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近代诗词 > 正文

【柳岸】孩子不哭(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42:54

【题记】

孩子,别哭,人生的聚合和分离本就是一次长大。我们歌里笑、歌里跳,然后我们又奔跑着四散,那是世界在给我们翅膀。它告诉你,梦在脚下,飞是美丽!

【一】

从没想离别可以这么折磨人。

一夜“滴答滴答”的小雨,敲得世界太安静。这是从小到大,雨给我的第一次不安宁。

一次一次从床上爬起,走廊里站站,一次一次熟悉的门边听听,那气息熏的人眼眶痒痒的。

王慧斌过来,抱着臂膀推:“去睡,快去睡,你这样天天熬,身体怎么受得了?”

被人爱,话到柔软处总会泪眼婆娑。我是不经爱语柔软的人,虽然总努力坚强,但太多时候我还是水女人。

回身,冲她笑,也努力的平复自己:“这两天,没熬夜,就是下雨,睡不着,出来转转……”

我们相拥,都不把感情延伸到不舍,仿佛那是罪一样。但那些心思,大家就都是懂的。而我的眼泪,在所有人也算“臭名昭著”吧,所以便就都小心不“惹”。

室友三人里,最平静算闫了,她说她不“爱”,被她人煽情的时候,她会成功遁隐。“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漏洞,可是大家也再懒得就此展战。世界平静,世界也崩溃着,都在心里。

四点,三个人就不约而同开始起床。

起床干啥?穿衣。

穿衣干啥?卧床再睡。

睁着眼听呼吸,谁都不说话,都不想打破那平静。

魏姐姐神经病一样,头一天喝了一杯咖啡,一夜便没睡。我没说我没喝咖啡也睡不着,只是不能再敲字,我很燥。

“起了起了,起来把自己的床铺收拾好……”

“起来,起来。先喝水,多喝点儿,考试了,上火会考不好的!”

魏出去了,闫出去了,她们开始四处游动,我却迟迟待宿舍里,不想出去。

看着时间一点一点挪,挪到6:20,我走出,跟往时一样,进每一个宿舍:“孩子们,起,快起。孩子们起床了,起床了。”

笑脸,仰头,迷糊的眼睛,开始萌动:“老师,今天穿不穿校服,可不可以穿家服?可不可以不穿长裤?”

地下跑的,床上爬的,躺在床上等你“拉”或者“拍”的,好像都关心这个。

最后一个晨就这么打开。

昨晚学部有令:给孩子们自由,今天喜欢穿啥就穿啥。

沸腾开始,孙锦洋又赤脚在宿舍里溜达南北。袁义峰眯着笑眼叫:“老师……”声调长长的。命令孙锦洋穿鞋,又回过头使劲虐虐拉腔拉调的呼叫者。

袁义峰细瘦的身板,抱怀里,使劲,再使劲,直到始作俑者龇牙咧嘴惨叫:“老师,老师,我是说咱们还散步不?”

我压低声音假恐吓:“能不能别叫,能不别叫啊?起,按平时的样子!看我不忙吗?快,收拾!”

张丰瑞小脸萌萌的,眼睛笑眯眯的“小暖男”,不打招呼也不行,伸手过去:“起,快起!”

“老师,我就起呀。”张丰瑞一个鲤鱼打挺便蹦起了身子。

一个一个转,高旭阳、王卓凡、兰正昊,总是早早就整理好自己的床铺,摆放洗漱架的,抢收垃圾的,就这么看看叫叫,进进出出,拉拉扯扯,拍拍再打打,一轮下来,便要再换一下脸。

“快点,快点,今天考试,咱可别迟了。”

530居然今天居然转换了一种招式,他们不再追,不再赶,不再钻宿舍里扎堆说小秘密;他们一个一个宿舍里收拾完,站楼道,低着头,猫着腰,拉了一圈,先是低低的,还是低低的唱歌,他们开始唱一首歌:

“我们哭了,我们笑着,

我们抬头望天空,星星还亮着几颗,

我们唱着,时间的歌,

才懂得相互拥抱,到底是为了什么,

因为我刚好遇见你,留下足迹才美丽,

风吹花落泪如雨,因为不想分离,

因为刚好遇见你,留下十年的期许,

如果再相遇,我想我会记得你

……

这词初听很美,再品有伤。圈在大,一个一个小影子加了进来,这自发自有它的魅力处。它打得我所有的坚强都早已溃不成军。

潘登政开始挨个儿跟每个人握手,王泽华开始拔高了一些音节。王卓凡跟高旭阳一人抢了一袋垃圾,远远的低头收拾,不敢再靠近,石愈的脸开始下沉,高炜峰开始钻宿舍里不再出来。石学毅又挤眼睛,我赶快假装沉脸,可是小屁孩们的煽情术也真是世界级的。石愈的眼泪出来了,高炜峰的眼泪也出来了。

我的,我的呢?我得赶快把自己藏起来,我怕我的洪水泛滥后没人可挡。我跑进宿舍赶快去拿我手机,“来来来,我给你们照相。都不许哭啊!考试是肯定没问题的。这是你们六年的所有总结,不会太难,但要靠你的细心和耐心。”很成功,我的眼泪便憋了回去。

“你家的孩子真亲,感情真丰富,人说孩子随爹妈,你跟老单,你们的孩子,感情这一块还真是没说的……”石姐姐凑过来,眼圈有些微红。

被她再煽情我赶快投降,把头埋向她的肩膀处:“姐,你可不能说,再说我就要撑不住了。”

悄悄话出溜完,我又放大声音笑:“孩子们,石老师每天那么辛苦,你们跟石老师照个像吧……”

什么是孩子,这便是孩子,即使前一刻泪眼汪汪,下一刻也会立马脸上见花。可是今天的挑逗总有些失败。刚笑完,那歌声又响起了。

那么,想唱就唱吧!谁说多情不是美,哭哭总是罪?

谁说的?管它呢。只要孩子们可以尽情一次,怎么都好。

“唱吧,唱吧,想唱就唱大点儿。”

“嗯,孩子们大声唱,你们是最棒的。”我首肯,石老师也大声给与特权,这在公寓楼是特例。石愈又开始眼圈泛红,郄冰元,高炜峰,一个一个都那样,他们哭完了我的,我便就只剩抱抱了。

一个一个把他们揽怀里抱,抱完,再找可调节的小鬼头调气氛。电话铃声恰好响,心头又一热,还有人一样的不放心和纠结着,赶快接。

那边的声音便来:“肖老师,怎么样?孩子还好吧?”

我笑:“好着呢,很听话!”

“那就好。”

那就好!说起来简单,可它又带了多少的心血和习惯啊!还是不放心,放不下啊!这就是爱。

所有的感情都积聚在一点时,有时候就又成了一种波澜不惊,餐厅里是跟女孩们聚集的时间,可是远没有宿舍的那种空间。但亲情感情一点也不比这些小小子们差。魏荣菲总喜欢在你过来过去时看着你发呆。

“又看,我脸上有花呀?别把我的花看没了哈。”其实我没说我也喜欢看她们,每一个男孩女孩,只要他们笑,心里就很幸福。或者说能哄她们笑,心里很幸福。

吴佳曼不好好吃饭了,小家伙说她要减肥,可小丫头总弄颠倒,我们便重复一个笑话:“又错了吧?又,又,又……”然后大家一起笑,我喜欢这样都笑着。

张宏韵小丫头现在不会哭着泪眼巴巴说我给她的菜多了,而且每次加汤,我有意加,她会灿烂笑,这成了我们的默契。

【二】

餐厅转宿舍,第一次不再回教室添水。各路封锁,说是考试。回宿舍的女人说的最大的保证便是“不哭”这个词。

她们说,我听着,尽量不做声,因为我对自己没信心。

“不许哭啊!小苹果,不许没出息。”

叫我,我也不理。但在心里是有答案的。然后,魏姐姐在那里开始了假嚎。“啊啊啊,我要回家!呜呜呜,我要回家。”

我知道她在遮盖一种情感。但我骂:“你神经了?嚎啥嚎?出去,出去,要嚎到你家孩子宿舍嚎去……”

她也知道我的假骂,接着假嚎,而我的眼泪却再也忍不住了,闫正好又开始往肚子灌水,我便开始嘟囔:“我不要在这里待了,可不可以暂时请个假,等孩子们走了再回来啊!”

因为我突然想到了这一分一秒的煎熬:想到了孩子回来,想到了我的不坚强,我想逃跑。

然后闫便赶快伸臂抱住我,我的眼圈染红了她的眼圈:“我知道你不舍得我们,不舍得就不要走嘛!不回去啊,不教书了啊!就在这里待着吧。”她把我抱抱的紧紧的,我便开始放肆哭。也不说我的感情还没到我离开那刻,我只是害怕我经受不了孩子们的那关。

我含糊不清嘟囔:“不行,不行,打死我也不在这儿待了,我要回家,呜呜呜,我就要哭,就哭,你们谁爱坚强谁坚强去,反正我就是个懦弱的人,我就舍不得他们,我就这样……咳咳咳,管你们呢……”

然后,闫哭,魏哭,三女人的伪装就都被拆装成了七零八落的一团泥。这样也只片刻,便又静默了,魏开始听情歌,颜开始又唱“成都”,我在敲字憋眼泪。

老单站外面叫,我便赶快抹一下眼睛往外跑,算这次他应该第三次又上公寓了。

又一次,他挨个儿检查孩子的包裹衣物。一个一个摸,这个是谁的,那个要放哪里。“这些孩子太不知道操心,只有都放好了,才不会乱,要不待会儿就丢了。还有这些书,他们能拿走的就都拿走,拿不走的就都放下面的走廊书架吧。”他说完了又说:,“那我走了啊。”

这是多不放心啊!这便是又一个师者。听着那压抑里的歌和沉默的空气,该打扫的早又挨个的清扫了一遍,但没有人喜欢再待寝室,便各自抱着手机去找安静的角落去疗伤。

魏在唱情歌,闫在唱成都,我听着成都,躺在潘登政床上翻手机里的照片,翻我写的那些旧字。翻着翻着也总嫌烦,心懒、身懒,说不出的烦!

【三】

孩子们回来的很晚,好像比每一家的孩子都晚点儿。而且他们来,我都做的很好,笑着,像每一次的周末离别。

可是也有几个眼圈红红的家伙。孙锦洋是第一个。他眼圈红,我便开始要被淹没。

我爱他。我再一次在心里肯定,他的变化让我幸福。可是我真没哭。我一直都笑的很好的。

他说:“肖老师,再见。”

我也说:“孙锦洋,再见。”

他爸爸笑,我也笑。孙锦洋是哭里有笑。

郄冰元上来,他眼圈也红红,还蔫蔫,一如既往不吭声,都不肯跟我说再见。我便拉他过来抱,我一抱,他的眼泪便成线。我不想撩拨他。因为我不知道怎样能抹光他的离殇。石学毅和石学晋是最爱笑的,那么就永远笑着吧。

女人哭,不是罪,而是美。高炜峰妈妈的眼泪婆娑的时候,我终于懂孩子的眼圈为什么会红了。但是女人红的时候,高炜峰又好像很奇怪,他既逃避他妈妈,又逃避我,我们都是女人。

被张丰瑞妈妈抱,听她一遍一遍说有事找她,给她打电话,说她一直在的时候,我知道了什么叫子若母!

李常臻妈妈让李常臻鞠躬,一个一个,我所有的软碰到那眼泪算完了!完完了。

所以王卓凡爸爸的辞别短信里说的一上午一直在逃避眼泪,听常臻的妈妈说我哭的稀里哗啦的时候,我都在想,难道装的不成功吗?应该很成功没哭的吧?我忘了。

只记得王卓凡歪着脑袋问:“老师,你为什么不去给我们写寄语?”说完了,他跑了,我没跑。最近这孩子学会了柔软很多,偶尔倔驴上翻又会马上回转变路,“老师,我没生气。”他真是越来越好!

袁义峰是最后一个来,单老师再次来过之后,我只惦着袁义峰什么时候来,为什么不来?犯错?迟接?所以当一个人对我笑,跟我说话时,我的心里还在迷蒙着。

“我来接孩子。”所有来的人都是接孩子的呀!袁义峰咋还没来呢,我心里还是想这个。然后突然一激动,你,袁义峰爸爸?

“嗯!”他伸手,我握手,握的是一个孩子。

“袁义峰呢?袁义峰怎么没来?”是不是也不上来了?心里就这么突然的跳了两下。

然后袁义峰出现,我便不管不顾再拉怀里,“喂喂喂,有没有搞错啊?不打招呼了。”

袁义峰开始眨眼,努嘴。“不是,没有。”

再然后,我抱紧他。我们有了一张照片。

【四】

孩子散尽,饭点早过,也是没了那胃口。开始一个床铺一个床铺的翻转扒床单,扒被罩,扒枕套,这样忙碌的时候真的很安静。下床扒了,扒上床,一个宿舍扒完,再扒另一个。扒完又叠好,正理、打包,还有被子、褥子,一个一个全部拉出来,所有的宿舍就都成了一种空。脸上的汗,身体的累反而成了一种泄,再五楼转一楼的上下爬,拖着那些还带着孩子们体温的物件,左手疼了,右手拉,两手都拉不动了,也不想停。

魏姐姐会把它们放到楼梯口,一推,骨碌碌就滚一层楼,我不想,我就想拉。跑一趟是一趟,我有的是力气和时间。

晨起四点到傍晚的五点半,魏姐姐脸色煞白着问:“小苹果,你傻了吗?要不要吃饭?不想活了吗?明天太阳还会出呢。”

我说:“别急,再一趟就完了,完了,我帮你。”

30个枕头,30床被,30床褥,60个被罩枕套60床床单,蜗牛搬大船,我再有一次就完了呢。

魏姐姐白一眼:“你不是人啊!我才不要你帮呢!累死你个七成货。我有帮手,一会儿我儿子和媳妇就过来帮我弄,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傻货。”

最后一趟下来,才发觉,疼的不止手,不止胳膊,不止脚,腰也完全直不起来了。

远远,周主任过来,要帮我抬的时后,我告诉他不敢抬,可不敢抬,抬是真抬不了的,只能拉,现在就只能拉了。他便笑着帮我拉了半程。

远远苏小丽看到时,也赶快跑过来,帮我过了一个门槛。

“累了就歇歇吧。”石老师在说。

我笑:“没事,完了,这就完了。”

爬到餐厅,本以为美美大吃一顿的时候,我才知道手肿的拿筷子也有点麻烦,我和魏姐姐便使劲往肚子里灌汤,太渴了啊!

可是,那些孩子都哪里去了呢?只一个眨眼,便有水气爬上了眼眶……

我想我要逃,逃的远远的,再也不能触摸到这些灵魂的地方。

成都的专业看癫痫病医院安顺好的癫痫医院去哪找河北哪家治疗癫痫病好?长沙癫痫哪个医院治疗好

相关美文阅读:

近代诗词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