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随笔散文 > 正文

【军警】李大钊避难洞记(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11:50

我一家人住在海边过“八一”,夜听海之声,早观朝霞红。白天,开车沿海边公路自由行,选择人少的浴场下海游泳,不亦乐乎。

这天,我们往秦皇岛方向走,女婿提议去 “碣石观海”。我第一个附和、支持,并且大做车内广告,称碣石山乃北国“观海圣地”,站在山顶可见茫茫渤海,海天一体,最为壮观。

相传秦始皇东临碣石求仙,无偿给碣石山当了代言人。之后,历代不少帝王步其后尘,趋之若鹜。北魏文成帝也在山上一湖边备野餐大宴群臣。曹操领兵东征乌恒胜利归来,途经碣石,留下著名的《观沧海/碣石篇》。很巧,驾驶座位旁放着女婿昨天买的一本旅游书,书里介绍了《观沧海》,我便翻开书,故作摇头晃脑念着:

“东临碣石,以观沧海。水何儋儋,山岛竦峙。树木丛生,百草丰茂。秋风肃瑟,洪波涌起,日月之行,若出其中。星光灿烂,若出其里。幸甚事哉,歌以咏志。”

大家也没听懂,都笑我,汽车巳驶进昌黎县城了。

车载定位系统,只能把我们领进县城,要去碣石山,它也傻了。女婿停车问路边—位当地长须老人,答曰:“你们去看李大钊躲藏的山洞吧?”客客气气指点怎么走。到一路口,再问一位中年妇女,也说:“噢,去看李大钊躲的山洞……”照样热情地指了路。过一个村庄,三问路,两个男女小学生惊异于我们不知道怎么去李大钊躲的山洞,手指正北:走那条路,上五峰山!

当地,老幼皆知李大钊避难洞,我退休的人,这次才听说,家人也好奇了。李大钊是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是传播马克思主义先驱,毛泽东也认他是老师。他怎么也要避难?遇到了什么难?

于是,我们的目的地有了具体指向:直奔李大钊避难洞。

经过一片葡萄园,汽车开始盘桓上山。我数着,绕了24道拐,就到了1987年建成的五峰山李大钊革命活动旧址。

我们第—眼见到“铁肩担道义”的李大钊汉白玉半身雕像,真实而生动地复制出李大钊方正、刚直而又沉稳、儒雅的崇高形象。孩子们都惊叹:这肩膀好宽啊!我说,铁肩嘛,自然要突出厚实、宽大。

我一家人肃然敬之,单个、集体与雕像合影。

矗立雕像的五峰广场不大,也是停车场。我们到得晚一些,场上只见两辆小汽车,不见游人。阴天,虽然风小,闷热。但比较适合登山。我没想到,这里会如此冷清、寂静,没法跟人如蚁动的海滨胜地比,跟中国遍地冒烟的那些香火鼎盛的新老寺庙比,竟有进入荒山野岭之感。据说,常有一些党校学员上山举行各种学习活动,我们今天怕是看不到那道亮丽的风景线了。

从五峰广场下台阶,上台阶,到界石岭上,又见一尊5米高的李大钊全身汉白玉雕像。瞻仰以后,下山,进入一片杂树林。除了我一家,仍未见其他游人。拐一个弯,溶入一条山谷,有涧痕,没有潺潺流水。都是些带刺的酸枣等灌木林,长不高的松树。有一种像我的白头一样的花朵,一团团从枝上垂下来,我们都不知其名。走下一段长长的石阶,还是听不到山中有人动静,只能听到自己讲话的回声。

好在路旁间或能见到石刻,都铭记李大钊名言警语,比如“与时俱进”,比如李大钊描述碣石山的诗文短句、对联,情采纷呈,有效地稀释了游人进入荒山野岭的冷寂感。石壁上镌刻的李大钊名言:“人人奋青春之元气。”就把我们吸引住了。女婿照相,大家欣赏、品味,也正好停下歇一口气。最该“奋青春之元气”的90后孙女儿捉到了一只幼小的螳螂,这是她头一次见这类昆虫。我小时候放牛,常捉到螳螂,它会咬人的头发当美味快餐。我让孙女儿试试,她怕,立即放生了。我听见了此行遇到的第一个小生命在树叶上逃跑的咝咝声。

我们又攀登而上,共爬了513级台阶,终于爬到了韩文公祠,也不见游人。这所古祠是前人为祭祀唐代大文学家、思想家韩愈所建。孙女儿说她早知道,韩昌黎著作有《昌黎文集》,死后封为昌黎伯。但她这次才知道,中国还有一位“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伟人李大钊太爷爷。

路标指示,去李大钊避险洞,还要爬山。抬头,望而生畏。大家都累,爬到这高处,有习习小风徐徐吹拂。我下令多歇一会,备足力气,从韩公文祠旁起步,继续攀登。这段石阶更陡峭,直通山洞,像梯子一样。我不用女婿搀扶,迈上一步,数一下数。

我们攀登的是东五峰山的挂月峰。李大钊在他的《五峰游记》一文中,形容这五峰“环抱如椅”。我临场远观,也觉得像一位巨人五指撑天。它们那严整的清晰的线条,呈现出一副干枯的筋骨突出的外貌,像一位老仙人,皂色道帽戴在头上,肩上披着青色披风,伸出一只大手,擎天立地,雪藏着、保护着一位舎生忘死的大革命家。

我终于两腿酸软,喘气急促,需要用手扶路边的石头了。好在我们爬过202级台阶后,到达石洞了,洞旁石壁上凿着凹体红字:李大钊避险洞。俚言称避难,文字记避险,意思差不多。洞前空地狭窄,边沿砌一道齐腰高的石头护栏。我们在洞旁的台石上坐了一会儿,眼前尽是碣石,圆头圆脑,光秃如琢。远看如一笼刚揭盖的馒头,热气腾腾。也有人说,是巨人相会,个个大头长脖,巍然独立。那些长不高大的草木,就如同巨人的短发须眉,透出长生不老的生命气息。

喘完气,我们才进洞去。洞内高约2.5米,宽不过2米,深10米左右。潮湿、阴凉,不人气稀薄。据说洞里有通道,山那边还有出口,只是人为堵塞了。我们都想过,像许多展览馆一样,会看到避难者当年用过的油灯、纸笔、茶杯、板床、睡衣之类的文物。事实是,什么都没有。因为人迹罕至,也没有游人扔下的饮料瓶、快餐盒、烟头之类的白色垃圾。这更显真实、质朴、原貌。我们荣幸地断定,今天,我们一家捷足先登,争当了避险洞的第一拨参观者。

李大钊老家在渤海边的乐亭县大黑坨村 ,离五峰山不足百里,他多次来此山游览、避暑。他在这里撰写了《再论问题与主义》和《我的马克思主义观》两篇宣传马克思学说的重镑文章,时年30岁。这是中国最早通俗地、系统地介绍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著作,彰显马思主义在中国传播进一步普及和深入。山上有个传说,李大钊在韩文公祠写作《我的马克思主义观》,游客多时,他便移到祠后一处峭壁平台上读书写字。现在,人们把那里称为“大钊读书石”。

李大钊到此避险,是1924年5月下旬。那年,第一次国共合作还没有破裂,2月底,李大钊由广州参加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回到北京,领导国共两党联合的北方地下组织,开展工人、学生运动,这引起了北洋军阀政府的惶恐。军阀吴佩孚突然下令逮捕李大钊等共产党人。李大钊火速通知有关人员,安排隐蔽、撤退避险。他首先想到了五峰山,化装成生意人,带着大儿子李葆华,搭京奉夜车离开北京,于次日清晨到达昌黎,直奔五峰山,住进了韩文公祠。

父子前脚,警察后脚跟,到李大钊的住宅搜捕,扑了空。李大钊在京家属乘火车回到了乐亭老家。警察追到乐亭大黑坨,又—番徒劳。他们根本没想到,李大钊就隐匿在昌黎城北的一座古祠里。

这次,李大钊在韩文公祠住了半个多月,—如既往地从容、沉稳。每天在祠堂里读书,写文章。稍有风吹草动,就住避难洞里躲。

6月上旬,党组织紧急通知李大钊作为中国共产党的首席代表,率领代表团去莫科出席共产国际第五次代表大会。因为除李大钊夫人赵纫兰以外,组织并不知道他的具体安身之地。送通知的同志先到乐亭大黑坨寻问,李大钊的一位外甥带路,才找到韩文公祠。

李大钊同时得到了赵纫兰写的一封信。她打算求人,设法撤销通缉令。李大钊不同意求人,写信回复赵纫兰,回述了他去南方期间,反动当局对家里进行的一系列迫害,这种无耻的迫害吓不住他。他把统治者比作一只纸老虎,说纸老虎寿命是不会长的,是禁不住冲天的革命烈火燃烧的,那张不起任何作用的通缉令更没有什么可怕。他还深情地写道:他工作很忙,处境危难,今后再没有空闲时间照顾家庭了。希望夫人坚强起来,千万不要为他而焦愁,应当振作精神抚养和教育子女。他这次出国,说不定什么时候回来。目前统治者的这种猖狂行为,只不过是一时的恐怖罢了,红旗终将会飘荡北京。

李大钊和北京来避难时一样打扮,告别五峰山,和其他代表在北京聚齐、出发,去了苏联,12月上旬才回国。

我们离开避险洞,下了那202级天梯式的石阶,回到韩文公祠,参观李大钊革命活动旧址陈展室。室内无人,一股潮湿霉味刺鼻。—位老年管理人员催我们快看,他必须下山回家吃午饭了。我请求晚一会关门,才得以细看展物,求证了前文所述李大钊至此避险的经过。

今日个怎么啦?还是我一家人孤零零的。我坐在韩文公祠前的台阶上,一阵悲伤涌上心头。李大钊虽然在此地躲过一劫,但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北洋军阀一贯仇视、惧怕李大钊在北京开展革命活动。1927年4月6日,张作霖勾结帝国主义者,下令逮捕李大钊等80余人。李大钊来不及转移,只得躲进苏联大使馆。洋人领地内远不如五峰山的避险洞安全,他被军警带走。在狱中,受尽酷刑,始终大义凛然,坚贞不屈。那正是蒋介石下令屠杀共产党人及其支持者,“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放过一个”的白色恐怖时期,4月28日,北洋军政府的刽子手在西交民巷京师看守所内,将李大钊等20位革命者处以绞刑。李大钊慷慨激昂地昭示:“反动派今天绞死了我,但绞不死伟大的共产主义,共产主义在中国必然得到光辉的胜利!”刽子手没有一次绞死他,绞了第二次,他才惨烈悲壮地离世,时年38岁。

古祠前,有一股泉水,细细地流着。井旁碣石上,刻有“玉液泉”三字,字迹清晰。这真是:“绝无人迹处,空山响流泉”(李大钊诗句)。我的家人正在饮山泉,孙女儿喊我过去,我把随身带的一大杯龙井茶倒光,接了一满杯玉液,畅饮一通,清凉甘甜。

我心中纠结,便朝寂静的山林呼喊,山林里传出回声。连喊三声,回响三次。我的尾音拖得越长,那回声也余音不断。

五峰山也回应我,避险洞那个角落,不应被人们冷落、遗忘。

玉液滋润着,微微山风吹着,我爽一些了。这才想起我们还要“碣山观海”,何处有那海天同蓝的一片汪洋?看不见,只有灰暗笼罩着寂静的山林。一团黑云在徘徊,怎么也不让太阳照耀我们。

这时,另一条山路上,走来三个男人,直奔玉液泉。我们旧客让新客,他们以礼貌的微笑相报,轮流用矿泉水瓶接水,喝了,都赞一个甜!我看出,他们都是军人,因为都穿着一样的体能作训服,园领衫,蓝短裤,军用鞋。有一位年龄40岁出头,留平头,不是师级干部,也是团级,年轻人替他接水,他坦然受用。那两个,应该是随行的参谋、警卫人员。如同见到战友,我一下想找知音。他们也看出我们是看过避难洞的,主动问我老同志,避难洞还有多远?我们一下亲近得成了“一条战壕里的战友”,聊了儿句。

他们比我们先到山下五峰广场,也是专程来看避险洞的。攀登到半山腰上,赶上一拨人,也像我们一样,一家三代吧?“老首长”93岁了,患了癌症,正扩散。去见马克思、毛泽东之前,非带儿孙们来看李大钊避险洞不可。走到半山腰上,精气实在不济,只得返回去了。

“年轻首长”看了我一眼,转身向避难洞攀登,两位随员紧跟。

鸟语花香一路伴随我们,下了702级石阶,返抵五峰广场,只有一辆越野车还在。我估计,今天不会再有游人上山了。

望灰濛濛的阴天,那团乌云变淡,消散,日色又盛。“人在白云中,云在青山外。云飞人自还,青山依旧在。”(李大钊诗)可是,五峰山还这样寂静,仿佛世界还在酣睡,没有醒来。

家人都饿了,想赶去县城吃午饭,下午还要下海游泳,催我下山。全家人向“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李大钊雕像深深躹躬告别。

但愿避险洞这寂寞、冷落只是暂时现象,也许今天我赶上了“特殊情况”。明天,后天,大后天,就有好多人背着背包,带着干粮,到避险洞搞培训,接受再教育,齐读《我的马克思主义观》吧!

癫痫患者发作是不是会乱打人安徽哪里有治疗癫痫好的医院癫痫患者饮食规则儿童癫痫病治疗费用

相关美文阅读:

随笔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