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哲理散文 > 正文

【丹枫】故乡新游记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9:49:44
破坏: 阅读:1228发表时间:2018-09-05 16:04:37


   很长时期以来,我一直希望走遍本县本乡的村庄,但一直未能实现。除了在高中毕业后那个漫长的假期,我经由走村串屯卖雪糕,在柳家乡西部和南部的夏家岗子、卢家村、宇宙屯、尚驿站等地多次穿梭外,本乡东部和北部其他村庄却很少涉足。因此,从这个意义上看,我对自己故乡的熟悉,仅仅限于本村本屯罢了。
   为圆夙愿,2018年端午期间,我会同家兄二哥、三哥,驱车前往故乡柳家乡的东部边缘地带“两村一河”一游。所谓“两村一河”是指北镇、黑山、台安、盘山等四县交界处的柳家乡东青堆子村、双家村,以及穿越两村东侧田野的东沙河——我们家乡庞家河东侧三四公里的一条大河,也是辽河三大支流之一的绕阳河的支流。
  
   一、东青堆子村游记
  
   2018年6月16日,家兄二哥、三哥和我,顺着省道一路向东青堆子村开去,却突然找不到记忆中通往该村的土路了。原来大坑边上的道好象都已堵死。三哥找到导航指引,我们才知道往前走就可以,如向南走五大队劳改农场则太绕远了。我们认为,柳家乡通往东青堆子是不可能没路的。虽然这条道路好象与我们小时候中的印象相比,肯定是改动了一些,否则不会没有记忆。我们估计前边树林子那会有路。按导航往前走了二百多米,向右突然出现一条主路,貌似是一条新修的路。大家仔细观察方才恍然大悟,这道就是原来的老路,大概在九十年代末修省道以后,就从这条老路前边五十米绕过去了,修成了孤形,抄了近道,老路就掩映在树林这边了。
   找到了老路,就找了了路边的大水沟,应就是原来印象中的大坑。当然原来的大坑可比现在大许多。我们小时候去干农活的老家土地"大沟“地,就是从此路往前走,我们家在这足足有五六亩地,现在已承包给了别人。1989年,因为学潮,学校长期停课。我先在春天回乡再短暂返校,夏秋两季一直在家,直到10月中旬才正式回到学校开始上课。从4月到10月,半年的时间,我帮助身为村长的父亲,耕种了家里的15亩农田。其中,大沟地的农田,是最为辛苦的。因为距离家里最远,需要起早贪黑,需要在地里吃自带的盒饭,喝大塑料桶里的温吞吞的水,需要拿住一条看不到头的大垄,一干到底。那时,祖父已经过世两年了,父亲少了祖父的帮助,加之公务缠身,十分操劳。我逐渐能够充当了半江苏癫痫病的治疗需要多少钱个直到一个劳力,为父母做了一点分担。这是真正的务农,我真心地体验了春耕秋收,真心地感到了农民的不容易,农业的艰难困苦,庄稼的长势缓慢,农村的殚精竭虑和靠天吃饭。我们的亲人在大沟地干了多少年、多少农活,又是何其的辛劳!
   大沟地与四大队有个大壕沟分界,中间种植了大片的辣根菜,应是柳家乡山根辣根厂种植。当年我们干活都坐马车或驴车来,后来是骑自行车来。二哥和三哥都认为这里大片土地没有变化,还是原来的形状。这一带树很多,凡事有壕沟的地方必有茂盛的杨柳,“大沟”地两边都是劳改队的地。我们观察杨树应是后种的,树龄也就十年光景,但柳树明显是老树,枝干粗壮。这一带的许多树,都是劳改农场五大队所种。他们拥有辽阔的土地,也不把树木占地和遮挡庄稼当回事。大沟地的土与小赵家屯相比,虽都是黑土地,但明显更发黑。老百姓管这土叫漏风土,就是一刮,表面一层土面子,里面都是湿的。冬天伐子,就是从类似这种地里割出来的,小赵家屯也有这种,表面稀松,这种表面稀松的浮土,冬天下面硬得象冻砣,取土时只能用铁锹抢土面子。
   大概到了青堆子的位置,我们放眼寻找,却没有了任何古代留下来的大土堆子的痕迹。就在这一带,原来附近有个砖厂,可能就是农田南边的土坡。原来都挖秃了。三哥回忆,差不多是这个位置,他骑自行车载妈妈来过这里“寻仙讨药”,但当时附近没有房子和人家。我们发现这里都是黄土,我们估计青堆子应该就是这一带。
   我们把车停在路边一栋孤灵灵的红砖房子边上,正要下车问路,突然一条大狼狗冲了出来,赶紧招呼二哥上车,关上车门。主人紧忙从房前赶过来,大狼狗前爪直立趴到车窗上狂吠,那可真是条猛犬,可能在这荒郊野地里也是必须的吧。但怎么也得拴上为好。我们问住户打听个道,问他青堆子,原来的大土堆子土山还有没有啊?那个农人,严格说彵应是个养鱼的农民,他边招呼狗边说,土堆子已没了,就是前面那几棵树再向南一点。他告诉我们具体路线,可以开车到村里,看到一片树林子右拐再找路右拐到那片地里。可以看到青堆子砖窑,但土堆子是没有明显痕迹了。这期间,为了问话听话方便,三哥几次将车窗开大一点,大狼狗都试图扑进来,这种野性十足的狗,若我们下车,极可能咬伤人。我们分析这土堆肯定是那时留下的,因为四周都已挖完,就剩中间一个土帽了。类似于熊岳望儿山那种山包。在八十年代,已经挖得破破烂烂的。当时说有长虫出没,且有神性,所以剩下那快就不敢挖了。
   砖场就是专取这青堆子的土。那时取土,在我的这片洼地平原,要么是找土包,要么是挖坑。在小赵家屯西南角的柳家砖场,就是挖了一个又个深坑。之后,我们经过了养鱼塘,路一侧的庄稼长得低矮稀疏,杂草颇盛,可能是今春大旱的原因。而另一侧则长势良好,想必是紧挨着原青堆子现大水坑的缘故。我们看到一个五十多岁的妇女,坐在地头休息。在地头壕下停好车,向她打听,她指给我的看东南方一个小砖场,告诉我们还在开工,只是土越挖越少了。砖场从七五年开始取土,导致此地大土堆消失,代之而来的是十余个大深坑,成为了池塘和养鱼池。
   当年三哥曾在乡政府短暂上班,骑自行车下乡到东青堆子村,见到过遗迹尚存的大土堆子。当年青堆子是一个大村,地多粮足,很是富足。可以说,东青堆子村曾属于柳家乡里拔尖的大村,因为这里远离乡政府,类似独立王国似的。当年兴盛时,东青堆子的文国仲当了二十多年村支书,到九十年代被选下去,到2000年代又自己做工作选回来。当天摆宴欢庆,但乐极生悲,一顿大酒,第二天就过世了。
   我们经过一条臭气熏天的水沟,看样子是村子的总排水明干,没有经过治理,死猪死鸡乱扔,污染了整个村屯。有人说农村空气好,实际上到冬天还行,其他季节常常是猪粪鸡屎味。通过比对,感觉东青堆子成了柳家乡一个落后村,道路还是七八十年代的砂土路,粪便落在道路上。屯子空气恶劣,在这种环境里生活,十分影响健康。也许出生在农村的我们,童年和少年时期的空气也是如此,只是久而不闻其臭而已。据说现在治理臭水沟,村屯集资困难,有待政府拨款组织解决,或者责成造成主要污染的养猪场养鸡场解决。臭水坑填上不是办法,因为这是村里的总排水沟,如同小赵家屯西大坑和南甸子,是发水时间不可或缺的天然调节器。可以借鉴他乡经验,建沼气池之类。资金是困扰各级政府的最大困难。
   站在古代大土堆子的位置,我们想象当年唐皇大军攒土成山,寻找水源,而今水源就在地下。历史如此波谲云诡,令人一叹。可惜青堆子大土堆,曾是柳家乡标志性的考古记忆,曾在八十年代还有留存,可惜最终不保,当时留住一部分就好了,虽然那时四周都已经挖秃了。青堆子村一带,农田三十多年无甚变化,这里除了种地,没有别的资源。要经商建厂,谁也不愿来这种既无资源又偏僻的的地方,而如果古迹留存,就会有更好的发展契机。今后此地的发展,将来一定会走大农业大农场之路,大部分人进城或打工。估计整个青堆子村,有100人就够种地,其他2000来人都可以集中入城镇居住。
  
   二、东青堆子村的回忆
  
   田长兴老师回忆,民国时期,这地方不叫东青堆子,叫张家窝铺。没有多少户人家,大部分型的耕地都是军阀张作霖的,爬在这里盖了一栋茅草房,由大管家李老万和伙计等管理土地,所以人们都把这个地方叫张家窝铺。一九四九年解放后,张作霖的土地被分给当地农户,人们叫这个地名也逐渐少了。这屯西侧有一个象小土山似的大土堆子,据说唐朝皇帝李世民,派爱将薛里薛仁贵征东攻打高句哈尔滨靠谱的羊角风医院哪家好丽王朝时,率领千军万马路过这里。当时遍地蒿草丛生,看不到边,千军万马饥渴难忍,由于蒿草遮目,看不到哪里有水源,薛里下令士兵乡人人捧一捧土放在一起,顷刻之间就堆起了像小山一样的大土堆子。先锋官站在堆子上四周瞭望,找到了水源。官兵喝了水大涨志气,继续上路奔辽东而去。为了不忘这段有趣的历史传说,人们就根据长满青草艾蒿的大土堆子,将这个地方取名为东青堆子了。一九七五年因在此地建窑取土烧砖,大土堆子逐渐被挖平。
   父亲讲述,柳家乡最东部的东青堆子村,就是民国时的张家窝棚。这个地名的由来与绿林出身的张作霖有关。张作霖统治了东北三省后,开始重视发展农业生产。他本人是农民出身,考虑到农业生产的重要性。他想要立足东北的统治地位,没有粮食是不行的。他本身出身低贱,没有文化,但他粗中有细。他首先号召农民开垦荒地,种植粮食,发展农业生产,而且自己出资办农场。当时盘锦和北镇交界处子周围是广阔无边的大草原,张作霖有一次来到这个地方一看,这里是一处好地方,可以开垦大面积土地。于是他就派自己的连襟李老万来这里管理,在老甘河两岸开垦了大片土地,种植的作物是高梁玉米大豆。由于有了大面积土地,就得雇用大批劳动力,盖了几十间的简易住房,安排些扛大活的劳动力。但有些劳动力是带着老婆孩子来到这里,就在周围搭些窝棚或马架子草房居住,所以这里开始就叫张家窝棚。
   张作霖不但在这里建立了农场,在黑山县大虎山的西南也建立个农场,也叫张家窝棚。出生在上世纪初期的人,大多数都在这两个农场扛过活。在张作霖统治时期,由于风调雨顺,农业生产连年丰收。那时的人民生活虽说还很困难,但在吃粮上还是基本够用的。听老年人讲,那时雇个临时小工就得用粮食交易,每天工钱用高梁交易。那时人民是缺钱不缺粮食。张家窝棚在李老万的几年管理下,粮食连年丰收,所以来了不少住户搭个窝棚居住,给张作霖扛活挣些粮食来维持生活。
   二哥和三哥还记得,东青堆子村还有个大兴屯,我们姥爷原来在大兴屯南边的免驮子居住。当时从我家到三棵树,抄近道都走大兴到免驮子这条路线。
   关于东青堆子,家兄三哥在《往事如烟之拜山讨药》一文中,有生动的描述:
   1978年春,一个神秘的传说,在家乡几十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不胫而走。在黑山大虎山镇,傍晚,一个赶驴车拉脚的老汉从大虎山火车站返家途中,遇一白衣女子,容貌端庄,举止雍容,请求搭顺风车,老汉欣然同意。老汉家在火车站东面方向数里地远近,白衣女子上车后,老汉边赶车边搭讪,问去哪,女子说:去东青堆子。老汉觉得奇怪,东青堆子是北镇柳家乡地界,在此地东南二十里,天已渐黑,一个弱女子怎么赶路。老汉是个善良人,就说,我送你去吧,不要车脚钱。女子笑而不答。车近老汉的村落,白衣女子说,感谢你有此善念,就不劳远送了,我自去东青堆子土山,改日再见。言罢下车,行数步,飘然不见。
   东青堆子西南,的确有一土山,曾高数十丈,百草丛茂,卓然立于平原旷野之中。据传当年唐王李世民东征高丽,路过此地,值天大旱,三军断水,行军困难。李世民划定一块地方,命令几十万大军,每人捧一把土,路过此处,就把土抛在上面,大军一过,土山就形成了。李世民登山一望,只见东北方向隐隐有一湖泊。遂驱大军直奔此湖,几十万人哈尔滨看羊羔疯哪个医院最好马,于此痛饮。于是率兵东进,唐军大胜。该湖方圆只数十米,水面清澈如镜,因湖岸布满马莲花,当地名为马莲湖。唐王去后,当地人称:铜滨铁底马莲湖,千人万马喝不干。现马莲湖在黑山辖界,早在民国前就已干涸。而唐王留下的土山,却一直矗立了一千余年,东青堆子地名,也由此而来。到了上世纪七十年代,由于生产队积肥、社员盖房子,都去土山取土,把土山挖得越来越秃,越来越矮,最后只剩了些高低不齐、布满荆棘的乱土堆子。却说赶车老汉回到家中,将白衣女子搭车一事对家人一说,老伴信佛,当即认为是观音菩萨显灵,全家人向东南方向遥拜。第二天,老汉赶车,裁老伴到东青堆子土山进供上香。
   事情很快传开,使隐藏于偏僻荒野中的东青堆子土山一下子热闹起来。四面八方的百姓,纷纷进香祁福,互传灵验,前往朝拜的人越来越多。此事自然惊动了公社和生产大队,这不明摆着搞封建深信吗。
   于是就派人驱逐,并把进香用的罐头、蛋糕、水果等全部没收。这样,前往拜山祁福的人才逐渐转入地下,并明显减少。东青堆子土山在我家东南,有十二里地远近。这年秋天,在政府严厉禁止的情况下,朴实善良的母亲,竟然也大胆决定前往拜山讨药。外祖母的身体状况是母亲最为担忧的。近年来,外祖母的的健康每况愈下,严重的气管炎和肺气肿,致使老人家整夜整夜地咳嗽,白天略好,夜间则难以成眠;双眼也因患白内障而几近失明。各种疾病,多方求医,几经治疗均不见明显成效。

共 11195 字 3 页 首页123
转到

热点情感文章

哲理散文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