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伤感散文 > 正文

【星月】结束,是个沉重的话题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17:56:09
无破坏:无 阅读:1312发表时间:2016-03-07 20:50:39 摘要:倘若能以一颗平常心看待始与终、成与败、得与失,学会顺其自然,人生,便会获得一种超越时空、超越生死的智慧与淡然。即便“曲终人不见”,依然会“江上数青峰”! “结束”,当我写下这两个字的时候,心中莫名地隐隐作痛。世间,有相聚就有分离,有开始就必有结束。“结束”,似乎是一个永远也绕不开的话题,就像横亘在人生路上的一块巨石,你搬不走它,也根本无法跨越它!   相信,每个人都曾遭遇过“结束”。每当有一个新的开始,一定意味着刚刚走过一段旧的“结束”;而在这个“新开始”的末端,也必有另一个“结束”在虎视眈眈等着我们。它面目狰狞,哂笑着,血盆大口中,尖利的牙齿闪烁着道道寒光,一直静候着我们,静候我们乖乖地走进它早已布好的罗网中。   第一次深深刺痛我,并促我思考的,是我的一名学生。女孩子娇俏玲珑,乐观开朗。年方二十的她,正处于无忧无虑的求学生涯。有爸爸妈妈宠着、疼着,有老师和同学关心着、爱护着,她的脸上始终洋溢着幸福而快乐的笑容,直到有那么一天——毕业离校的日子突然降临。   就在年初,女孩儿愉快地度过她的大学生活,即将要走出校门,奔赴实习单位了。与女孩子一样,那几天,是所有行将离校的学子们最难过的日子。对于大多数孩子们来说,一旦走出校门,也就意味着此生中“学生角色”彻底结束了。也许,从那一刻起,再无可能走进窗明几净的教室,也再没有权力聆听老师的谆谆教诲。看得出,他们每个人,都十分珍视剩下的时光,都万分留恋那片热土,舍不得离开老师,也舍不得离开朝夕相处的同学。常常看到他们眼含热泪,或默默徜徉于校园中,或痴痴凝望着高耸的教学楼。有的同学,反反复复摩挲着自己的课桌凳,恨不得能把教室里的一切布置都深深刻进脑海里;而更多女生,三三两两抱成一团,早已泣涕失声。   “结束”这个词,折磨着他们,更折磨着突然变得沉默寡言的女孩儿。她眼睛红肿,脸上的泪痕清晰可见。我是强忍着悲声将她送出校门的,即便这样的离别也曾经历过无数次。我本想用“放眼未来”这样的话语来安慰她,然而,那时,我分明感觉到,这样的一句话,相比于离别的重重伤感,竟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一个寒假,激荡的心刚刚得以平复。然而,面临开学季,女孩儿在微信朋友圈发出的一条动态,又一次揭开了带着血痕的“伤疤”——“武汉哪家医院能治疗羊角风开学,别人都开学了;而我,已与开学无缘!”   透过这条动态,穿过遥远的时空,我似乎看到了女孩儿朦胧的泪眼,也听到了她心底长长的叹息声。我想象着,当她颤抖着双手发出这条动态时,她的心里,一定充满了无尽的惆怅与失落。这种失望而悲凉的情绪,就如一只饿狼,大口大口啃噬着她脆弱的灵魂,痛,仿佛要将整个身心撕裂,搅得她彻夜难眠。   “结束”,多么可怕的字眼!女孩儿如此,而那些自诩为拥有“钢筋铁骨”的男子汉,又当如何呢?   台湾诗人余光中在《我的四个假想敌》中,将自己的四个女儿,比作了他这棵果树上“不胜负荷”的四颗果子,而未来的四个姑爷,则是“目光灼灼,心存不轨,只等时机一到,便会站到亮处,装出伪善的笑容,叫我岳父”的四个“敌人”。这一点,恐怕是普天下出嫁过女儿的父亲们,所共有的心理感触吧。人们说,女儿是父亲上一辈子的情人。将自己的掌上明珠,将二十多年辛辛苦苦抚养成人的女儿,有朝一日,拱手让给一个陌生男子,做父亲的,他心里的痛,没有几个人能够深切体会。这种痛,说白了,完全源自于“结束”——乖巧女儿承欢膝下的日子,随着女儿穿起婚纱,将会彻底宣告结束。很多父亲,当他们用自己不再挺直的脊梁背起女儿,将她送往迎亲队伍中时,感情的堤坝瞬间崩溃,心如刀绞,不觉早已老泪纵横……   中国传统民间文化中,自古就有“哭嫁”一说。女儿哭,哭的是少女时代的“结束”,哭的是从此飞离巢穴、远离父母的痛楚;父母哭,哭的是不舍女儿远走他乡,哭的是与女儿朝夕相伴的日子已然“结束”。   其实,做父母的心里都很清楚,女儿迟早要嫁人,那个“结束”的日子迟早也会来临。在他们心里,曾不止一次地想过,女儿出嫁,意味着她将要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了,父母本该为女儿高兴,本该为女儿祝福,可是,当“结束”猝然来临,眼看心爱的女儿跟着一个不知底细的男子渐渐走出视野,仅有的一点理性,刹那间土崩瓦解,剩下的,唯有对“结束”的莫名伤感,唯有四目默然相对的涕泗横流!   这,让我想起了二十年郑州哪家癫痫医院治癫痫比较好前,想起了那个冬日暖暖的上午。当老岳父将我的妻背到婚车里时,一向不苟言笑的老岳父眼睛红了,老岳母更是一边絮絮叨叨反复叮嘱女儿,一边不停地抹眼泪。在场的亲戚朋友,笑容里含着泪花,泪水中强挤出欢颜,就那样一直矗立在薄凉的风里,挥手告别,直至汽车转过街角,消逝在烟尘中。那一刻,妻再也抑制不住奔涌的感情,猛然伏在我的背上放声痛哭。苦涩的泪水冲刷着脸上的脂粉,也尽情释放着她内心深处的凄凉。   我没有女儿,无法与余光中先生,还有我的老岳父感同身受。可是,我有儿子。他,迟早也会羽翼丰满,终有一天,会离开我们老两口,带着他美丽的新娘组成自己的小家庭。而这,又何尝不是一种“结束”呢?   当我与一位过来人——老Z交流这个话题的时候,老Z哭了。他告诉我,就在儿子新婚的那一天,本来一片喜庆气氛,然而,陡然间,他的心,似乎被什么东西狠狠揪了一把,霎时,眼眶湿润了。其实,在西安癫痫医院当时,他并没有搞清楚这是一种什么状况,而且,那种感觉稍纵即逝,不着痕迹。事后,老Z细细思量,终于明白,“所谓父女母子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断地目送他的背影渐行渐远……而且,他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年少时,作文中特别喜欢用“永恒”一词。年岁逐增,才渐渐明白,世上又有多少“永恒”可言!所谓的“永恒”,大多时候,只是一种自欺欺人的良好祝愿罢了。曾经相信,时光是永恒的,然而,这样的“永恒”,无非是由一个个的“开始”与“结束”组合而成的。少不更事,也曾相信亲情是永恒的,何尝想到,父母亲终有一天也会离我远去。就如今天,我的父母已然深埋于黄土垄中,哪怕喊一声“爹娘”,都已成为奢望。情窦初开,还曾幻想过爱情是永恒的,可是又有多少爱情能抗得住诱惑的冲击,禁得起岁月的蜚短流长?原来,我们所渴望的“永恒”,只不过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海市蜃楼与空中楼阁。   看穿这一点,便有些憎恨我们的祖先。就像当年周瑜大都督慨叹“既生瑜,何生亮”那样——祖宗既然创造了“永恒”,何必还要再创造“结束”这个词汇!我不想提“结束”,讨厌“结束”,甚至,由此而畏惧与逃避所有的“开始”。   草就此文时,与朋友交流,他对我说,“不要和我说‘结束’,我不喜欢‘结束’!仅两个字,已让我心痛,如有可能,我希望永远没有‘结束’!”   然而,世事又怎能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一曲优美的歌儿会结束,一个动人的故事会结束,一段美好的感情或许也会结束。甚而,一个年轻美丽的生命,突然遭遇巨大变故,就如一朵盛开的花儿,瞬间零落成泥……   所有这些“结束”中,最令人痛彻肺腑的,莫过于生命的终结。这样的“结束”,印着血与泪,足以青山易色、江河滞流。然而,那些细微的、不经意的“结束”,又何尝不动人心魄呢?   “结束”,就是一个幽灵,如影随形,驱不散、赶不走,无时无刻不在纠缠着芸芸大众。它又像一个梦魇,不期然,就会闯进梦里,压在人胸口,沉在人心间,使人连气都喘不过来。   世间的万事万物总是这样,有大必有小,有高必有低,有生就必有死。恰如一枚硬币的正反两面,既然我们欣然拥抱它的A面,就应该有勇气直面它的B面。“开始”与“结束”同样如此。   延参法师曾言:“心若不动,风又奈何。你若不伤,岁月无恙。”是的,倘若能以一颗平常心看待始与终、成与败、得与失,学会顺其自然,人生,便会获得一种超越时空、超越生死的智慧与淡然。即便“曲终人不见”,依哈尔滨癫痫病手术治疗费用然会“江上数青峰”! 共 3032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7)发表评论

热点情感文章

伤感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