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荷塘】深水_1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22:45:33
伟朝这回可是遇到大麻烦了,刚刚当上村主任,这不,丈人爷爷可就上门告状要他把这事非得处理好不可。
   啥事?伟朝的三大(父亲的弟弟)把丈人爷爷家的地种上樱桃树,现在都挂果了,这地不能老叫他三大种吧。这好几年了,也没给他要过什么东西,白种了几年。
   你看看,丈人爷爷说得还蛮有理哩。
   伟朝找了几次三大说这事,三大很是委屈,还很是激动。“我种了他的地不假,你说说他家的人都去浙江宁波打工好几年都没有回来过,地里蒿草茅草一人多高,兔子在里边撒欢,野鸡在里面躺窝,我看那么好的地荒了真是心疼,那在生产队大集体时,可是长好大的大玉谷穗,好大的红薯哩,你倒好,一家人成十年没有影,是一把汗一把力刨掉荒草、深翻土地,苦苦干了两个冬春,才重新把这块地整理好,栽上了小樱桃树苗,我给它浇水,我给它施肥,一担水一担肥挑上这么高的山坡。那个时候他在哪儿,咋不见他的踪影?现如今,樱桃树挂果了他嚷嚷了。别看他是你丈人爷,就是菩萨奶奶也不行!”
   伟朝被他三大说得一愣一愣的。
   “你小子当年屁股一拍当兵走了,留下你的寡妇娘,多可怜。交不上队下的缺粮款,是我来照户,用我的余粮款顶上。队下的军属柴火拉不回来,是我大雪天从大石河拉回来。后来,土地分到户,你妈一个人麦子割不回来,麦子割回来又打不了,是谁老帮她忙的。你三大一辈子啥都不会啥都缺,就是不缺力气,咋啦,把荒草坡翻成丰产地种上果树不对啦。这回你要替你三大把这事给弄清。不然,你丈人爷爷可真的就是蒋介石,抗战时坐山观虎斗,临到胜利了,他就下山摘桃子了,想得老美!”
   等伟朝把这话再给丈人爷说了,老人家把眼一瞪,“你小子只怕是只认你那个三大吧?这地可是当年老邓给分的,荒不荒这是我的事,管你啥事了,叫你来献殷勤?我一家去南方咋啦,谁能挡住我去打工挣钱,有本事你咋不也去,光知道面朝黄土背朝天!”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这还真让伟朝有点作难,这个村长还有点不好当哩!
   想当初,伟朝并不想当这个村长。三大,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别看他一天到晚只知道在地里干活,其实野心还不小哩。他把牛圈窝上上下下都栽上了樱桃树,上工下工去地都开着他那个破三轮车,车里老放着一把锯子一把斧头,队里的杨树、椿树,还有洋槐树算是遭了殃了,都被各个击破装进那个破三轮车拉回了家。群众反映大了,可都是婆婆妈妈的留守群体,青年人壮汉子都出去了。不少的人就像伟朝丈人爷爷家一样,全家出去一去就好几年都不回来。等他们偶尔回来一次,露水一样,原来的小孩现在都墙头高了,有的儿子在外找了对象结了婚,他们都应上爷爷奶奶大大妈妈了。就是,人家把树砍了,就是把地都占了这些婆婆妈妈又能怎样,即使在外的人知道了鞭长莫及,总不能因为这点破事再请假回去一趟,来来回回光花钱不挣钱,还不说老板一听说要请假该又甩脸色,弄不好也会丢了这份来之不易的工作。不划算的事谁肯干?
   不过,对于伟朝他三大这破事,村里有人就悄悄地把砍树的事报告了乡林站。乡林站说这得要有证据,空口无凭不行。他们就用手机拍了照,有被砍的树杈有破三轮车拉树也有锯子斧子的照片,不知咋的,送到乡里再也没有了下文。有人说了,告状也是得花钱的。去球,那就叫砍吧,难道我得罪了人还要再花点钱,哪有贴钱嫁汉的事!
   这几年县里十分重视林业发展,尤其注重森林防火,呼啦啦全县城乡无论大街小巷还是林区村庄,森林防火的大红标语铺天盖地,这还不说,电视里乌啦乌啦宣传,还有广播车到处吆喝“纵火烧山,罚款坐监”、“森林是我家,防火靠大家”。口号山响,可三大这老财迷老聋子老瞎子竟然不闻不问,把地埂边的荒草点燃了,一时浓烟滚滚,老天爷又送来了一阵风,火焰立刻高了起来。风助火势,火借风力,顷刻间大火熊熊蔓延起来,浓烟滚滚,一片火海,几里外看得清清楚楚。
   县里有好多护林员分散在各个林区,摩托车轮子不停地在转,哪里有火情马上就能到现场,况且他们还配备了装有护林宝软件的智能手机,消息灵通得很,一会儿,护林员就来到了三大着火的坡跟,他一边气喘吁吁往坡上跑一边对着火点骂开了“你想死哩你点火!你想砸我饭碗?没门!”三大这时也顾不上什么了,你咋着都中,我是要扑火了,他轮着手里的老棉袄,发疯似地跑过来跑过去。
   火灭了,三大不长的头发还有眉毛胡子也燎了一匝,满脸烟黑,从半坡到山顶都和他的脸一样黑魆魆的,自然,他也被送进了公安局坐了十几天后,灰溜溜地人前再也抬不起头来。从那开始,他就认定了一个理,朝里有腿好办事。要是我村里乡里有个什么亲戚朋友,那就不一样了,坐监?门都没有!从那开始,他就把希望寄托在伟朝身上,一定要他当支书哪怕村长也行。
   三大是老鳖一,当年年轻时候丢了三毛钱,心疼得三天吃不下饭。这些年他是有钱了,也不舍得花。偶尔去城也是步蹦,用他的话咋不能把钱便宜了摩的或是公交司机,肚饥了啃点自带的馍,不能把钱便宜那卖饭的,他真看不惯有些人烧的钱不当钱在饭店里胡吃海喝,好像钱是纸片一样。
   这一回,正值村委换届。三大大方了一回,让人真想不到,出手很阔绰,悄悄地搬回帝豪牌子香烟整整一件。在选举那天凌晨时分,又把准备好的小传单悄悄贴满了村里的电杆路口,当然是选举对手办得那些不冒烟的事,有真材实料,也有捕风捉影的,还有添盐加醋的,真个把那个竞争对手气得是七窍生烟眼冒金星。
   得天时地利人和,伟朝自然没费周折高票当选了村主任。他回到家自斟自饮沾沾自喜,头蒙住一抹黑都不知道。后来知道内情,连骂了三个“笨蹩”骂谁,旁人不知道。
   三大哩,这时当然也自斟自饮,把个小花猫眼馋得喵喵叫。“叫什么叫?”他下意识地踢了一脚,小花猫早就跑了,差点闪他个仰板叉。不过他还是高兴,伟朝当村长了,我朝里有人了。
   听说侄孙女婿要竞选村长,当丈人爷的也很兴奋,对儿子说:“伟朝要当村长是好事,要支持。你老付哥再咋着干乡长也好些年头了,我当年修罗南渠和他伯的事你知道,要不是我恐怕他伯早就没命了。这些年人家也有良心,两家没少走动,这关系你也知道,你就回去一回,带点东西,把这事说一下,叫他帮点忙。”
   说来话长了,那是一九七六年,县洛南渠修建指挥部分配东升村的修渠任务在居龙村。丈人爷那时还很年轻,是大队副支书,东升大队民兵营长。他带着全体修渠社员风餐露宿,吃住在工地,任务完成也算顺利,没出过什么安全问题,受到工地指挥部的表扬。
   工地上有一个姓付的老头,原先当过公社书记,是个走资派,七五年曾恢复职务干了几个月,后来又受批判,他不服去北京上访叫给抓回来送到工地上接受劳动改造。说是劳动改造,其实也是很自由的,没有人去管他,一天到这家工地走走,到那个工地转转,谁也没有把他当劳力使唤,倒是吃饭的时候,人们还把好吃的留下叫他吃。他这人很是随和,脾气也好,见人不笑不说话,工地上的人也都待见他。尤其在东升大队,丈人爷更是待他好,俩人能说到一起,很有缘发,时间长了,就成了忘年交。
   这天下午,工地上放炮的警报“呜呜——呜呜——”响起来,人们急忙躲进了各自的防炮洞里。点炮的在默默地数着倒计时,结果还有一炮没有响,又等了一会儿,还是没响。点炮的急了,那个书记老头赶紧叫人去指挥部通知不要解除警报,他又要和点炮的一同去放炮点看情况,丈人爷不叫他去,可他非要去。没办法,他们三人一同朝放炮点跑去,到跟前一看,导火索还在哧哧地冒着白烟,三个人吓得赶紧趴在地上。就在这时,炮响了,丈人爷赶紧癫痫孩子的饮食习惯趴在书记老头身上。书记老头得救了,丈人爷却身受重伤被送往医院。
   事情发生后,丈人爷的英雄事迹上了广播,成了大家学习的模范,轰轰烈烈了好一阵子。两年后,书记老头官复原职,后来又得到晋升,成了县委副书记、县革委会副主任。当了大官的老爷子并没有忘记救命之恩,逢年过节,自然相互走动,关系密切。但仅限于此,谁也没要求过什么。
   后来,书记老爷子退休上级照顾了一个指标,儿子安排到乡里工作。十几年下来,小付变老付,老付一路飙升,一屁股就就坐到了乡长的椅子上了。伟朝的丈人回来和老哈尔滨看癫痫哪家医院作用好付乡长耳语了一阵,最后只听到老付乡长说,没事你放心吧。
   东升村就在这个乡的政府所在小儿癫痫病的早期症状地,村里人自然知道丈人爷家和付乡长的关系,所谓人抬人高,丈人爷在村里也就是了不起的人物了。要不然,十多年了,他家里的人口有变化田地荒芜,谁也不敢收回他家的土地。只有三大这个咬槽的叫驴敢在太岁头上踢两脚,可结果呢,白白干了好几年,当荒山变沃田、果树绿满山、果香飘满山的时候,真真的叫三大说对了,这丈人爷爷可真的就是蒋介石,抗战时坐山观虎斗,临到胜利了,他就下山摘桃子了。
   伟朝遇到这难缠的事头都大了。一头是三大,有恩于己的三大;一头是丈人爷,老丈人已经不得了了,他比老丈人还高一头。两头都为自己操了心,半斤八两,还真不好办。
   伟朝对这事就只好拖下去,这天,突然县里乡里来了文件,要进行土地确权,可以转包,就是土地流转,这下伟朝可高兴了,党的政策把他这个老大难问题解决了。
   如此这般以后,三大和丈人爷都喜笑颜开,都夸伟朝是个好官,是个好娃,为他心没白操......

共 3597 兰州较好的癫痫医院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