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星月】你的微笑,曾经慌乱过我的年华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7:28:05
无破坏:无 阅读:1824发表时间:2015-04-17 12:10:27 摘要:那些繁华忧伤终成过往,感谢你的笑容曾经慌乱过我的年华。    妍走进学校大门的时候,这里早已经不是从前的样子。时间一晃,匆匆十多年过去了。虽然家就这在这个镇上,但妍只在毕业后回过一次这里。那一次,也是十年前了。学校还是自己上学时的样子,而现在已经面目全非了。   正对着校门的仍然是学校的礼堂,只是那栋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白墙灰瓦建筑已经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一栋白色现代建筑。今天,是学校六十周年校庆。妍并不是特意为了参加这个校庆才从五百公里外的城市赶回来的。前两天,妍的母亲晾衣服时从椅子上摔下来,结果把手给摔断了。妍是回来看母亲的,哪知道正好听说母校的校庆就在这两天。   从前的班主任还在学校任教,十来年不见了,看着倒是苍老了许多。妍一直觉得没脸见班主任的,当时老师对他寄予厚望,但高考时她却没能考个好成绩。虽然后来也上了大学,但那是后话。师生二人聊起来也就没完了,却不知道人群里突然有人叫了妍的名字。回过头,在人海里寻找那个声音的样子,她的视线定格在一张似曾相识的脸上。   “怎么?不认识了?”迎面走来的男人笑容可亲,好像是在哪里见过,熟悉而亲切。可是,如何就想不起脑海里有这样一个男人的脸来。   “你是?”妍想着,如今这医学发达了,整容技术能把人整得要像谁就像谁,她实在想不起这张脸是哪位同学的。   “文啦。我是文!”   “文?”妍迟疑着。她记忆中的文可不是这个样子。文的个子可没这么高,而且文总是留着平头,文也从来不叫她的名字,只叫她姐。   文见她不敢相信的样子,立马解开衬衣的扭扣,露出脖子根处半个指头那么长的伤疤来。妍记得那伤疤,那是多年前文的父亲打他时,不小心弄成那样的。   “还真是文!你可比从前高多了。”   “我说姐姐,好歹也要让我长长个吧。”   妍笑了笑。已经有十年没有见过文了,如今这般遇见倒是像做梦一样。   两个人找了个安静的角落说话。如今的学校已经不是他们当初上学的样子,而如今的他们也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男生女生。   “这些年,你都好吗?”   文点点头。   “姐,你可老多了。”   “哎,岁月不饶人。姐都快奔四的人了,能不老吗?”   互相询问了对方的境况,各自成家,并且都已经为人父,为人母。   “姐,还记得咱们怎么认识的吗?”   文的一句话,把妍的记忆拉回到了学生时代。妍比文高三届。妍上高三的时候,文才上初三。虽然两个人在一个学校里,但从来不认识。他们的认识是在这所学校的最后一学期。那时候学校规定学生不让把饭菜带到教学楼里去吃,并且每天都安排了值日生,在午饭时间守在去往教学楼的两条路上。那一天,妍早早吃过午饭,因为刚刚失恋的好友没有去食堂吃饭,妍便打了饭菜准备给她送到教室去。平常,值日的学生就算看到高三的学生端饭盒去教室也都装着没看见,谁让高三那帮人在学校惹事生非是出了名的。但是,那天妍偏偏被不识趣的文给拦住了,而且死活不让妍带饭菜上去。因为这事,妍跟文理论了半天,最后却被文说得没法反驳。也就因为那样,他们就算是认识了。   那以后,他们总会在学校里遇见。可能是在楼梯上,也可能是在校园里,或许是在食堂里,有时候还是在放学的路上。文看到妍时,总是笑着点点头,好像那就是打招呼了。开始,妍不搭理他,但后来,妍也会回应他一个笑容。   那年夏天,妍高考意外落榜了,这在很多人的意料之外。而文却没有任何悬念地考上了城里的重点高中。当时城里有两所重点高中,一所是全封闭式教学,另一所是全开放式教学。全开放式学校的高中当时有个补习班,而妍后来就上了那个补习班。她一次也没有在学校里遇到文,那时她想,或许只是因为这个学校太大,人太多,所以他们才没有遇见。   直到有一个周末,妍到那所全封闭式的高中去见在那里上学的表弟。她在男生宿舍外面等待表弟的时候,意外地看到文背着书包从学校后门进来。因为当时隔得太远,而正好表弟又来叫走了她,所以她和文毕业后的意外遇见就那样擦肩而过了。那时候,妍才知道,文并没有跟她一个学校。   两个人聊起从前的事,好像那些往事就在昨天。文看了看表,说是到饭点了,便拉了妍去学校外面的餐馆吃饭。他们上学时,这学校外面没有什么餐馆的。因为当时学校也是实行半封闭管理,所以学生也没有什么机会出来就餐,因此学校周边的餐饮业也不发达。不过,现在倒是完全变样了。   文往妍的碗里夹了些菜,这个动作让妍有些陌生。妍的脑海里残存的是对文从前的记忆。因为文比自己小三岁,所以更多的时候是妍在照顾文。   “哎,我可真是老了,连你都长大了。”看到文的体贴,妍倒是感慨了一句。   “三十几岁的人了,你还当我是十几岁的孩子呀。”   妍笑笑。   “后来,我常想起高二那年冬天。我参加完期末考试走出考场的时候,你就站在教学楼下,那样微笑着看我。”   “那天晚上还上你们家蹭了饭。我记得那是我第一次去你们家吧。”妍说。   “那天,是我这辈子能想起来最高兴的一天。我妈做了很多好吃的,有我弟弟,还有我外婆,还有你,家里真的好热闹。”   妍的思绪好像也回到了从前。有时候,人与人之间的缘分真的很难说。原本妍和文各自去城里的高中上学后是没有交集的。可是,那么大的城市里,他们却又一次又一次的遇见。   自那次妍在表弟学校偶然看到文后,差不多又过一个月。有一天,正好是周末。妍放学后回外婆家,因为要路过照相馆,所以帮同学带了底片去洗印。因为她一次也没有去过那家店,只是大概知道位置,结果在十字路口的时候走到了街的另一边。看到外面墙上挂着照片,以为是洗印的地方,就头也不回地走进去。上楼的时候,一个男孩背一书包从楼上下来。擦肩而过的时候,两个人都看了彼此一眼,这一眼让两个人都呆住了。文笑着,像是从前在学校时那样点头跟妍打招呼。妍愣了愣,有些没回过神来。不过,当她回过神来时,文已经不见了。后来妍才知道自己走错了地方,那楼梯上去是图书馆,并不是洗印照片的地方。   后来的后来,文说,他去过很多次那家图书馆,以为会再遇到妍,但却再也没有遇到过。而妍却有些哭笑不得。她后来以为文是住那附近,所以每到周末的时候总是在那个十字路口的天桥上徘徊,以为会遇到文,但也再没遇见。当两个人都知道自己曾经做过那种傻事的时候,时光已经到了第二学期。   妍后来从表弟那里得知,表弟原来与文还蛮熟的。纠结了好几天,她写了封信让表弟带给文。但是,她等了几天也没有收到文寄来的回信。妍想着,是不是自己有点自作多情了,或许人家印象里根本没她这号人。   但是,有一天。是周六的下午吧。第一节课下课后,妍听同学说走廊里有人找她。妍没有多想,走出教室的时候,就看到文站在走廊里。两个人四目相交,彼此都笑了起来。文说,原来你就是妍,原来妍就是你。文一直不知道,他从高一时就知道的妍这个名字,会是他后来认识的女生。   那一天,文一直等着妍放学。然后,两个人散步着回家,一直从江边走到半城。那一天,文哭了,就在大街上,就在妍的面前。妍也哭了,她的手轻轻拍着文的肩膀,像是要抚平他的忧伤。   文的父母之前就离婚了。文被判给了父亲,弟弟判给了母亲。弟弟尚小,还在念小学。而他,因为知道父亲是在外面有了女人才抛弃了母亲,所以即便是法院把他判给了父亲,他也没有真正去跟父亲一起生活。就在前一个周末,父子俩意外在街上遇见。像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父亲先说了文母亲的不是,最终激得文在大街上跟父亲大吵了一架。父亲后来说,有能耐别去他那里要钱。文说,他从来没希罕过父亲的钱。即便是母亲再穷,他愿意跟着母亲。文的母亲为了挣钱供儿子读书,在城里找了份活干。文的弟弟留在老家跟外婆一起,而文每个周末都会回母亲租住的房子。虽然生活远不如有钱的父亲家那样好,但他却喜欢跟母亲在一起生活。   那时候,妍第一次知道了他们家的情况。一个十九岁的女孩,一个十六岁的男孩,十九岁的女孩不知道要如何去抚平十六岁男孩内心的伤,但她知道,她心疼这个男孩就像心疼自己一样。   那天以后,他们偶尔会有书信来往。因为各自的学习都忙,而妍更是希望文能取得好成绩,将来考一所好大学。那样,他便能改变他的命运,不用受父亲的委屈,也不用母亲那么辛苦。   那年高考,妍考到了几百公里外的城市上大学。八月底的那个下午。妍到学校拿了录取通知书,她和文就那样在人来人往的公园路上遇见了。放假之后,他们再也没有联系。那个年代,没有手机,也没有网络,他们也没有电话,要找到彼此真的不容易。文说,他一直想打听妍到底考去哪里了。因为文已经分了文理科班,而他也不再是从前那个班级,害怕妍以后再写信到那个班级信箱,他就收不到了,也害怕他们就这样断了联系。然而,缘分就是那样奇妙的。   后来,他们还是像从前一样鸿雁传书。妍说得最多的就是文的学习。虽然知道文的学习很好,但高考就像是人生的一个机治疗癫痫的卡马西平有副作用吗遇,人生的转弯也就在那短短的两天半之间。当初妍便是没能把握住,意外地落榜黑龙江哪个儿童医院看癫痫好,而不得不重考,浪费的时间和人生是补不回来的。   “知道吧,去学校接你那天,我困得要死。头一晚坐了十个小时的火车,然后又转轮船,累得我都有些睁不开眼。实在是因为答应你了,不然也不会连片刻都不休息,回到外婆家放下行李就直接奔你的学校而去,我连自己家都没来得及回。”   “谁让你的心里只装着我呢?”   如今文说这话,妍也只是一笑嫣然。从前的从前,虽然文一直叫她姐,但是她也并不只是把文当弟弟看。她喜欢这个比自己小三岁的男生,说不清楚为什么,但就是喜欢。也许是他的忧伤,也许是他的笑容,也许是他第一次在教学楼前把她拦下时的理直气壮。但是,她知道,即便是喜欢,也只能放在心里就好。等到文上了大学,或许,或许那个时候她可以告诉文。   那天晚上,他们吃过晚饭黑龙江哪个羊癫疯医院看的最好后一起去逛了街。在广场的喷水池前,两个人经不住旁边做照相生意老板的推销,还在喷水池前合了影。然而,那张合影也成了妍和文这辈子唯一的一张合影。他们的笑容定格在照片里,无论时光如何流逝,那曾经的美好是不会淡去的。   文送妍回去的时候,妍已经累得有些走不动了。文第一次背了妍,也是唯一一次。两个人的心脏第一次靠得那么近,不用任何的话语,仿佛一切都在不言之中。后来妍在给文的书信中这样问道:你会不会介意我比你大三岁。文在回信中这样说:不会,因为你是姐姐。妍明白,那就是他们的结局。没有开始,也没有过程,只是这样一句话,便定格了他们之间的点滴。在文的心里,原来她一直只是姐姐的角色。   后来,妍接受一个男生的追求,成了那个男生的女朋友。而文也在妍大三那年考上了海南的一所大学。他们,从地域上越来越远。妍在书信里说:你去那么远上学,我便无法去看你了。文回信说:没关系,我们会在彼此心里。   妍,毕业了。留在了上学那个城市工作。文在海南,遇见了让他心动的女孩。而后来的后来,那个女孩成了文的妻,孩子的妈。   文后来带那女孩回了家乡工作。在他们曾经游走的城市里,曾经一次又一次遇见,一次又一次擦肩的城市里,文从事与他专业相关的工作,做软件开发一类的,而且做得很好。他在城市里位置最高的地段买了房子,然后把他的母亲接来一起生活。而妍却再也没见过文。   “阿姨现在好吗?”两个人饭吃得差不多的时候,妍才想起了文的母亲,那个做得一手好菜,对她也很亲的女人。   “挺好。每天接送孩子上下学,好像那便是她最开心的事。只是,她常念叨你,说我在海南上学的时候,你每次回来都去看她,结果每次都没机会给你做好吃的。”   “那下回有空,我一定去,把过去的都补上。”   文笑着点点头。他的笑容温暖,像是阳光暧暧地洒在身上。   两个人走出餐馆的时候,彼此留下了联系方式。妍看着文,他的身上早已经找不到当初的影子,而他也不再是需要自己牵挂的大男孩。虽然曾经的那些话没法说出口,曾经的那些情感没法让他明白,但她又庆幸那些话从来不曾说过。因为他们,还可以像现在这样,在彼此的眼眸里找到当年的温暖。   互相转身,然后往相反的方向走去。妍的脚步有些沉沉的,她偷偷停下来回头看文,而文的身影却正在远去。轻轻一声叹息,当她再次转过身来,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文在手机上发来短信:你的微笑,曾经慌乱过我的年华。看着那短信,妍淡淡一笑。多年之前,这段往事似乎可以随风了,因为当初并不只是她一个人那样傻傻的执著过。 共 478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4)发表评论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