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菊韵】女儿,爸错了(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09 16:26:52

女儿第一次来少华家,是少华和妻子结婚一个月以后。

少华清楚地记得,那天是立夏时节,天气很好,风和日丽,一望无际的蓝天上缀着朵朵白云。少华骑着自行车,女儿坐在他身后,扎着两条羊角小辫,稚气的脸上镶嵌一双会说话的大眼睛,穿一身碎格格连衣裙。那年她才十一岁,一点也不怕人,一路上有说有笑,还兴致勃勃唱起了儿歌。“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海面倒映着美丽的白塔/四周环绕着绿树红墙/小船儿轻轻/飘荡在水中/迎面吹来了凉爽的风……”

来到少华家,少华把自行车停在门外边。女儿下了车,跟在少华身后。当时少华家有一条大黄狗,看到生面孔“汪汪”狂叫着扑上来。在少华背后的女儿,吓得一下子跑到少华面前,扑在他怀里抱紧了他。

“爸!我怕。”少华大声吓退了大黄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女儿初次来他家,竟喊他爸,即温暖,又惊喜,颇感意外。多懂事的孩子呀!少华知道女儿是出于礼貌,在以后的相处中,也证明了少华的判断,女儿每看到年长的人,总是先喊称呼,在说别的。

少华曾和妻子谈过此事,他毕竟不是女儿的亲生爸爸,不要急于让女儿喊他爸,给她一个适应过程,没想到这孩子这么可爱。从那一刻起,少华暗暗发誓,一定要对女儿好,视如己出。

女儿很聪明,学习也很勤奋,从小学到初中,每期考试都是名列前茅,放学回家,总是先做完老师布置的作业,再出去玩。女儿也很有人缘,来少华家不足一个月,就和村里的同伴玩到一块了。和少华说话,爸长爸短的,也很粘少华,乐得少华心里暖暖的。少华平常给她买零食,总是让少华先吃一块,她才肯吃。不管是出于礼貌,还是真心喊他爸,少华渐渐喜欢上了这个女儿。

很快几个月过去了,放暑假的一天下午,女儿正和几个小女孩在玩跳皮筋,不知怎么的,一下子跌倒了,女儿双手撑着地想站起来,两腿怎么也使不上劲,有点发软。她使出吃奶的力气强站了起来,还没站稳,就又摔倒了。几个小女孩见状,吓坏了,一个小女孩跑到少华家,把少华喊了出来。少华看到女儿躺在地上,因疼痛脸色苍白,眼里噙着泪花。少华急忙弯下身搀起女儿,背在肩上就朝乡卫生院匆匆走去。少华居住的乡村地处偏僻,闭塞交通落后,医疗条件很差。又是山区,到乡卫生院的路很窄,尽是羊肠小道,离乡卫生院有二十多里的山路,村里要是谁有病了,不是用担架抬着,就是背着。少华背着女儿一路小跑着,一会就大汗淋漓,在他背上的女儿不停用手为少华擦着汗。

“爸!别慌!你慢点走,我不疼,你要是累了,就让我下来,你歇歇脚。”

“艳丽!爸没事,我们得快点走,天不早了,去晚了卫生院就下班了。”

少华安慰着女儿,脚下步跨得更大了,终于在下班之前赶到了乡卫生院,呼呼喘着粗气,脸上大粒大粒汗珠断了线似往下流淌着,像个落汤鸡,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少华一头撞进骨外科。“医生!医生!快给我闺女看看,这闺女腿不使劲了,光打软。医生!我求求你!不管花多少钱,你一定要把我闺女腿治好,她才十一岁,不能落下残疾。”骨外科只有一个有五十多岁老医生。

“呵呵!让孩子躺到床上吧!”医生看了女儿一眼,笑了两声,依旧低下头忙他手里的工作,慢条斯理地说。

“医生!你这是什么服务态度,这孩子腿不会走路了,病这么重,你还好意思笑,你快点给她治呀!”少华被这位老医生惹火了,背转过身让女儿坐在床沿上,又转过头扶着女儿躺下,过来抓起医生的领子,拎了起来。

“你想干什么?我是医生!还是你是医生?你孩子的病是小病,你知道吗?我手里正在为一个大出血病危患者安排血浆呢?耽搁了,可是人命关天的大事,你先坐下等会,我马上就好。”

不一会,老医生站起身来,拿起一个铁把小锤走到女儿床前,朝女儿双腿膝盖轻轻敲了敲,又掂起女儿的小腿来回屈伸几次。

“不错!就是这病,我上午就接诊一个这样的孩子。”

老医生又回到桌前坐下,拿起笔,在药单上匆匆写了一行小字,交给少华。“取药去吧!你放心吧!你女儿没多大事,这孩子缺钾了,一瓶药液喝下去,你闺女就会走路了。”少华用疑惑的目光盯了老医生一眼,心里忐忑着走出了骨外科。来到划价处,划价室坐着一位二十四五的姑娘,态度很和蔼,脸上挂着笑。少华递上药单,姑娘接过去看了下,在电脑按键 上噼里啪啦打着。“五毛!”姑娘温柔地说道。“五毛?不会吧!”少华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又大声讯问一遍,姑娘微笑着对少华点了点头。“是五毛!大哥!”少华从姑娘坚定眼神里确定了答案,继而哀求道:“姑娘!我闺女的腿不会走路了,你一定要给我闺女用好药,贵的药,我有钱,不够了,我可以问亲戚朋友去借。”姑娘对少华笑了一下,言道:“大哥!我理解你的心情,你想用好药医治你闺女的病,可你得相信医生,医生是不会盲目开药的,要不你先把药取了,让你闺女试试效果如何。”在姑娘的劝说下,少华将信将疑去药房,取了一小瓶透明药水,从新回到骨外科。老医生接过药水,打开密封的盖子,让女儿半坐着,递到女儿手里。“孩子!喝下去。”女儿接过小药瓶,听话地喝了下去。过了四五分钟,老医生吩咐女儿道:“孩子!下地走一下。”女儿从床上下了地,少华急忙上前欲扶着女儿,老医生用手拦住了少华。“让她自己来!”果然不出老医生所料,女儿下床试着走了几步,竟越走越快,和正常人没什么两样,少华一颗悬着心放了下来,开心的抱着女儿笑了。

少华和女儿手拉手,迈着轻快步伐,嘻笑着向回家的路走去,女儿蹦跳着,嘴里哼着欢快的儿歌,不时停下脚步,蹲下身去采摘路两旁的野花,很快采摘的手里拿不住了,女儿双手捧着野花,向少华调皮诺了一下嘴,稚嫩脸上洋溢天真灿烂的笑容,突然向前跑去。“爸!快来追我呀!看咱俩谁跑得快。”少华也似乎被女儿感染了,又回到了纯真的少年时代,大声回应着女儿,从后面来追了上来。女儿跑得飞快,一会就把少华远远甩到了后边。少华猛然想起了女儿的腿,担心起来,懊悔地拍了两下后脑勺。女儿小,天不怕,地不怕,女儿疯,难道自己也疯了吗?跟着女儿瞎起哄,万一女儿有个闪失,自己如何向妻子交代,又如何给自己内心一个交代。少华加快了步伐向女儿追去,并向女儿呼喊着。“艳丽!别跑了,你的腿。”女儿放慢了脚步,停了下来,回头望着少华甜甜地笑着,待少华走近了。爸!我的腿没事,完全好了,你看!”女儿抬起右脚,前后甩了甩,又抬起左脚,前后甩了甩。女儿玩皮的样子,把少华逗乐了,轻轻刮了两下女儿的鼻子。“快!上我的背,让爸背着你走。”少华半蹲着身,向女儿言道。“爸!不!我自己能走,来时你背了我一路,累得够呛,是我不懂事,让你跟着我瞎跑。”女儿的一席话,说得少华鼻子发酸,心里暖融融的,眼圈红了,泪水在眼眶里打转。“爸不累!只要看到你每天都是快快乐乐,健健康康的,爸就是再累也值了,你是爸的开心果。”

暑假很快就要过去了,女儿开学就要升六年级了,学校送来了通知:因国家实行严格的计划生育政策,控制人口的增长,九零后生源急剧减少,致使师资力量严重浪费,经县教育局研究决定,全县各乡镇的小学初中统一合并。女儿刚上一学期的小学被撤销了,并到离少华家有五六里的邻村小学。如何让女儿上学呢?少华和妻子犯了愁,让女儿一个人每天去上学,且不说山路崎岖难走,途中要经过一个车流量很大的国道。夫妻两口不放心,担心女儿的安危,少华略微思忖一下,对妻子言道:“干脆这样算了,我每天早上上班之前,骑自行车先把女儿送到学校,下午下班后再把她接回来,你看如何?”妻子说:“那也只好这样了,不过你上班的厂是在东边,女儿的学校是在西边,你每天得多走十多里的路,辛苦你了,让你为我女儿受累了。”妻子说到这里地柔了柔眼,眼里充满感激之情。“这算什么?举手之劳的事,我骑着自行车呢,又不是让我背着女儿上学。”少华拍拍妻子的肩膀,安慰着妻子。“少华!我们要个孩子吧!我想为你生个我们的孩子,好吗?”妻子动情地扑在少华怀里,喃喃说。“你不是做过结扎手术吗?怎么还能怀孕呢!”“我听我的一个女同学说过,县城有个私人妇产科医院,能做输卵管疏通手术,不过得花一笔不小的开支。”“那就算了吧!你没听说过私人诊所,因医疗事故害死人的吗?我可不想让你冒那样的风险。再说,我们有一个艳丽就可以了,虽说不是我亲生的,这孩子着实太让我喜爱了,我要给她满满的父爱,把她童年缺失的父爱补回来。”“不给你生个孩子,觉得太对不住你了。”“别说了,结婚之前我承诺过你,结婚以后不要孩子,你没什么对不住我的,艳丽就是我亲生的孩子,我俩共同的孩子。”

开学第一天,女儿早早起了床,开始梳洗打扮。妻说女儿上小学一年级时,就学会自己梳头了,自那以后妻子很少给女儿梳头。女儿头发乌黑发亮,密密的很厚实,喜欢留长发,梳一条粗粗麻花辫子,走起路来,在腰间一甩一甩煞是好看。少华把自行车推到门外,静静地等着女儿。女儿出来了,背着书包,穿一身崭新校服,头自然一摆,黑油油的麻花长辫,一下子就飞到前边来了,麻利地跨上自行车后座。“爸!我们走吧!”少华飞身骑上自行车,脚下使劲,自行车箭一般向学校飞去。

“爸!你和妈给我生个小弟弟吧!我想有个小弟弟和我做伴,我就不孤单了。”

“不要!”

“为什么呀!”

“爸有你一个就行了。”

“我是女孩呀!”

“爸就喜欢女孩。”

“可我不是你亲生的。”

“你就是爸亲生的,爸要把你当亲生女儿一样亲。”

后座上的女儿不在说话了,少华听到女儿小声抽泣着,似乎哭了。过了一会,女儿不在哭了。“爸!你为什么不骂我?不打我呢?”“爸为什么要骂你,打你呢!”“我在那边,我邻居有一家小女孩和我一般大,也是她妈带过来的,她后爸经常骂她是野种,还打她,打得可狠了,有一次把她的胳膊都打折了,在家躺了好几个月,才去上学。”“艳丽!爸和她家后爸不一样,爸不骂你,也不打你,爸疼你还疼不过来呢!怎么会舍得骂你打你呢!”

就这样,少华每天早上把女儿送到学校,再去上班,下午下班,再去学校把女儿接回家。日复一日,风雨无阻,很快又到了放薯假时候,女儿小学毕业了,过完暑假就要上初中了,女儿又长了一岁,已经十二岁了

这天下午,少华的厂因客户要货要的急,车间主任临时决定加班。一直到晚上十点多钟,少华才拖着疲惫的身体,骑着自行车回到家里。少华用钥匙打开大门,来到院子,厨房亮着灯,是不是妻子大意了,忘记了。少华走进厨房,发现女儿爬在吃饭桌上睡着了,女儿睡得好香,鼻子里发出均匀细微的鼾声。桌上中间放有两个用瓷碗反盖着的盘子,两边各放有一个用盘子反扣着的瓷碗,旁边还各放一双筷子。少华不忍惊醒了女儿,蹑手蹑脚抱起女儿,看到女儿脸上有两片黑色烟灰指印,正要往外走去,女儿醒了。

“爸!你回来了,你咋回来这么晚呢!我担心死了。”

“我加班了。”

“呃!饭菜都凉了,我给你热热去。”女儿从少华怀里下来,掀开两个瓷碗,盘子里一个是炒鸡蛋,一个是土豆丝。

“这都是你做的?”

“是呀!”少华这一问,女儿来精神了。“爸!这是我第一次学着做饭,一会我热好了,你先尝尝好吃不。”

“呵呵!我女儿会做饭了,不错!艳丽!你妈呢,她怎么不做饭?”

“我姥爷胃病又犯了,在县医院住院,我妈伺候姥爷去了。”

“哦!你吃了吗?”

“我想等爸回来一块吃,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艳丽!你傻呀!干嘛要等爸呢!饿坏了吧!你坐着,让爸去热饭。”

“不吗?爸!我去热,你加班到现在,一定累坏了,比我更饿。”女儿把少华捺在登子上,转身走到锅台前,左手抓起一把柴火,右手打着打火机,点了几次没点着,女儿鼓起小嘴不时向柴火吹着,袅袅升起的烟雾把女儿呛得一阵咳嗽,微弱的火苗着了起来,女儿把燃着的柴火伸进火口里,再续一些柴火进去,熊熊燃烧的火焰舔着锅底,把女儿的脸映的通红。不一会,锅台边丝丝冒着热气,过了十多分钟,女儿掀开锅盖,原来篦子上早已馏着馒头,已经凉了,女儿又馏了一遍。把馒头拾到馍筐里,舀出锅里边的热水,端起桌子上一盘土豆丝,倒进锅里。

少华望着女儿做饭认真劲,小小年纪俨然一副厨师模样,少华舒心的笑了,早已忘了饥饿和疲劳。这一年多真心付出,终于有了回馈,女儿知道心疼他,知道关心他了,想为他做点什么了。

“爸!吃饭吧!”女儿甜甜的一声呼叫,把少华从深思中唤醒,女儿已热好了饭菜,端在桌子上。少华也真的是饿了,接过女儿递上来的馒头和筷子,大口大口吃起来。女儿微笑地看着少华开心吃相,爬在桌子上,双手托着脸,眼里充满成功的喜悦。

经常抽搐的癫痫怎么治疗好昆明治疗青少年癫痫病医院有哪些西安有没有口碑好的医院治疗癫痫病合肥市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更好?

相关美文阅读: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