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江南】祭日(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8:06:40

这辈子我是犯了年病了,每年跌近腊月开始,周身出现生理和心理上的各种不适,心悸胸闷、头晕乏力、恶心呕吐、心神不宁、失眠恍惚……已经连续两三个晚上了,不是睡眠不好,而是彻夜不眠。早上老公半开玩笑地嗔怪说“老婆,你这几天怎么了,闹罢工?不想做家务,也不做饭,总不能让我老吃泡面吧,要不带你到医院看看吧,本来就体质差,天天不睡觉,就算是铁人也撑不住了。”

老公装得若无其事,我们彼此都装着,其实我们都清楚得记得,腊月二十三是申奥的祭日。已经五年了,所有人都以为我失忆了。

婆婆也是从那年开始,每年的腊月都找人来家里上香,灰烟袅袅,他们在驱逐着,也祈祷着,因为我体质差,婆婆担心我被申奥的魂魄缠住,但是他们谁都只字不提,那烧香的老太无意中问到“快到了吧,我记得那年就是腊月二十左右。”婆婆掩耳盗铃般“嘘——”,那意思分明就是她的儿媳妇,我,好不容易对那件事失忆了,都尽量别提起。可是他们怎么可能洞悉我的内心世界,我在烟雾升腾中迎接着拥抱着,他们怎么可能赶得了我们骨血相连穿越阴阳的的牵念?

我怎么可能忘记那一切?那噩梦一般的几天里经历的生生死死,我只是将之封存在记忆的最深处,五年了,每每想到申奥,我总是将记忆过滤,继而选择性地回忆,脑海里全是一些温馨的感动,那撕心裂肺的痛我没有忘,只是不敢去回忆,我知道,无论时隔多少年,记忆一旦被掀开,我依然会痛得不能呼吸。

我真的宁愿自己是条鱼——据说,鱼的记忆只有7秒,7秒之后它就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一切又都变成新的。所以,在那小小鱼缸里的鱼儿,永远也不会感到无聊和伤悲。——7秒一过就什么都忘记,曾经遇到的人,做过的事,经历的万劫不复,都可以烟消云散……可我不是鱼,无法忘记我爱的人,阴阳两隔的无奈,牵挂的苦,相思的痛……

那年的申奥已经四岁零九个月,在村办小学读学前班,健康、聪明、活泼,所有形容孩子的褒义词全用在他身上也不为过,那是怎样一个叫人欣慰的孩子呀。

腊月二十,申奥考完试中午回到家,一阵欢笑飘进院子,“妈妈,你要给我炒肉吃,老师刚才说我一定能评上三好学生,两天后去学校领奖品奖状。”我赶紧端出热气腾腾的咸米饭,看着孩子大口吃着,从心底升出一股发自内心的暖流,不禁感慨“我有我儿,今生无憾呀!”一下午孩子都很开心,在大街上和小朋友疯玩一通,满身灰土。我笑笑,男孩子家的,随他去吧。

半夜两点多的时候,孩子有些发烧,吃了家里备用的退烧药。早上起床一点也不敢马虎,赶紧带孩子到村医疗所问诊,医生看了扁桃腺,也听了前胸和后心的呼吸,最后下结论说可能是下午在外边疯的时候着凉了,没事的。是啊,大腊月天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我不断地自责,这妈妈怎么当的,怎么就让孩子受凉了呢?好在只是受凉,并无大碍。

到底是孩子,烧一退又活蹦乱跳了,在我不允许外出的情况下,申奥提议和我比赛算20以内的加减法口算题,我给孩子出了50道题,全部做对,他甚至还像小老师一样给我讲解怎样使用凑十法进行计算,看看动画片,玩玩益智玩具,一天也就过去了。

阴历二十二,早上孩子一醒,就要求必须得去学校,要亲自领奖状。现在想想,可能那个时候,病魔已然开始盯申奥的梢,我刚开始也是反对的,毕竟头天还在生病,真有奖品啥的老师会让其他同学带回来的。可是,也许是因为虚荣心在作怪,我也想让孩子自信满满地走上领奖台,我妥协了。这真是致命的一次妥协啊!

当时的我,又能预料到什么呢?我的眼前只是站在领奖台上的孩子,鲜花、掌声和笑脸。

孩子说好让我十一点去学校接他,才十点半我就迫不及待了。我骑上电车赶到校园的时候,颁奖大会正好结束,我的申奥,他肩上背书包,左手拿奖状,右手是崭新的文具盒,腋下还夹着自己的小凳子,一路飞奔,向我跑来,“妈妈,你看,你看,这是我的奖状。”这声音直到今天还时时在我耳边打转,不分晨昏,“妈妈,你看,我的奖状”在耳边一次次回旋。我赶紧抱起孩子,先摸头,不好,又烧,迅速返回,不敢再去医疗所,直接上市场上的钢炮医院。

医生又重复了医疗所医生所做的一切检查,并加了一项化验,结论仍是“受凉,肠胃性感冒”,最后还不忘加上一句“小毛病,保证药到病除,想快些好的话候输液更好”。当然选择输液。年关的时候,生病的人还真是不少,竟然没有床位,申奥主动要求坐到小凳子输就行,四岁多的孩子真是懂事,总是怕我会担心,甚至在扎针的时候还安慰我“妈妈,你别怕,我是男子汉,不怕疼的。”就在医院门口的太阳底下,我四岁多的申奥就这样坐着小板凳,把那小胳膊放在自己的腿上,输液。这孩子从小就特别体谅父母,像我小时候,小痛小痒的从不吱声,总是怕给别人带来麻烦。

我在想,在孩子说自己胳膊腿等关节部位有些痛时,一定已经感到非常痛了,但是我的申奥,总在替别人着想的孩子,他只是说“妈妈,我有一点痛”。我赶紧找医生,医生解释感冒的人都会全身肌肉酸痛或者不适,正常。现在想想,无知是多么的可怕,对医学的无知让我又一次错过了救治申奥的机会!病人太多,医生不可能守在我的申奥身边,但是我是绝不会离开他的视线的。申奥见我沉默不语,为自己刚才的喊痛感到内疚,他说“妈妈,你要是闷的话我陪你打卡吧。”这样善解人意,处处为他人着想的孩子,怎么就被我给丢了呢?

输完药回到家,我始终把孩子抱在身上,一刻也舍不得松开。孩子还躺在我怀里睡了一小觉。当婆婆把晚饭给孩子端过来的时候,申奥“哗”地像喷泉一样吐了一大股,我有些惶恐,我不知道正在感冒的孩子怎么又开始呕吐,再次抱着孩子急奔医院。还是中午那个医生,给孩子开了一支止吐的针,解释呕吐是因为他一天没有解大便,而且感冒也引起肠胃功能紊乱,无大碍。打针的时候,申奥对护士说“阿姨,我自己趴在这里就行,别让妈妈抱我了,我不乱动。”正打着针的时候,申奥又吐了,医生仍说不要紧,正常。回家的路上,我和老公都小心翼翼的,生怕颠着孩子再次引起呕吐。直到今天,我都不能原谅自己的无知,如果我稍稍有一点医学常识的话,也许申奥还有救,死亡在一步步逼近,我却浑然不知。

我也没有吃饭,赶紧搂着孩子睡觉。已然十分懂事的申奥在那天夜里撒娇了,他一再要求让我平躺着,他要趴在妈妈的肚皮上睡一觉,我怎么可能知道,这竟然是孩子在我身边的最后一觉。后半夜,孩子又吐,擦了吐,吐了擦,我心疼得直掉泪,老公也是手足无措,我们是真坐不住了,天不亮老公就开始出去找车,我们必须到再大一点的医院给孩子彻底检查,这究竟是怎么了?普通的感冒怎么会剧烈呕吐呢?

腊月二十三,星期六,清晨。

老公终于在村里借了一辆车,我们火急火燎地到了五三一总部医院。直接抱到急诊科,量了体温,37.2度,已经不太要紧了。这时我听到医院的钟表响了,已经八点了。我们详细给医生介绍了这两三天的情况,我记得那个老医生让孩子平躺在检查床上,很有经验似的扶了扶孩子的头,扶起,放下,如此反复,还自言自语地好像在说不能排除脑膜炎,当时的我是怎么也想不到脑膜炎是会致命的。做完这一切,他交待我们先办住院手续吧,我和老公早已六神无主了,一切都听医生的吧。在我抱孩子起身的时候,申奥又吐了,污秽流了我一背。医生大惊失色,“别办手续了,直接上病房!快!”他的这种表现彻底把我和老公吓到了,他接着说“呈喷射状呕吐是典型的脑膜炎症状,唉……”我隐约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了,他这一声长叹代表什么呢?

病房在三楼,我抱着孩子一路飞奔,申奥趴在我肩上还在说“妈妈,对不起,我把你的衣服吐得好脏,我长大了,自己可以上楼梯的,妈妈抱着我累坏的。”我泪流满面,申奥呀,你为什么总在替别人着想呢,你还那么小,你可千万别有什么闪失呀,要不然你让妈妈怎么活,怎么活?可能医生已经打了电话,三楼的儿科护士早已等在楼梯口,直接把孩子放在床上,就是那么快,瞬间,申奥就开始出现高烧抽搐,意识不清,一行五六人的内科、儿科医生都来会诊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市区另外两家大医院的儿科医生也先后赶到,我和老公手拉手,十指相扣,我们真是怕了……怎么来这么多医生,申奥很严重吗?医生护士把病床围得水泄不通,瞬间针管已插满孩子的手背,脚背,各种仪器都上了,氧气管,心电监测仪……我听到申奥微弱的声音“妈妈,我痛,我怕,妈妈,别离开我。”“妈妈在,妈妈陪着你,别怕,妈妈永远都在。”我“扑通”跪倒在地,苍天啊,求求你了,你让我痛吧,放过孩子吧!医生啊,救救孩子吧!我怎么可能会离开,绝不可能!父母来了,公婆来了,娘家婆家的所有兄弟姐妹,亲戚朋友全来了,这阵势,让我更加得恐慌。病情加重通知书,病危通知书催命符一样分分钟都在撞击着我的疼痛神经,护士嚷,家属离开,我一直拉着的申奥的手在推攘拥挤中被扯开,就这一被动地撒手,心电监测仪的曲线就突地变直了,孩子硬是凭着我手指传递的力量支撑着最后的气息呀,医生喊“准备电击,心肺复苏”,我和老公跪下,叩头,乞求。反复电击,医生摇头,摆手,“写结论吧,暴发性脑脊髓膜炎,九点零三分呼吸停止”不,不会的,怎么可能,半个小时前我还在喂他喝水,就在刚刚他还在喊妈妈,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哥哥失控了,老公歇斯底里地一声狂吼,我也彻底崩溃,晕厥。

五三一总部医院位于半山腰上,我恢复意识的时候,自己躺在医院旁边的土堆上,旁边坐着绝望的老公和哥嫂,妈妈绝望的哭声从山凹下边传上来,顺着哭声,我看到浊泪横流的父亲,远处全是两眼含泪的亲人,这个时候我却不哭了,“你们都在哭什么,别吵着我的申奥,他睡着了,你们让他休息一会,好不好?我求求你们了……”再次“扑通”跪倒在地。所有的人都失声痛哭,“我可怜的闺女呀……”然后我看到老公的哥哥抱着申奥从另一条小路上快步向小路尽头走着,那是通往医院的太平间的路啊,他们要干什么?我连滚带爬跳下土堆,穿过荆棘,再次昏厥。

我不知道最后是怎样回到的家,我什么都不记得了,所有人都以为我失忆了,我完全成了一个稻草人。其实我什么都记得,我只是在想,我要努力想明白这一切,怎么了?这究竟是怎么了?申奥,他真的走了吗?再也回不来了吗?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从此,我失去他了?不会的,不会的,一会他就自己跑回来了,可是他从不这样顽皮的呀,一整天都不见人,从不这样的呀。

苍天啊——

当我试图追寻申奥的病因时,我的眼前出现了一串完整的因果之链,真的,如果卸掉其中任何一环,就能避免灾祸的发生,我对自己说,如果在申奥最初出现感冒症状的时候,我们直接上市区的第一人民医院,或许他们能早发现早治疗;如果不是我的虚荣心作怪,同意申奥去学校开会领奖,或许他的感冒就不会劳发了;申奥在钢炮医院已出现典型的脑膜炎症状,间歇高烧,关节疼痛,喷射呕吐,如果我有一丁点的医学常识,孩子或许还会有救;如果……而实际上是没有一个如果是成立的,也就出现不了或许可能出现的结果,我着着实实成了一个过失杀人犯。

五年了,每年的冬季,心口的疼痛随时随地都会吞噬我,申奥离开后,许多亲人都一度担心我会随他而去,或许我会因为思念而痛死,但是我绝不会放弃生命,生命是多么的脆弱和无常,我要加倍珍惜,我要更坚强地活着!我知道,申奥他在天上看着我呢……

贵州那家医院治疗癫痫病比较好青少年癫痫有哪些常见症状呢癫痫病发作典型症状都有哪些癫痫患者治疗的过程

相关美文阅读:

哲理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