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文章 > 正文

『流年-梦里花开』情难解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7:45:51
1
   春天的傍晚,夕阳早已没入西林了,只挂些残残淡淡的昏黄带微红的光在天际的唇线处柔柔散着。
   会议结束的时候,已经是下午6点半光景,望着熙熙攘攘地挤出会议室的人们三三两两地朝着各自的方向奔去,萧竹君一脸迷茫,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往哪里去,是回家还是继续呆在办公室去看会书?他慢慢地在那铺满五颜六色的鹅卵石的小径上徘徊着,凉凉的微风从两边的竹林里穿过,竹枝摇曳,发出一阵阵簌簌的声音,他伸手去摘了一枚干枯的叶子,放在唇边轻轻地吻了一下,没有一丝感觉,他抬头望望逐渐昏暗的天空,感觉好无聊。
   于是,他拨响了老水的电话。“喂,老水,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哦,我在办公楼下等你。”
   “好的,我一会到。”电话那头传来爽快的声音。
   老水是个知识渊博,在同行中可谓出类拔萃的重量级人物,不管单位的还是局里的大小业务会议,大都要请他参加。他为人又爽快坦诚热情,所以人缘特好。但是又有一个比较耿直的毛病,在上司面前不会弯曲自己。因此,有很多可以得道的机会,都与他擦肩而过了。但是,也许读书太多了,或者受老庄的影响太深了,他从来没有为自己的不得志而抱怨人生,他总是激情洋溢,无论说话还是做事都让人感觉他有一种使不完的劲,因此,虽然他已介入知天命的年龄了,但是看上去要比同龄人年轻许多。
   萧竹君和老水的接触始于三年前,他刚从外地调来,对这里的一切都很陌生,尤其是人际关系,更让他难以捉摸。一下子到了一个新的陌生的环境,什么都得从头再来,但是他又是那种不善和人套近乎拉关系的人,因此有时候就感觉周围的气氛非常冷漠,感觉同事们都整天忙碌得不得了,上班了就忙自己的事情,下班了就匆匆赶回自己的小家,就像连轴转的车轮,从来没有停下来歇息的机会,人与人之间就好像隔着一层厚厚的墙,很难进行交流,最多也只是礼节性地打个招呼,很少在一起倾心谈笑。每当此时,他就很怀念原来的生活,后悔不该一时冲动不安分离开自己熟悉的不能够再熟悉的那个地方。
   就在这样一个心理状态下,萧竹君认识了老水,老水给他的感觉,就像个亲切随和的老兄,没有一点倚老卖老的架子,他可以和任何人都构成一个很富有生气而且有亲和力的工作生活氛围。因为老水的年龄比萧竹君的年龄大了一轮还多,所以萧竹君就时时尊他为老师,又因为手术该如何治疗癫痫病他们在情趣上的相投,所以,他又将老水当作挚友,无论工作还是其他诸如文学方面的事情,他都向老水请教,老水也很欣赏他这个年轻谦虚的大后生,这样接触时间长了,他们便成了很好的朋友,老水也帮了萧竹君很多忙。
   说起吃饭,本来早该请老水的,不只是因为他帮了他不少忙,更主要的是能够交到这么一个良师兼益友,确实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只是平时各自的生活忙碌之故,可以坐在一起的机会很少,所以这件事也就一拖再拖,到了现在。今天萧竹君再次想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就感觉自己心里有点不好意思了。
   “喂,小萧,我来了。走,我们到哪里去?”萧竹君还在楼下盘桓等待的时候,不知道老水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的身后了武汉治疗癫痫手术,老水什么时候都是那种精神焕发的样子,仿佛身上洋溢着无穷的力量,所到之处,总是感染人的情绪。
   “你说吧,找一个你比较喜欢的地方。或者我们去居仙亭吃饺子吧,那里的饺子很有特色的,氛围也好。”萧竹君征求老水的意见。
   “好,走!”老水很干脆,说话干脆利落,从来都不拖泥带水。因为到居仙亭需要走一段路,所以两个人就各骑了一辆单车上路了。“本来,今天下午在局里开过会后,李头喊我留下来,说有点事情,我没答应,我估计也是吃饭的事情,我们好长时间没在一起撮了……”
   “那赶快给他打个电话,请他过来,人多也热闹,再说,我也早想找个机会请他的。另外也把林喊来。”萧竹君打断老水的话说。李头是局科室的一个主任,他的名字叫李周全,因为他是他们的直接业务领导。所以他们就经常喊他李头。萧竹君在原来单位的时候,由于平时和他的交往较多,所以和李头也很熟悉,到了新单位后,虽然在一起吃过几次饭,但是都是工作上的事情,真正像这样很随意的时候还没有过,因此一听老水说李头,他就积极主张请他来。
   “好,我现在就和他们联系,看他们有没有时间。”老水拿出手机很快就把这些事情搞定了,和他们约好10分钟后到指定地点集合。
  
   2
   十分钟后,萧竹君、老水和李头按时在居仙亭相聚了,只差林没来了,他们先点了四个菜,报上饺子种类和数量,然后给林打电话。林是个工作很严谨的年轻人,由于工作出色,很小的年龄就被提拔为单位的中层领导,手下管着百把号人物。
   给他打电话的时候,那头正忙音,无法接通。过了一会,林回话过来,说头找他有事情,不能来了,很抱歉,让他们先进行。
   老水一听这话,就来气了,现在是下班时间,头找他会有什么事情呢,一定有饭局,去陪他们了,不禁骂了一句:“这臭小子,领导一句话,就把我们给摔了,真不够哥们。以后不理他了。”
   李头忙劝道:“人在官场,身不由己,应该理解。我们先进行吧。”
   于是他们先要了一瓶价格偏高的高浓度的泸州淳酒,每人斟了满满一小碗,边喝边谈些不着边际的话题,后来不知道一个什么话题让两人慢慢地不知不觉地把话题转移到了人与人情感的事情上了。
   老水和李头是一对好兄弟,二人已有二十多年的老交情了,于是坐在一起自然便称兄道弟,尽管两人年纪都不小了,但是看着他们在一起谈笑风生的样子,那种亲密的友情又使他们焕发出了青春的活力。萧竹君一言不发地看着这对患难兄弟,真的很羡慕,想到人的一生能够有这么好的挚友,也足够幸福一辈子了。
   酒到尽兴处,李头说:“水哥,我提议,我们现在开始一人讲一个自己最尴尬的事情,如果讲不出来,就罚酒一碗。”
   老水拿着竹筷敲了一下碟子,应声说道:“好,我严重同意,你先来。”
   李头端起酒押了一口,开始了深沉的追忆。
   那是几年前的事情了。那时,李头和科室的几位同事到某饭馆吃饭。饭店的老板得知李头是科室主任,正好有件事情想求他帮忙,于是便也凑到桌上和他们一起套近乎,并很大方地说这饭就当我自己请客了,所以结帐的时候,说什么也不要李头的钱。李头说,吃人家的饭不给钱算什么回事,老板说,你太见外了,以后我求你们帮忙的时多着呢,一顿饭算什么呢。于是和李头推来推去,最后还是把钱装回了李头的兜里了。
   不料,这件事情过去了大半年了,突然有一天,那饭店老板找到李头家,拿出账本要账来了。那天,碰巧李头出差不在家,他的妻子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很生气地把那人赶走了。等李头回来后,妻子就一古脑地把早已准备好的难听话给他泼了一头,说老李你还是个人吗,你咋能做那种丢人显眼的事情,吃了人家的饭不给人家钱,咱就穷到这份上,让人家找上门来要债,自己就那么不值钱吗,整个把李头弄了个云里来雾里去,不知道就里。他好不容易把妻子劝冷静了,才知道是那么一回事。
   这件事确实让李头很气恼,没想到那老板怎么是这样一个人,让他这个在社会上还有些头面的人脸往哪里搁啊,他越想越气,第二天一早上班的时候,特意拐到那饭馆,不巧老板不在,老板娘看着这个脸色冷漠的人,想问有什么事情吗,结果还没等开口,李头就把六十元钱往桌子上一摔,留下一句话“你家老板回来后就告诉他,我觉得人活到这份上太丢人了”就离开了。
   李头说到这里的时候,他那微红的眼睛里露出了几丝伤痛,他叹了口气说:“水哥,小萧,你们说,我活了这大半辈子了,人与人之间这份情到底是什么东西?我到现在还真弄不明白。你们说这世间还有没有真情啊?”
   老水接过话题过来:“世界上什么东西都容易解释,但是最难解释的恐怕就是这个‘情’字了。我也给你们讲一件我最尴尬的事情。”
   那时七八年前的事了。那个时候,老水先前的一个的学生,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了一个偏僻的山村教书。那个地方是鸟都不愿意逗留的破地,生活条件极差,这个学生又到了婚娶的年龄了,谈一个对象吹一个,都是因为工作地方极差,没人愿意陪这样一个人来这里遭罪的。眼看着别人一个个地成家抱孩子了,他的这个老大不小的学生还是八字没一撇,所以就想离开那地方,所以就找老水来了,想请老水帮忙把他调到市区哪怕是城郊也好。
   老水是个很热情的人,他看着眼前这个穿着不修边幅有点拘谨的学生,于是就去找王局。老水和王局说好这件事情的时候,就让他的那个学生去局里见一下王局,结果他的那个学生来了后说什么也不愿去见王局,塞给老水二百元钱,让老水去麻烦人家,老水看着他,知道山里人有点害羞,胆怯,也就不难为他,想也没想就接下来,等有时间请王局坐坐,以感谢关照之情。
   谁知道,事情过了几个月之后,那个学生竟然找到老水要那二百元钱,原因是工作没有调成,钱自然该退回去。老水一听,很生气,说怎么会没有调成呢,他急忙去找王局。王局说已经给人事科打过招呼了啊。老水到人事科查问这件事情的时候,才知道调令开错了,开给了另一个和他学生同姓同名但是字不同的人了。弄得老水哭笑不得,但是事已至此,也没有办法了。看到这些,老水也不好再说什么,只好等机会了。
   老水说那天走出人事科的时候,想着他的学生正在等着给他要钱,他感觉自己真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不知道该怎么给他的学生解释?没办法,只好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二百元钱,把他的学生打发走了。
   说到这里,老水顿了一下,喝了一口酒,眼睛有些湿润,声音有些颤动:“这个学生当年考大学录取的时候,因为录取的学校不如意,我亲自跑到省城,想办法把他的档案调出来,换到一个比较合适的学校的,为他费了不少力气,可是这件事情却办的如此伤心。说真的,我老水给人家办了许多事,从来没有收受过人家的东西的,现在想起那件事情来,唉,我就感觉我是这个世界上最蠢的人了。好了,不说这些了,来,我们喝酒。”说罢,脖子一仰,半小碗酒就进到肠子里去了。
   透过蓝色的落地玻璃窗,天色已经渐渐地暗下来许多了,昏黄的霓虹灯蒙胧着眩惑而柔和的光,那些匆匆来往的人如鱼穿梭似的奔忙着。萧竹君看着眼前他们兄弟两个,一边不停地给他们倒水服务衣服,挺羡慕的,一边专注地听着他们谈论着令人回味幽深的往事,一口接一口地押着可以让人兴奋也可以让人伤感的酒,心里在想,什么是情呢?情有多重呢?……两个都快到退居二线的人还这么关注人情,思考人生,他们那种认真的神态,那种慷慨的深情,一点都没有衰老的迹象,如果人们都能够像他们两个现在这样的心境有多好啊。在这里,没有长老之分,没有高下之别,抛开了烦琐的事物,在一起拉拉家常,谈论对生活的体味和感悟,那种默契、随意和亲和的氛围,是不是在诠释着情的含义呢?
  
   3
   不知不觉中,时间已过了两个多钟头了。盘子里的菜几乎没有动,一瓶酒已经消灭殆尽了,萧竹君知道他们兄弟两个都是酒量丰富的人,再加上逢遇知己,自然一瓶小酒是满足不了他们的兴致的,要喝就喝个痛快。于是他不顾老水他们的劝阻,又起身又要了一瓶。
   就在刚要启瓶的时候,老水的手机响了。他打开一看是林的号码,就啪地给挂断了,可能是喝了点酒的缘故,老水生出些小孩子脾气,还在跟林怄气。就这样响了,关了,关了,响了,屋里就剩下这响声了。
   李头忍不住说:“水哥,接吧。”
   老水一脸倔强地说:“我不接就是不接。领导找他有事,他就去陪领导,我们找就不能来了,什么人,我算看透他了。不接,我今天晚上不会接他的电话的”说罢,就关机了。
   那里关罢,李头的手机又响了,不用说还是林的。老水不让接,李头说:“我来接吧,不要让林焦急了……喂,三分钟到啊……林,你要是忙,就别来了,我们理解你……一定来啊,好,我们等你……路上你小心点……”
   李头关了手机后,朝老水笑了笑,“水哥,别气了,林,三分钟后就到。你看我们怎么进行?”
   老水嘴上是那么倔强生气,但是真的听到林还要来的时候,也就没有脾气了,长出了一口气,道:“林来了,还说明他还在乎我们,要是他今天不来,看我恼不恼他。那,要不我们就不要开酒瓶了,等林来了以后我们再继续?小萧,看我们要的饺子好了没有,告诉他们先不要急着上来,等林来了后再上。”
   李头朝萧竹君偷偷地笑了笑,说:“我就知道水哥怎么会那么小家子气呢。”
   话音未落,林来了,一看那脸色就知道喝高了。林一进门就抱拳道歉:“今天真对不住兄弟们了,真是身不由己啊。还请兄弟们谅解啊。”
   老水指了指身旁的一把椅子道:“什么也不要说了黑龙江癫痫病最好的是哪家医院,你能够来,说明你还够兄弟,坐下,你说我们下面怎么进行,我们可是等了你一晚上了,专门给你点的菜还没动呢。,你说吧,怎么进行?”

共 5954 字 2 页 首页12荆州哪所医院看儿童癫痫病好s="next">下一页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爱情文章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