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感人故事 > 正文

【心灵】相聚在天天过年饭店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0:44:42
无破坏:无 阅读:1750发表时间:2014-01-07 10:59:40 摘要:往年一到冬天,就是落雨滴水,阴雨连绵,天空像沙漏一样飘着麻霏细雨,心与天空一样的郁闷,盼望着能有晴朗的天空,洗去满心的郁闷。而今年就没有这样的感触了,每天置身在晴朗冬日的暖阳下,感觉特别舒服。偶然冬日的小雨,又会觉得特别的清新,此时我透过车窗,望向炊烟袅袅一样的雨雾,就像江南三月里润无声的雨雾,勾勒如山水图卷一样的美丽。    我不曾想到能与风风火火忙于生意的腾弟,相聚在天天过年饭店。   我是一向闲散,而腾弟一年里只有春节里才能回家休息几天,正月初几又踏上他的征途,继续在茫茫的商海里拼搏。因此我们只能在团圆的年节里相聚,平时很难碰面了。   前些天我要去城里办点事,见三弟在家无事,就不愿大清早赶班车去城里。打电话回家跟三弟说武汉的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叫他开车送我去城里。三弟爽快地答应了,并说阿腾哥明天从广州回来,正好要去城里。听到腾弟要回来,我也高兴不已,自腾弟正月出门也快一年没有见面了,在这岁末之时与腾弟相见,也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但,不知腾弟这次回家有什么事?也许是为了生意,也许是为了其他,不可能平白无故地往家里跑吧。   第二天,早上十点钟我才懒洋洋地从床上爬起来,急急忙忙地洗脸漱口,然后打电话给三弟,问他什么时候下来。三弟告诉我正在吃饭,吃过饭就下来。这我是不用担心的,因为去城里必须得从我的门前经过,无需猜度三弟不来。我便匍匐在电脑前,游荡在虚拟的网络里,打发等待的时间……   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就过去了,我开始按耐不住了,从家里到我住的地方,不过就三四里路,几分钟就到了。我开始怀疑三弟耍我了,掏出了手机,再次拨通了三弟的手机。三弟说阿腾哥这次回来,是为了生意,一整天要用车,就没有叫我了,说明天一定特意送我。我愤怒地埋怨三弟,可确实又没有怪责的理由,又怨腾弟为何不开车回来,害我在家里空等。其实没有什么好怨恨的,大家都是兄弟,腾弟没有开车回来,也许是时间仓促,疲于驾驶,自然没有坐车回来得轻松。这么一想,心里的怨气自然就烟消云散了。   早上,我还躺在暖暖的被窝里,一阵“滴,滴……”的手机铃声,把我吵醒,拿过手机,摁通接听键,就听到三弟叫我快点起来,马上就下来了。放下手机,翻身起床,快速地洗漱,担心着三弟从我的门前经过又把我忘了。因此,早早地在门前候着。   一会,远远地见三弟的那辆白色的小车驶来,缓缓地在我的门前停下。三弟摇下车窗玻璃,探出了头,满脸欢笑地跟我说:“阿良哥,快点吗。”我微笑着算是回答三弟,快步走近车旁,拉开后排车门,后座上坐着同村老兄,一边跟他寒暄,一边落座关上车门。就见三弟驾驶着车前行,副驾上坐着三弟妹,还有我四岁多一点可爱的侄子。   伸手轻轻地抓住侄子的小手,逗着侄子说:“喊我,等下买糖果给你吃。”   就听侄子稚嫩的声音说:“不要,我要划炮。”   “好啰,你喊我,就给你买划炮。”   侄子一听说我可以给他买划炮,就来劲了,扯开嗓门大喊:“伯伯,伯伯……”   “没喊好,我没听到,大声点。”   “好伯伯,好伯伯……”侄子鼓红腮帮子,费力的大喊,就是为了能买到划炮,也引得车里的人大笑。   我答应了侄子的要求,跟侄子说:“来,跟伯伯坐到后面来。”   侄子一听,高兴得就要从三弟妹身上挣脱,爬到后面来。可三弟妹却说:“算了,你鞋子上泥糊糊的,从妈妈身上爬过去,把妈妈一身弄脏了。”乖巧听话的侄子听妈妈说鞋子脏兮兮的,也就安静地依偎在三弟妹的怀里。   此时我才望向车窗外,有着零零星星的冬雨飘打透明的车窗玻璃,婉约似一朵朵雨花绽放在车窗上,然后瞬间地凋谢,汩汩从透明的玻璃上滑下,似清澈的泉水一样冰清无污;远处的山黛,近处的田野,全被笼罩在烟雾迷蒙里,显得十分的灰暗。其实今年冬天大部分是晴朗的天气,很少见今日这样的阴雨天治疗癫痫的特效偏方?。往年一到冬天,就是落雨滴水,阴雨连绵,天空像沙漏一样飘着麻霏细雨,心与天空一样的郁闷,盼望着能有晴朗的天空,洗去满心的郁闷。而今年就没有这样的感触了,每天置身在晴朗冬日的暖阳下,感觉特别舒服。偶然冬日的小雨,又会觉得特别的清新,此时我透过车窗,望向炊烟袅袅一样的雨雾,就像江南三月里润无声的雨雾,勾勒如山水图卷一样的美丽。我尽情地欣赏冬日的田园风光,在虚虚无无,缥缥缈缈的雨雾里,陶醉了我的心,美了我的眼……   一陈手机铃声,把我从向往冬日如春的雾雨里惊醒。见三弟拿起手机,贴着耳边大声地说:“阿腾哥,马上就到了,不信,要阿良哥跟你说。”我从三弟手里接过手机,“老板,什么时候回来的?”“昨天吗?”“请客。”“请客,你要来吗,不来怎么请客?”“已到近郊了,马上就到。”“好,我等你们。”   车快速地在小雨里穿梭,一会就进入了拥挤不堪的城区,匍匐在长龙一样的车辆后面,像蚂蚁一样缓慢地爬行……好不容易,车在跌跌撞撞的开到腾弟所住的宾馆——精典宾馆。   打开车门,外面是默然飘洒的小雨,水泥地坪上被雨淋得湿漉漉的。从车里探出身子,默然飘洒的雨迎面而来,扑打脸上,润泽肌肤,像似搽上一层薄薄的金珠奶油膏,感到特别的清新。快步走近宾馆透明的玻璃大门,聪明的自动门刷然滑开,步入宾馆。   中午的大厅里还是比较冷清,吧台上只有几个值班小姐,悠闲地坐在那里聊天。三弟、三弟妹、侄子、同村老兄,都拾着台阶上楼,去腾弟的房间,我不愿凑这份热闹,一个人独自坐在大厅的沙发上。   大厅前面摆设几盆青绿的盆景,我叫不上名来,有一个多人高,叶片如芭蕉叶一样。这室内的盆景,失去了生机,显得萎靡不振,像秋日的落叶一样的颓败失色。我看到有些黯然伤心,尽管此时保洁员正拿着毛巾,小心地在青绿的叶片上擦拭灰尘,如此小心的呵护,青绿的叶片还是没有一点生机。也许植物是需要阳光照耀,缺失阳光照耀,就如同失去血液循环,自然就没有生机了。   一陈喧闹的下楼脚步声,吸引了我的目光,抬头望去,正是腾弟他们一行。   腾弟穿着时髦的西装,斜背着一个黄色的小包,尤显帅直年轻,拥有着拼搏湖北治疗癫痫的医院哪家好的活力,致使着他在商海搏击,追逐幸福!   腾弟见到我,满脸堆笑地跟我打招呼:“阿良哥,你也太好了,老弟从广州回来,你就大老远的从家里赶来,特意来请老弟吃饭。”   “那是必须的,我有钱的老弟,从广州回来,我肯定请客,不过是我请客,我老弟结账。”说完,大家不由地哈哈大笑。   同村的老兄也癫痫病治疗那家医院好专业附和说那肯定是“广佬”买单。   腾弟也爽快的说:“要得,要得,我们兄弟难得在城里相聚,请桌饭不算事。”   我们走出了宾馆,坐回了车里,商量着去哪里吃饭?   三弟妹见街道旁有一家快餐店,打趣地跟腾弟说:“阿腾哥,就这里,十元钱一个就将我们打发了。”   “不行,这也太简单了,最起码也要上饭店。”   此时就听侄子说:“天天过年饭店。”   三弟妹赶忙解析,说带侄子在那里吃过几餐,口味还可以,去那里吃也要得。   于是大家一致通过去“天天过年饭店”。   车一会就到了,我们下了车,朝饭店走去。   推开透明的玻璃门,小小的大厅里挤满了吃饭的人们。也许是到来吃饭的时间,饭店的生意爆满。腾弟问有包间么?老板娘很遗憾地回答腾弟说已没有了,只能在大厅里凑合着摆上一桌。   已到了吃饭的时间了,大家不愿再去寻找饭店了,就将就着。   老板娘指挥服务员在门口摆上了圆桌,就招呼着我们点菜。腾弟询问我们吃什么菜?我们都说按他的意思点。腾弟拿着菜单点完了菜。   一会菜就端上来了,一份牛肉炖粉条、一份红烧猪脚、一份铁板鲫鱼、一份藕丁炒猪肉、一份麻婆豆腐、一份酸辣炒猪肠……等等,一共十来个菜,将大圆桌摆得满满的。   腾弟又要了一瓶精装的“邵阳大曲”。我不喝酒,与三弟妹、侄子喝饮料。   大家喝着酒、饮料,品着菜,觉得饭店的厨艺真的可以,味道还是蛮爽口。边吃边聊,像是在家里吃饭一样,已然忘记了是在饭店里吃饭   一会,腾弟他们就将一瓶酒喝完了,腾弟招呼再来一瓶。大家婉言谢绝腾弟的盛情,说高度酒精喝多了不好,另外还要开车,得注意安全。腾弟也就不再要求了。   吃过了饭,腾弟付过帐,回宾馆。腾弟晚上就得回广州,就不回家了。三弟送我去办事。   与腾弟就这样相聚在“天天过年饭店”。 共 303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订阅(654)收藏(654)-->评论(3)发表评论

热点情感文章

感人故事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