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江南】四月的缅怀(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04:03

四月,青草萌发桃花怒放,正是生机勃勃的时节。然而,就在这万物复苏生命勃发的时刻,大姐、二哥,我却惊闻你们相继离世的噩耗。没有眼泪,有的只是心里无尽的悲伤和深切的缅怀。

一百余公里的距离不算远,在如今高铁跑车的时代,这个距离可以说近在咫尺,然而我却没有能够及时得到你们离去的信息,没能见你们最后一面。咫尺的距离却犹如天堑,大姐,我们有十几年没见了吧。二哥,我们虽然常常电话联系,算来也有六七年没有见面了。于是,我深深地悲伤与缅怀中又多了几分愧疚:是我的慵懒和内心亲情的淡薄使我们失去了很多相聚的机会。是的,这种无法弥补的遗憾实实在在是怪我,而不是在别的。

那年,也是四月,我刚刚十八九岁的年纪,人生像个孤儿一样无助,到处碰壁。

二哥,那时尽管你生活负担也很重,但是你还是收留了我,教我学技术。此后,一个哥哥一个老弟,骑着自行车顶着星星出门,披着月光回家,风里雨里地奔波。你言传身教,却也不乏严厉,我常常在挥汗如雨中眼含泪花。那时候我觉得你过于苛刻,心里觉得委屈。很多年以后我才知道,你是气恼我的愚钝,气恼我的恨铁不成钢。以后的岁月中,当我面临一次次人生挑战的时候,我愈加领会到了,你教给我的不只是对技术的严谨,还有面对生活的坚韧之心。更重要的是,在你的威严的外表里,实则藏着一颗对我的疼爱之心:你是期盼我快快成长起来。

尽管这次学艺经历只有几个月的短暂,但是却拉近了我们之间的距离。我那时自然是有些敬畏你的,不敢与你联络。倒是你,经常地找我,或是写信,或是到后来的电话,几乎都是你主动联系我。正是你的这种主动,滋养了我的被动与懒惰,很少打电话给你,由此埋下了在你突然离去的时候我却无法知晓这个信息的遗憾。

我清晰地记得,这个春节时我曾给你打过电话,想给你拜年,语音回复我你处于关机状态,当时我没有多想,六十几岁的人了,电话忘了充电关机也是正常。此后就一直没有再联系你。一直到前两日,我因为想找几个工匠,又再联系你,还是没联系上。情急之中我就和大姐孩子联系,才知道你早已于去年的农历七月十五那天离世。我的心是震惊的,久久不能平静。你奔波了一生,快七十的人了却总闲不下来,永远地倒在了奔波的路上。你留给我们这些活着的亲人们的是无尽的哀思和深深的怀念。

大姐,你不该这么无声无息地走了,不该这么突然地离我们而去。而且因为二哥的离去使我和你们那里断了联系,我尽然对此毫不知晓。腊月二十八,本该是阖家团圆迎接新年的时候,你却悄无声息地走了,而且为你送行的人群里没有我。

大姐,在我的印象里,你乐观、向上,从来都是风风火火把生活压力踩在脚下,你粘合着老实巴交的姐夫,领着五个孩子,把日子经营得有声有色。

也是在那年四月,我和二哥学艺,但是大多时候还是住在你的家里。尽管那时你的七口之家本已拥挤不堪,但你还是让自己和姐夫孩子们挤一挤,在你家的热炕上给了我一席之地。那时的你对于我,其实不只是大姐,更是母亲。十八九岁年纪的我,怎样坚强也是怯弱的,心灵也是稚嫩的。是你,大姐,是你给了我母亲般的温暖和呵护。当我觉得孤独无助的时候,是你笑着给我安慰,当我不快乐的时候,还是你,偷偷地叫孩子们和我聊天、打牌,想法逗我开心。你的“小动作”我是看到了的,但是我却装作不知,为的是让你心里有份小小的得意,而我,却把这份温暖装在了心里。

你的大女儿比我还大了几岁,但是她和她的姐妹兄弟们却需管我叫老舅。我在你的孩子门中享有着大一个辈份的尊重。其实这不是辈分给我的恩惠,而是在您的教导下,懂事的孩子们给我的最大的安慰和亲如家人毫无芥蒂的友善。能和你们一家成为亲戚,是我人生最大的幸运。

滚滚红尘中,人们常叹息人情薄如纸片,但是我内心总是知道,人心向善,在善良的人之间,永远没有风霜雨雪,有的只是温情脉脉。大姐,应该感谢你给我母亲般的疼爱,感谢你的孩子给我兄弟姐妹般的爱护。这些深厚的情谊,让我能够总是以一颗怜悯之心去看待这个世界。不管生活怎样艰难,我们至少还有一颗爱自己,爱亲人的心。我们永远都不孤单。

但是不管怎样,心里的那种遗憾和愧疚却久久不能散去。大姐、二哥,我总是以为我们还都年轻,总是以为你们是生活的强者,不会那么轻易地倒下。所以我的惰性和生活压力造成的淡薄,使我觉得与你们相聚的日子还有很多,每每想起你们的时候,总是自欺欺人地想:来日方长,等我忙忙手头的事就去看他们。倒是你们,心总是热的,在我结婚生子的日子里,你们不顾车马劳顿,来给我祝贺。而我呢,却总是找些忙的理由来安慰自己,极少地真正动身去看望过你们。日子就在这种一次次茫然的推诿中流失,最终铸成了遗憾:我竟都没有见到你们最后一面。唏嘘哀叹之余,我除了深深地自责就是对你们无尽的缅怀。大姐、二哥,你们虽然去了,但是你们会永远留驻在我的心里,留驻在和我一样深深想着你们的亲人心里。

大姐、二哥,我知道你们的母亲是我姑姑,我的父亲是你们舅舅,我们不是亲兄弟姐妹。但是在我的心里,你们和我如亲兄弟姐妹一样亲。你们的离去,如断我手足。悲痛之余,写了以上文字,希望你们能够收到。

长期服用苯巴比妥的危害?湖北有能治羊角风的医院吗黑龙江哪家癫痫病医院最好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