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短篇小说 > 正文

【雀巢】嫁妆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0:50:30
刚坐到饭桌上,乔局长的手机就响了。   为了韩城市的地标性项目西城大桥在全运会举办之前顺利通车,市交通局乔顺民局长带领大家亲自上阵,吃住工地,已经整整三个月了,这不,又是一个迟到的晚餐。   工地的临时食堂吃得大家普遍感觉嘴里淡出鸟了,乔局终于发了话,今晚我请大家吃大餐。一阵欢呼雀跃后,大家灰头土脸地赶到就近的湘菜馆时,已经七点半了。   进门,洗把脸,刚落座,乔局长的手机就一下子让全场肃然:“顺民啊,有人反映,你们柳沟村因为修路强行让村民集资,这事你知道吗?”   “啊,有这事?我不知道啊,孟厅长,你听谁说的?”   “顺民,全省党代会即将召开,我们这一块可不能出事啊,你马上去了解下情况,看怎么回事,咱们三令五申讲,修路是好事,但是千万不能触动农民负担这根红线啊。”   “好的,好的,我马上调查落实,尽快给您答复。”   省交通厅一把手孟汉良厅长的突然来电,让乔顺民脸色变得凝重,这一顿大餐也便吃得滋味顿无,草草搁筷。   ……  西安中际脑病医院靠谱吗 一雨成秋,这个秋天早早来临了。   受乔顺民的委派,党连民副局长带领区交通局陈一山局长走进莲萍乡柳沟村时,一双皮鞋已经被泥巴裹满。莲萍乡党委书记孙小安、乡长王怀彪正在村口迎接,莲萍乡是区上较为石家庄有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吗?偏远的一个乡镇,山大沟深,交通不便,柳沟村是乡上最贫困的一个村,全村四个社,两千来口人。   陈一山局长说起话来嗓门大,像打雷,他说:“进了柳沟村,就像是到了另一个世界,今年国家给了项目,乡镇进村的水泥硬化路已经列项了,尽快就能实施,群众期盼的好日子应该不远了。”   党连民脸色铁青,对于陈一山这种无事人的态度显然极为不满。昨晚,接完孟厅长的电话,乔局长当即给陈一山打电话,陈一山口气坚决,说“不可能,不会有这样的事”。乔局长说你:“没调查怎么知道?”   陈一山的大嗓门震响在整个包间里:“老子一年四季各村跑,那个村啥情况能不知道?柳沟穷是穷,但是支书王双成那人脑子清楚着呢。”   党连民一行走到柳沟一社时,前面一条巷道因为施工,人显然是进不去了。陈一山说:“党局,我给你说进不去,你不信。”   党连民问乡上书记孙小安:“你们都说没有这回事,我能见见村支书吗?”   孙小安和乡长王怀彪对视了一眼,回答:“前面进去不远就是支书王双成家,但是你看,这路。”   “打个电话,叫出来。”党连民隐隐有一种感觉,他们是在有意隐瞒什么。   “党局,你不知道,这里手机没信号。”   党连民满腹狐疑地看了一眼孙小安,掏出手机,果然显示信号在不断搜索中,这时他才理解了陈一山所谓像是到了另一个世界的说法。   无奈只能回返。   路上,陈一山介绍说,别看这是个兔子不拉屎的地方,风水不错呢,还出了个大官呢,从前在南安市做过市长,现在是省政府参事室主任。他是柳沟的骄傲,也是柳沟黄冈癫痫病常规治疗方法的神呢。   党连民从他的介绍中得知,这个省政府参事室主任叫张登孝,正是柳沟支书王双成的小学同学,村民张登礼的亲哥哥。   虽然此行没有达到目的,但也不能说无所收获,至少党连成明白了,正在施工的村社道路并非通过交通渠道争取到的项目,而是通过财政争取的一事一议财政奖补项目,这就是说,这已经与交通局关系不大了,也就是说,不是省交通厅给钱的项目,再大的事,也牵扯不到孟厅长。   出了村,来到大路上,党连民的手机响了,是乔顺民:“老党,电话咋搞的吗,一直不通。”   党连民连连点头:“柳沟,没信号啊。”   乔顺民在电话里说:“刚才厅长又来电话,说是因为集资修路,村民与干部发生械斗,村支书被抓了,问题很严重啊。我想给你说,我跟孟厅长秘书通了话,情况是省政府一位领导反映的,这位领导是咱市人,老家就在柳沟村,他叫张登孝,老家有个弟弟,叫张登礼。这事一定与那个张登礼有关。”   ……   远在省城的孟汉良厅长的来电不仅让市区的领导惶惶不安,而且飞入寻常百姓家,在一对青年男女的心中激起了不小的波澜。   梁银宝穿上衣服,溜下炕,走到了窑门口,停顿一下,说:“麦香。我不会再来了。我们,到此为止吧。”   张麦香坐在炕沿上,蓬乱着头发,两只脚吊下来狠狠拍打着炕沿,一股尘土飞了起来:“姓梁的!我把啥都给你了,你就这样说为止就为止了?”   梁银宝蹲下身子,双手抱着头,佝偻成一团,哼哼唧唧地说:“麦香,当初你要跟我,我就怕拖累你,你一个女子,跟我这样一个拖着娃的二茬子,图啥嘛。现在要不是你爸把我爸告得吃了官司,我妈寻死觅活,在你家闹得鸡飞狗跳,我哪里下得了这狠心?”   张麦香跳下炕,站在了梁银宝身后,骂道:“他们为村里的事闹,与咱俩有啥关系?再说我们要是成了一家人,你爸就是吃了官司,我大大能不管,那还不是我大大一句话的事?我爸已经给我大大打电话了。”   梁银宝站起来,一脸苦相地对张麦香说:“麦香,我思前想后,咱这事不得成,你看我们在一起都小半年了,还一直偷偷摸摸地,见不得人,你爸他已经在地头上堵住我好几回,让我别再纠缠你。啥都不说了,麦香,再见。”张麦香眼睁睁看着这个刚刚跟他在土炕上激情似火的男人风一样地挤出窑门,消失在夜色中了。她不由地放声大哭起来。   张麦香是柳沟的一朵花,端正的五官、会说话的眼睛,错落有致的身材,一度成为柳沟男人夜晚枕头上的遐想。跟柳沟别的女人不同的是,张麦香不仅仅单是个村姑,她有着跟别人不一样的经历。初中毕业后,回到村里,没有跟父母下田种地,而是随叔叔张登孝去了省城大院做临时工,起先在大院子里打字,后来还管了一段时间阅览室。三年前,不是爷爷去世,弟弟进了城里上高中,妈妈风湿病犯了,家里人手实在紧张,她也不会被父亲张登礼骂着叫回来。   回到柳沟的张麦香发现自己离开的这几年,农村里的生活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农业税不交了,种粮食国家还有了补贴,看病、买家电都有好多优惠政策呢。在外边,她也见过不少打工的同学、乡亲,风里来雨里去,连自己的肚子都混不饱。自己在城里也常常被人看不起,不是有个当官的叔叔,她是一天都干不下去的。回到家里,她就开始收回了心,开始踏踏实实安心做一个农民了。   梁银宝是柳沟村支书王双成的上门女婿。王双成和张麦香父亲张登礼是打小一起长大、一起念书的伙伴和同学,就是现在也是村里两个响当当的人物,一个是村里的掌门人,一个有个在省城做官的兄长。多年里,两个人私底下一直在较着劲,最早张登礼在村上颇具威望,村里大小事情只要张登礼出面没有摆不平的。后来,王双成当了村支书,而且成了乡上领导的红人,从气势上明显压过了张登礼。只是,很不幸的是,王双成膝下无儿,连生了两个女子后,作为村干部的他,不得不哑巴吃黄连,带头做表率带婆娘去乡上做了结扎手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大女子出嫁以后,王双成就大张旗鼓地给自己招了上门女婿梁银宝。   梁银宝为人忠厚、勤快,话语不多但是很有头脑,进门后很快就成了王双成的左臂右膀。有了梁银宝,王双成感觉自己又在张登礼面前昂起了头。然而,不如意事常八九,王双成女儿怀胎十月,不幸死于难产。   连张麦香自己都说不清,在爷爷的白事上第一眼看见梁银宝,她的目光就再也无法从他身上移开。大城市生活的耳濡目染,让张麦香见多了形形色色的红男绿女,对于男人,在她春心萌动的心里也便有了大致的模型。也许,梁银宝的出现和她心底的那个模型神奇附和了吧。张麦香是个执着的人,看准的人和事是不会轻易罢手的。   在那个油菜花香气扑鼻的夜晚,张麦香第一次把梁银宝带到了爷爷住过的这孔窑洞里。那年村里规划新农村,他们彻底告别了土窑洞,住进了一砖到顶的新瓦房,但是爷爷却死活不肯到房子里去。直到最终离世,他都没有踏进新房子一步。就是春节的时候叔叔张登孝——他的大儿子从省城回来苦口婆心地劝他,都没能让这个倔强的老人搬出来。如今,爷爷去世了,这孔依然弥留人气的窑洞就成了张麦香和梁银宝的幽会之处。由第一次的惊心动魄到后来的缠绵不舍,两个人的未来已经在他们心里开始谋划。尽管张登礼有一百个不同意,张麦香也有一万个不放弃。   但是,今晚,可恶的梁银宝自己却要放弃,丢下甘肃哪家治疗癫痫的医院那么冷冰冰的一句话,就把身体还没褪尽余热的她生生丢在了无边的黑暗里。   为什么,难道就因为村里修的那条水泥路吗?   ……   天刚一放晴,党连民二进柳沟。   路上,区交通局陈一山局长摇头晃脑地说:“柳沟人,闹事?我看给他十个胆也不敢。抓人?谁抓了?这么大的事,难道连个响动都没有?乡上怎么啥都不知道?”   他们终于见到了支书王双成。党连民简要说明来意后,王双成咬着一根烟虎着一张黑面孔,半天不说话。   陈一山等不急了,站起来,手叉着腰,高声斥道:“你不是平时很能说的吗?咋啦,现在一脚还踹不出屁来了?修这条水泥路,群众到底有没有掏钱?村干部有没有跟群众打架?有没有人被拉走?”   党连民冲陈一山摆摆手:“老陈,别急,让王支书慢慢说。”   王双成终于抬起头,嘴皮动了动,他冲门外喊:“银宝。”   随即一个年轻人从门里进来,向党连民他们逐一点头,发烟。   陈一山认识梁银宝,给党连民介绍说:“这是王支书上门女婿梁银宝,兼着村委员会文书呢。”   王双成对梁银宝说:“银宝,去把会议记录拿来,还有墙上揭下来的那几个红榜。让市上领导看看。”   梁银宝手脚麻利地拿来一个毛糙的会议记录和一把卷起来的烂糟糟的红纸。   王双成终于说话了,他慢条斯理地说:“好事办来办去还成了坏事了,这是几次群众代表大会的会议记录,收钱没收钱上面一清二楚。”   党连民接过会议记录,仔细翻阅起来。   这时候,陪同的莲萍乡乡长王怀彪说:“柳沟村道是王支书和我两年来多次跑区财政局争取的,这条路多年就是个烂泥路,天晴的时候,坑坑洼洼,就是人走在上面都脚步不稳,遇上个下雨下雪天,山上的水流下来,就跟没路一样,群众苦不堪言。王支书为了这条路,路没少跑,心没少操,申请也没少写啊。今年年初,区财政终于下了文,把这条路列入了‘一事一议’财政奖补项目,这个项目的投资政策跟其他项目不一样,要求群众通过‘一事一议’的办法筹集部分建设资金,筹集多少,财政给多少,比如这条路吧,一公里多一点,群众要能拿出十万,上面就能给十万,群众能拿二十万,上面就能给二十万。而且,上面的钱一定要等群众筹集的钱落实到位才下拨。”   党连民看到会议记录显示,今年一共开了四次群众代表大会,都是关于这条柳沟村道的。会议记录还反映,群众在发言中表示积极支持道路改建硬化,但是普遍说没钱拿上,手头实在太紧了。   王双成说:“政策要求群众拿钱,文件规定‘一事一议’的标准是,筹资一个工日不超过三十元。可是家家户户的情况我知道,每家让拿出十块钱都像剜自己的肉,别说上百块钱了。这项目要不来愁,项目要来了更愁哪。”   “那就是说,群众没掏一分钱?”党连民始终不忘关键问题。   “没有啊,谁掏呢?不信你可以挨家挨户地去问。”王双成别过脸去,僵着脖子。   “那我看这路水泥都铺得差不多了,哪里来的钱?”党连民似乎并不相信。   “村里筹了一万,乡上帮助贷了二万,还有,就是我女婿梁银宝去他老家个人借了两万。不瞒你说,为了拿到财政的补助资金,我们弄虚作假了,这些红榜都是编造的群众集资张榜公布证明,不作假,上面的二十五万拿不来,钱拿不来,路就修不了。反正已经骗来了钱,我也不瞒你们,你们要处理我就处理吧。”王双成一脸难肠。   看着王双成的神情,听着他毫不掩饰的坦白。此时的党连成已不能不相信他作为一个村支书的责任心了。   “那到底村里有没人被派出所带去啊?”这个问题仍然压在党连成的心中,他不得不再次求证。   “有啊,不是别人,就是我!”   ……   走进柳沟调查的另一个关键人物就是张登礼。党连成知道要揭开这个谜底,张登礼是关键,他就是那个上访人。王双成虽然有意回避张登礼,只口不提。但是党连成知道,要全面了解真相,必须要见见这个上访人。一进张登礼家,张登礼和女儿张麦香就手忙脚乱地开始泡茶、递烟。张登礼跟王双成不一样,当乡长王怀彪刚介绍完党连民后,张登礼就直截了当地说:“党局长,我早就等你来呢。这事全怪我啊。”   “不急,慢慢说,是你给省政府的王主任打的电话吧。”   “是,是我打的。”   不用党连成追问,张登礼滔滔不绝讲了起来:“村委会召集大家开会要修村道,我觉得这是天大的好事,大伙盼了几十年,都很高兴,但是王支书给大家介绍了情况,说资金短缺,还要群众集资,大伙就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个个都不说话了。我知道,大伙的日子不好过,大多数人才刚刚解决温饱,家里要是有个学生,那日子更是紧紧巴巴。往出拿钱,不现实啊。会后,王支书把我留下,给我又是安烟又是倒酒,说我一定要帮帮他,他实在没辙了。我想,这是村里的大事,作为村里的一分子,我有责任想办法。你们知道,我有啥能耐,不就是我们老大在省城做官?我想,只有他能帮大家了,他就是官做到中南海,也是喝柳沟水长大的,这事他不能不管。所以,当天我就给老大打电话了。老大在香港考察呢,听我说了情况,说他们钱也是有数的,不是说能给谁就能给谁,再说,修路也不是他们业务。最后说了句,他回来再说,香港呢。” 共 7202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短篇小说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