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绿野“时间的痕迹”征文】不停游动的鱼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14:11
卧室门关着,她推开门的同时,里面那种异样的声音让她脑袋“轰”地一声炸开,门开了,双人床上拥抱着两个赤身裸体的男女,一摊白花花的肉快要晃瞎了她的眼,谁的胳膊谁的腿呢?这一幕真地刺激到她了,诸多的恨被挑起,像积年灰尘般都浮出来,她拒绝再看,发疯得拿起自己能抓到手的东西,发疯得扔过去,她不顾一切地发泄着……   一直到扔累了,她才看到那个女人妖冶的样子、自己家那个无耻的男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他懒洋洋地站起来,一丝不挂,却毫不羞耻,一把就抓住曹叶的左腕,一用力,把她推倒在地。曹叶感到一股钻心的痛,冷汗已经下来了,她强忍住眼泪,岳刚攥得可真准,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她那使不上劲的左胳膊啊!   那个在床上的女人先是有些本能的惊慌,看了曹叶倒在地上的样子,立刻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站了起来,搭在岳刚的肥肩膀上的手,红色的指甲轻易就渗进肉里,几疑是肩膀里流出来的血。嗯,她是胜利者,起码现在这个时刻是。男人站在哪个女人身边,哪个女人就是胜利者。   事后,曹叶曾想过,岳刚那德性自己也不是一无所知,干嘛那么冲动,用那么过激的举动来让他们看笑话?她的疯狂对他们一点伤害也没有,却让自己颜面全无。以前看过小说电视剧,这个时候应该压制住情绪,说上一句,打扰了,请继续,然后关上门,离开。至于情绪的发泄那应该选择在无人的地方。好好一场戏,让她搞砸了。可是她天生不会演戏,遇上事,只会冲动不会冷静。   年轻的时候,曹叶天真烂漫,她留着一头披肩直发,有着清澈的眼神。介绍人带岳刚来见面的时候,她在心里合计,这个人身体壮实,不到三十的年龄却顶着个大肚子,是胖了点。但是,在别人眼里的缺点在她眼里就成了优点。这个样子多有安全感啊,万一被人欺负,会被保护。多天真!她忽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那就是,对方愿不愿意保护的问题。   岳刚看起来让人有视觉上的安全感,用曹叶女朋友的话说,那么一摊,挡在前面就看不到路了。曹叶天性浪漫,喜爱漫山遍野地游玩,携手看日出,漫步海边,一时不出去玩就觉得浑身提不起劲。跟岳刚谈恋爱时,他倒也配合着她的小情调,劣绩有所收敛,跟新鲜在一起也有一些兴致。两个人从认识到结婚只用了两个月,婚后岳刚就露出原型,他是个外表敦厚生性风流的男人,仗着自己经营着一家小粮店,天天会有女人上赶着跟他鬼混。   那个时候曹叶挺着大肚子又哭又闹,岳刚的态度是你自闹去,我懒得理你。吵得让他心烦了上去就一个耳光,再一脚上去,毫无顾忌,毫不怜惜。这打人也有瘾,岳刚从第一次动手后,就改不了了,一言不合便是拳脚相加。曹叶的心冷了又冷,想到离婚,可是孩子快生了,她不想孩子才出生就没有爸爸,忍了。   (二)   但现在,她不能忍了。以前岳刚玩是玩,眼不见为净。矛盾总是需要一个着火点来引爆的,结果,发生了这一幕之后,她决定离婚。   岳刚首先不同意,他觉得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才是他最理想的状态。   “你这女人死心眼呀,不就是被你看到了吗?要是不看到,你不还一样地跟我过日子吗?好了好了,我再不跟她来往就是了,你就消停着吧!”他不耐烦地应付着。曹叶瞪大眼睛,岳刚理直气壮的语气看起来倒像是她理亏?好像是她在无理取闹?这样不可理喻的男人自己当初怎么就结了婚?   曹叶的离婚路是漫长的,接下来是来自公婆的阻力。公婆说:“曹叶呀,刚子是做得过分些,可他总是孩子的爸呀,看孩子面上,就别折腾了!”   曹叶的妈是这样说的:“叶儿呀,你妈你爸一辈子没让人戳脊梁骨,你要是离婚了,咱家可丢不起这个人呀!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都是命呀!”妈老实本分了一辈子,思想守旧,简直跟她说不通。曹叶不听,执意要离,她妈就掉眼泪:“都怨妈,当初你跟远征那孩子那么好,我嫌他家穷,以为你嫁个条件好点的会有好日子过,都怨妈。”   “妈,别说了,都过去了,不怨你,那时他家也不同意的。”曹叶心里漫过一丝痛,在心的最深处,给她曾经的爱情留了个牌坊,那是她的爱情。跟岳刚之间不是爱情,是对爱情绝望了,找个人过日子罢了,没想到这个人给了她更加绝望的打击。   曹叶的第一次离婚战役以失败告终,她努力过了,无奈阻力太大,孤军奋战的结果是自己一败涂地。她可以不管公婆,可不能不理妈的反对,嗯,何况还有孩子呢!岳刚好了很长一段日子,天天晚上回家。他好吃懒做惯了,曹叶也没指望他会帮着干活。父母那一代也是吵吵嚷嚷过来的,过日子嘛,怎么都是过,只要岳刚还顾着这个家她就这样罢了。   然而好景不长,他又开始放纵,几乎很少回家,有时候回来看到两岁的孩子在哇哇大哭,嘟囔一句,烦死了,转身就又出去了。甚至把不三不四的女人带回粮店里。曹叶对他是不报一点希望了,只想着孩子快点长大,自己也有些安慰。   (三)   几年后,曹叶的工厂要破产了,已经压了好几个月工资,家里没有余钱,岳刚很久没回家了。   曹叶去粮店给岳刚要钱,正好看到曾经看过的那一幕,只不过女主角换了。她还是不去看那个女人,觉得恶心,直接了当地对岳刚说,孩子打吊瓶了,你拿钱给我。岳刚讪讪地骂一句:操!就知道要钱。磨磨蹭蹭地去翻裤兜,抽出两张红票子,不耐烦地甩给她。   曹叶转身要走,想了想:“这就当是你给孩子的生活费,咱们还是离婚吧,我懒得看你这恶心的样儿。”摔门出去时,身后是一连串诅咒谩骂的声音砸过来,她很庆幸这扇门关上的时候把噪音也隔绝掉了。她觉得自己应该不会生气了,可看到那一幕还是被气到,与其说是愤怒不如说是委屈。   她记得清楚,孩子从生下来一直到现在,这个做爸爸的就没有尽到责任,每回孩子生病,他都不在身边。   这一次她是铁了心,一定要离。她已经不在乎他是否在外面鬼混,只要拿钱回家,但现在钱根本就拿不回来。最可气的是,岳刚没钱拿回来补贴家用,倒是有钱找小姐,人家找小姐都是偷偷摸摸,他可好,光明正大的,弄得人尽皆知,好像多光彩似的。这个粮店开始经营得挺好,可他总这样不务正业,没心思管理,被激烈的竞争所淘汰,也快干不下去了。   岳刚回来时,是喝了酒的,还喝了很多。他骂骂咧咧地瞪着曹叶:“你胆子大了,跟老子提离婚?你试试,信不信老子杀你全家!”接着就是一顿拳脚。曹叶拼命抵挡反击,哪里能挡住这个粗壮男人,他当年在她眼里的优势整个逆转。   曹叶躲到娘家,岳刚竟然追到丈母娘家,气势很是汹汹,曹叶的弟弟从屋里走出来:“姓岳的,你少在我们家耍威风,就你那德性,我姐是倒了八辈子楣嫁给了你,我姐要离婚,你趁早答应,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岳刚不知道小舅子今天在家,知道了打死他也不敢这样嚣张。老丈人家里,他只怕小舅子一个人。他都把好脉了,老头老太太让他看得死死的,他们没有底线地一次次原谅他,有些人越是纵容他越是抓鼻子上脸,他就是这样的人。但小舅子曹东却能镇住他,这小子吃软不吃硬。那回他跟曹叶又动了手,被曹东找人好一顿收拾,从此后他就很怵曹东,若不是有曹东给撑腰,她曹叶有那么大胆敢跟她离婚?那还不得被他天天打八遍?看到小舅子在家,岳刚悻悻地啐了一口痰在地上:“哼,你等着!”他恶狠狠地瞪了曹叶一眼,看了一眼刚刚出来的丈母娘,连句招呼也不打,转身走了。曹叶像泄了气的气球,吐出口气,一屁股坐在妈家院里的小板凳上,咬牙切齿地骂了句:人渣!   曹东拿出支烟,点上,狠狠抽一口:“姐,你离婚吧,我支持你!”   曹叶看了看弟弟,眼泪就下来了:“东子,姐谢谢你!”   曹叶的妈妈走过来,对儿子说:“你别多事,不能让你姐离婚,说出去多丢人!”   曹东说:“妈,都什么年代了,你那老思想就退休吧,我姐结婚那会儿我在西藏回不来,不知道岳刚是这样的人,知道了根本不能让。妈你别管啊,我姐的幸福重要还是你们的面子重要?”   曹叶跟曹东是同母异父的姐弟,曹叶三岁时跟母亲改嫁到曹家,然后母亲跟后爹生了曹东。她始终跟后爹不亲,跟从小带大的弟弟亲近。曹东小时候对姐姐就依恋,跟着姐姐屁股后头跑来跑去,大了后知道跟曹叶是同母异父的姐弟,却没丝毫隔阂,有时候父母对姐姐言语上重了,他先就不愿意。   (四)   孩子已经七岁了,这次打离婚曹叶啥也没要,只要孩子的抚养权和抚养费,岳刚不同意也没办法,他劣迹斑斑,加上有曹东的参与,纠缠了半年多,两人终于离了。走出民政局的大门,岳刚恨恨地说:“曹叶,你等着,你有本事跟我离,你也别想再找,你找了谁我都给你搅黄了!”   曹叶结婚一直跟公婆住一个院子,离婚后搬出来没地方住,只好住娘家。娘家三间房,两间睡觉屋,一间老两口住,一间曹东住,曹叶娘俩来了住在老人一铺炕,实在有些不方便。曹东收拾东西:“姐,你上我屋住,我一个男的在外面哪里都能住。”   曹叶拉住他:“东子,你要是搬走了,我们还怎么住得下?”她低声说:“爸妈那里,我这出门了的闺女又回来了,他们本来就嫌弃,你再离开家,那我罪过可就大了。”说什么也不让曹东走。   曹东说:“那这样,你跟小林睡我屋,我跟妈爸睡。”   曹叶抱抱曹东:“东子,姐净拖累你,给你添麻烦……”说着,又要掉眼泪。若不是曹东,她也别想这么快离婚。   “打住,打住,姐,你是我姐,别说那没用的,安心跟咱家住下,我那边房子竣工我就有地方住了。”   曹东已经快30岁了,如今还没成家,他是个有情有义的男人,身边也有几个特铁的兄弟追随。他长得不是很帅,但很精神,高高大大的身材,讲义气有担当。他很有女人缘,曾有过两个女朋友,处对象时,他是一门心思对待,结果先一个要结婚了跟他提出不愿跟老人一起过,他忍痛分手了。另一个在他事业最辉煌时遇见,事业低谷时离开。他现在也不急着找了,想等事业安顿好了再谈个人问题。   岳刚来厂里找曹叶,在门口警卫岗处站着。曹叶远远打量过去,他依然还是矮胖的蠢样,那饱满的一身肉,仿佛要从衣服里挣脱出来。渐渐看清他的脸了,一脸的不耐烦,哪里有一点让人爱的地方?越看越觉得陌生。   岳刚斜睨着远远走来的曹叶,她头发长长了,烫得大卷发,都束在脑后挽个髻,用一根黑皮筋随意勒住,几缕卷发有意无意地在脸颊上轻拂,添了风韵,比离婚前好看多了。刚有孩子那会儿曹叶把头发剪短了,烫得满头的勾,不难看,也看不出怎样好看。   “今天孩子上我那儿去,晚上我去学校接。”   曹叶嗯了一声:“记得明天早上送他上学别晚了。”看他还不走,“你还有事?”   “没事。”   他拿支烟出来要点,曹叶忙阻止:“这里不让抽烟,你想抽到大门外,没什么事我走了。”   岳刚忙伸手拦住,阴阳怪气地说:“我呢,也没什么事,就想看看你过得怎么样?”又探头看了看厂内,“你们厂不是要破产了吗?怎么还上班?是在垂死挣扎呢吗?”   曹叶恼怒地说:“你才是垂死挣扎呢!咱俩已经离婚了,我怎么样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没什么事就请回吧,别再来找我了”。   “哟嗬,有日子没见,你长出息了,敢跟我这样说话!”说着,又不怀好意地笑笑,“是不是跟你从前那个老相好好上了?你可记着,你老实点,别让我逮住了!”他狠狠瞪了曹叶一眼,才转身走出去。   曹叶很烦恼岳刚的阴魂不散,看着他远去的背影,那一身西服革履的行头,在外面人模狗样,装得倒是一本正经,谁知道他内心的龌龊?她心里气苦,嘴里喃喃骂道,人渣!想起他说的老相好,不禁酸楚。   (五)   当年让曹叶的妈妈死活不同意的对象是厂里设计室的秦远征。那时两个人一个科室,天天在一起,日久生情,秦远征画得一手好画,曹叶虽然不是专科毕业,但对设计很有悟性,又心思灵巧,两人很是志同道合。秦远征有艺术家的浪漫,曹叶又恰恰是个爱浪漫的女孩,在一起总有说不完的话,常常周末跑出去看海,爬山,快乐在曹叶的心里像花儿一样绽开。   曹叶长长吸一口气,仰起头,眯起眼,天上那朵云彩飘飘悠悠,不露痕迹地渐行渐远:那段日子该是她一生最开心的日子吧。其实之所以跟岳刚仓促结婚,就是想割舍这份不能在一起的痛苦。别说她父母不同意,就是秦远征家也嫌她家条件不好,是啊,谁不想找个条件好的?少奋斗多少年?   齐齐哈尔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靠谱?浙江羊癫疯医院有名吗癫痫病患者要树立怎样的饮食习惯武汉小儿羊角风能否治愈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