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荷塘】太阳花(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7:42:13

花开了,一团团、一簇簇、粉嘟嘟的。一个个小喇叭,小小花瓣中托出充满香气的花蕊儿,每片花瓣都很饱满。叶子不是扁平,而是一个个充满水分的圆锥体,向上撅着小嘴巴。它不甚起眼,但追着太阳生长,生命力极其顽强,人们都叫它“太阳花”。

她,就如这朝气蓬勃的太阳花,虽普普通通,却招人喜爱。

十六岁,花儿一样的年龄,花儿一样的人儿,她涌动到哪里,都惹人喜欢惹人怜爱!

她的阿妈因生她难产不久便离开了人世。娘亲离世前为其取名曰“柏阳花”,小名“太阳花”,不外是希望她如太阳花般生命力顽强,能快快乐乐、顺顺利利地长大,为人妻,为人母。

没了亲娘,阿爹常年在外教书,她就由哥嫂扶养长大。她从小就没娘亲,所以就特别盼望着早日出嫁,嫁给一个有娘亲的阿哥(彝族对情哥哥的称呼)。

春节期间,苗林举办“踩花山节”,吸引了各界人士纷纷前去围观,特别是年轻姑娘、小伙居多,那毕竟是苗家咪多(小伙子)、咪彩(小姑娘)谈情说爱之地。

身处熙熙攘攘的花山场人群中,她觉得有个阿哥正在等着她,忽远忽近地在观望着她、欣赏着她。于是,她踮起脚尖,四处张望,左看看,右盼盼,前瞧瞧,后瞅瞅,搜索着她心中的男神。只见不远处一位阿哥,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雪白衬衫照应着英俊的侧脸,完美得无可挑剔。

“是他,就是他,他就是我今生今世的缘!”她不由自主地走近他,手指不由得张开,那块被汗水浸湿的手帕掉落于地。他一边拾起手帕,一边喊道:“姑娘,你的手帕,你的手帕……”听到声音的她惊慌失措,如受惊的马匹狂奔。他疾步追上了她,在场外草地上,她正气喘吁吁的。

“姑……姑娘,你的手帕。”他上气不接下气地递了过去。

她的脸颊顿时红似两朵火红马樱花,低着头喘气,一语不发。

她羞答答地接过手帕,顺势徐徐展开,上面绣着两朵如火如荼的马樱花,两旁绣着“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八个金丝字。

“你若不嫌弃,留个纪念,如何?”

声音很轻很柔,细如心跳,可他还是听到了,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他用力点点头,接过手帕。

夕阳西下,染红了天地,染红了两张脸,羞答答的,宛如丝帕上那两朵火红的马樱花。

“明天你来吗?”她若有所思地问道。

“你若来,我便来。”他期盼地看着她,仿佛她就是仙女,一眼也不舍得放过。

一语未发,点点头,她转身随着春风慢慢离开。

次日,他去,她也去,从此,他俩相知、相爱,到相守。

他,就是我耿直的四叔;她,就是我日后善良的四婶。

三媒六聘,家虽贫穷,还是办了简单的婚礼。

婆婆、丈夫与她三人,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平平淡淡,简简单单。

她出阁十月之久,便生下了胖小子,喜从天降,一家子忙碌热闹起来。生活不再如初,于她而言更艰辛,地里、家里、娃娃都离不开她。虽是男娃,但婆婆兴头一过,不帮忙照顾就是了,还常给她气受。饭菜不合口,嫌不会持家,孩子哭闹,说她不懂得带孩子,鸡猪啼鸣,怨她没给喂饱……总之,婆婆是鸡蛋里挑骨头,唠唠叨叨的。丈夫则是旁观者,看着她挨骂,也不吭声。

四婶总是忍气吞声,忙里忙外,该做啥做啥,一切照旧。一切在旁人看来如常,风平浪静,殊不知,风在云涌。

那晚十点左右,没有星星,也没有月亮,村里静悄悄的,没有狗吠,没有鸡啼,却传来四婶喝农药自杀的消息,顷刻间沸沸扬扬,村里一下子炸开了锅。等我爸妈赶到,一起撬开门进入房间时,孩子、四婶已昏倒在床。

四婶才刚完坐月子,孩子还在襁褓中。这次不是她婆婆气得,而是四叔节外生枝,吵架说非得死两个人才肯收心,她一气之下就给孩子喂了农药,自己也喝了。

四叔,脾气不好,在外受刺激,没处撒气,就殃及了四婶。

还好送往医院及时,幸免于难。

婆婆虽口不积德,但心眼不坏,毕竟给她留了香火,不看僧面看佛面,至少不会撵她走,两个儿子也绊住了四婶。

泪水往肚里咽,心酸事儿脑后抛。五月,知了知了,艳阳高照,她挺着大肚子还得和丈夫去集市卖小麦,驾着牛车往回赶的路途上,肚子忽然一阵剧痛,就赶忙跑往路旁树下隐蔽的地方悄悄生下孩子。

太阳花就是生命力顽强,她安好,孩子也安好。

太阳花的后代还是太阳花,不折不扣,两个孩子渐渐长大了,熬到四婶可以放手。农闲季节,她就去帮烟农家封顶打岔、编烟,四叔偶尔也会替换她。

农闲帮工两年有余,四叔认为自己也能做烟农了,就在镇里报了名,在指导员的精心指导下也种上了烤烟。四婶勤奋、心细、认真,他们家终于成功了,又接着种了两年。

几年来,村里不少人家生活富裕了,盖起了一幢幢漂亮的楼房。最最仰望的是四叔,他常常看着发呆,羡慕不已!

左顾右盼,存折还是只有五位数,烤烟种了一年又一年,三年后,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突破了六位。盘算计划着,决定盖别墅。考虑地基难批,拆旧盖新易批,又能节约成本,说风就是雨,拆房行动紧锣密鼓开始了。

两人兴高采烈拆房的第二天,四叔不慎从两米高的泥墙上猛跌下来,昏迷不醒,四婶赶紧招呼邻居帮忙送往医院。在监护室里四婶哭天喊地也未能唤醒他,他的身体由温热、冰凉,到僵硬……

人死不能复生,葬礼按当地习俗,三天后一切按着仪式举办,一样不落,四婶唯一的希望是他在那边安好。

四婶生活才刚刚好起来,丈夫在却又不在了,她的委屈找谁诉,只能往肚里吞。

白天黑夜都疼痛的日子,真心不知她是怎么熬过来的。好心的哥哥嫂嫂、村里村外人都劝她改嫁,说她还年轻,日后的路还长远,没有一个男人,手提肩扛的重活全落到她自己身上。尽管村里人说来说去,那些忠言逆耳、语重心长的话语,在她那左耳进右耳出。

驾着耕牛犁田耙地,风里来雨里去,形单影只,家里地里,忙前忙后,婆婆不帮做饭不说,还三天两天找茬闹绝食,她也没去多想也不埋怨,毅然决然地照旧忙碌着。如期播种、锄草、施肥、收割,没日没夜劳作着,可她却从未改初衷,一心一意地留守着这个家。

为了实现丈夫生前的意愿,也为了孩子为了婆婆,她四处张罗着盖新房,村里人齐心,你搭把手,我帮帮忙,三个月后房子就有模有样了。看着新房子,婆婆喜笑颜开,好像换了个人似的,主动地帮着煮饭、喂鸡猪。

她的留守总算得到了回报,只是还为孩子操着心。大儿子时值舞勺之年,贪玩厌学,上初中没几天就辍学外出打工了,长期打电话让家里汇款,让四婶头疼;小儿子常常闹辍学,咋劝都不听,结果没念完初中就回家了。她多少次梦想两个儿子能早日长大成人,像她丈夫一样成为家里的顶梁柱。

……

“葵藿倾太阳,物性固莫夺”,我的四婶,就如那风中屹立的太阳花,她开在人间烟火中,一朵,却灿烂着、顽强着,一开到底!

武汉正规的医院哪家能治疗好癫痫病济南治疗癫痫病去哪家医院呢?哈尔滨去哪里的医院医治癫痫更好癫痫患者进行手术治疗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