事,内心波澜荡漾的,毫无睡意,久久难于入眠。午夜时分,干脆从床上爬起,重新打开电脑,上网写起文章来,文章题目是《石达开因何败亡?》。题材本来极好,相当具有震撼力和爆发力,可这次偏偏很奇怪,思路灵感不畅,仅写了四五百字而无法继续。这可能是白天聊天过度所致,激情消退,灵感也自然随之消退了。既如此,只好着罢。

第二天,外贸小街,陈振彪早点店。一碗拌面,一碗茶树菇排骨汤,这就是我的一顿早餐。陈振彪的拌面十年前我就吃过,以前,他的店铺位于计生委对面。我依稀还记得,当时的拌面是五角钱一碗,就是没有任何肉片的那种素面,十年了,分量品质依然如故,但价钱飙升了六倍。窥斑见豹,足见我们今日生活之不易。

你不要小看陈振彪的素面,经他亲手调弄的拌面风味独特,堪称会昌一绝。单是小菜就有四种之多,有榨菜丝、青辣椒、辣椒酱、萝卜干,每种小菜各有特色,口感味道各异,青辣椒鲜嫩,辣椒酱香醇,榨菜丝爽口,萝卜干劲道。颜色搭配也非常协调,青辣椒青得发绿,辣椒酱红得刺眼,榨菜丝透亮金黄,萝卜干黄中带赤,加在面条上方,把面条点缀得异常漂亮。面条上桌前,通常还会临时拌上一种不知名的酱汁,使得整碗面条香气更为浓郁。当陈振彪把面放置你面前时,你自然会随之口舌生津,胃口大开,随后会即刻来个风卷残云,秋风扫落叶,彻彻底底地把“战场”打扫干净。

“丰盛”的早餐过后,回到宾馆,继续上网续写《石达开因何败亡?》,但昨晚一夜失眠,头部略显晕沉,早上进展不大,至多写了几百字。我记得上一周,同一地方,一个早上,写《格调与文学》,洋洋洒洒写了一两千字,电闪雷鸣一般的神速!

时间一晃,快九点了,我忽然记起昨天许佳的谆谆教诲:

“阿鹏,你去找邹泽升主席,加入我们会昌作协吧。”

盛情难却,我未加思索,当时就答应了。

几经周折,我终于来到了位于工商局一楼的会昌作协,接待我的是作协秘书长文会春。经有关媒体报道,我早已知晓,这是一位擅长写古体诗的前辈。

文会春看到我很兴奋,一见面,他激动地告知于我:

“阿鹏,许佳和柳茵茵介绍过你,说你的文章写得很好!”

我笑了笑,随口答道:

“是吗?”

我很有几分意外,几分喜悦,几分茫然。

许佳我很了解,至于柳茵茵,我确信其是个善良的人,但并不熟悉,总是有些云遮雾绕的感觉,也许此人本不是个凡人罢了。

文会春既热情又开朗,有说有笑,屋子里立马热闹起来。不久又进来两位客人,约摸是五十多岁的男子,一落座,也不失时机参与了“文学讨论”。

“做生意的人还会搞写作?”其中一位,坐我身旁的看着我,一脸的疑惑,“没听说过呀?”

“那是,搞写作一般都是大学教授,如鲁迅、莫言、朱自清、冰心、王安忆、余秋雨等......,还有就是文联、作协、报社、杂志社一类人员,比如二月河、郭敬明、铁凝等。”

我如实相告。

扯来扯去,他们又扯到前文那位云遮雾绕的“巫峡神女”身上,“柳茵茵的文章很好......”

我静默了,小学生般,木偶一般静静地听着,静得恰似像一湾秋水的湘江,平坦如镜,波澜不兴。

偶尔,每隔两分钟,小鸡啄米一般,频频点头,答曰:

“那是!那是!”

本来也是。

耳畔,仿佛响起一句歌词:

“五星红旗!我为你骄傲!五星红旗,我为你自豪!......”

一个小时后,轻松愉快的“文学论坛”基本结束,事务缠身,我该走了。临行前,我与热情似火的文会春紧紧握手,互相致意,深情道别。

“阿鹏,你正式加入会昌作协了,有什么活动我们会通知你的!”

“再见!”

我挥挥手,跨出了作协大门,这是我故乡的作协,应该是我们殊死血拼的大后方,是我们大军“北伐西征”的“革命根据地”!

下午,事务办妥,踏上飞驰的客车,匆匆离去,目的地——赣州。我走了,两天以内,从赣州到会昌,从县委到作协,我结识了许多的朋友,感受到了火热的乡情,收获到了全新的感悟。我更加清晰地领悟到:游子行走千里,不管山高路险,故乡人民永远是我们的坚强后盾,梦中这方故土永远是我们心灵的家园!

癫痫不发作了还需要忌口吗左乙拉西坦吃几年停药杭州治疗癫痫病专科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美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