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江南青春】 八角楼中的迷惘 (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7:32:17

那时不小了,十五六岁,刚刚进了中学。

记得那所学校显得很古老,没有什么校园,一扇高大的门推开,就是一座两层的阁楼。楼顶有飞檐翘出,楼梯是木质的,地面也是木板的,走动起来便咯噔咯噔地响。有时还能听到木板之间那种咯吱吱的挤压声。就感觉这座木楼很旧,旧的木柱上的漆皮已经脱落了,却又被人的手儿摸得光滑明亮。

这木楼有个名字,叫八角楼。据说是旧时古城里一位绅士般的人物出资修建的,专用来做教育,成为当时为数不多的学校之一。我有幸进了这所学校,接受三年的中学教育。

木楼的后面,盖着几排平房,有做教室用,也有老师的办公和住宿。在两排平房中间,有那么一块天地,也就两个篮球场大小的面积,学校里开会,学生操练全在那里进行。我们是新生,教室都在后面的平房里,每升一个年级就会挪动,上到初三就可以登上八角楼了。

我们就盼望着快快地登上那座楼,因为那里能登高望远,能进入高一级的学校,似乎这座楼就成为大家心目中的一种向往,一个求知成才走向成熟的人生阶梯。

我在这里安安稳稳地读过一年半的书,青春的幼稚也在这里慢慢地散去。尽管我每天都是在睡梦中被父亲喊醒,迷迷糊糊地挎上书包,跑过几条街道,踏进校门,走过青砖铺就的校园,坐在自己熟知的课座上,开始读书写字,听老师朗朗的读书声,心里就有着一种说不清的愉快。这种愉快是伴随着各种文化知识的增加,一点一点地在扩散,在浓厚。随之青春期的一种追求开始萌动,想象未来的我应该是个什么样子。

那时,在我们的心中,总是有着崇拜的偶像,像刘胡兰、董存瑞、黄继光这些在战争中奉献生命的英雄让我们崇拜过,像刘文学、草原英雄小姐妹、雷锋这些舍己为人的时代英雄也让我们崇拜的五体投地。我们在为自己设计人生的梦想,朝着这个方向努力地学习和读书。

有一两门功课考的不如人意,当着父亲的面,我都不愿意抬头,红着脸向父亲保证,下期考试一定要上九十分不可。那天夜里,母亲就听我在说梦话,在不停地念着英语单词。也就从那时起,父亲就不再督促我的作业,需要家长签字时,竟让母亲去写。我总以为父亲在生我的气,憋足了劲天天趴在桌子上写呀写的,有时是用心的,有时是硬撑着让他们瞧。硬撑的时候,最容易打瞌睡,两个眼皮子就不停地打架,脑袋一颠一颠地往下沉,眼睛几乎要迷住了。突然听见母亲在说:“困了就去睡吧,硬撑着能学好吗。”我陡然就灵醒,像睡醒了一样,特别精神。后来听母亲讲:“你父亲怕给你压力太大,有意让你放松呢。”

我真的就放松了,不再坚持熬夜,而是清晨早早地爬起来,趁着头脑清晰,去背那些难记的单词和数学公式。上学路上,不再东瞅西瞧地看热闹,给自己规定路上必须记住几个单词。这样的自我压力,我的学习成绩提高很快,成了班级的尖子,当上了班长,又戴上了少先队的三个杠子。那种荣耀感让我像一股风一样跑回了家,卸去书包,就是不脱外衣,在母亲面前晃来晃去。母亲正忙,没有抬头看我,实在憋不住了,硬将胳膊抻过去。

母亲终于看到那三个红杠杠,比我还高兴,欣喜地说:“我娃终于当上大队长了,当上学生官了。”我心里美丝丝的,又一溜烟似的跑到邻居家找小伙伴去。

那天母亲烧了一碗红烧肉,夹起一个红油油的卤蛋放到我碗里,说:“这是奖励给你的,只要你好好学,我天天给你烧肉和鸡蛋吃。”那一顿饭,我吃的真香,可惜那天父亲不在家。

一次上语文课,老师开讲前,拿起一份同学的作业,说:“今天我给大家念一篇同学的作文,大家听听他是怎么描写这次学农活动的。”她稍微地停顿了一下,教室里很静,静的能听到她翻纸的声音。她开始念,一字一句,有板有眼的。她的声音有点沙哑,语调却柔柔的。我就看着她那微厚的嘴唇一上一下地动,念出的文字却让我的心突突乱跳。

老师念的是我的作文,虽说心里那份激动无法形容,脸上却不能喜形于色,只是感到一点点微热。同学们在私语,用眼睛在班里寻找。我的同桌娟子,一个长着大眼睛的女孩,起先在瞧别人,听着听着就看起了我,小声地问:“是你写的吧!”她那双眼睛很会说话,盯得我不得不讲:“是的。”她突然扭过脸去,从文具盒里掏出一支圆珠笔,在我与她的桌面上,狠狠地划出一条黑线,然后说:“不准你越过这条三八线。”

我不明白她,也不敢越线,一会儿便忘了,她就狠狠地用肘碰我回去,我问她:“为什么!”她瞪着我说:“你为什么不帮我!”我瞧着她生气的样子笑了,她又说:“你还笑!”老师念的后半篇文章我压根就没听,念完时,老师讲到了我,做了一段评语。同学们开始窸窸窣窣地议论,还有给我翘起拇指的,那是我的一些好友。娟子很长一段时间不理我,因为她的作文老是写不好。

这篇作文让我成为班里的人物,也成了写作上的一种压力,总想着不能差与别人,所以课余时间就拼命地读书,高尔基的《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奥斯特洛夫斯基的《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都是在那段青春岁月里读过的。

进入初二,我们就挪了教室,距八角楼就几步之遥,天天上课都能听到初三同学们朗朗的读书声,那声音极好听,就在八角楼的上空萦绕不息,我常常像听歌一样,在寻找那曲中的词儿。有时,就会看到我们的校长站在二楼教室的窗外,静静地观察上课的情景。

他是一位资深的校长,教育界很有名气,总是戴着一副深度近视镜,很少见到笑容,在校园里碰上,你给他敬礼,他也只是点点头,从不说话。可在全校师生大会上,他便滔滔不绝,那双手从不闲着,不停的挥动,加强着他讲话的力度。他声音有力,语气坚定,总是能指出课堂纪律方面的人和事,哪怕是细微的小动作,他都能指名道姓的讲出。这一点让大家很害怕,怕他随时会点出你的名字,批评你的行为。他的批评总是让人心悦诚服,大家都很尊重这位校长。

记得和一位同学偷跑到八角楼上去玩,那里是不允许低年级同学上去的,尤其是课间休息。我们就悄悄地在楼道里走,在几个弯道中我俩玩起了捉迷藏,玩的正起劲,上课铃响了。我顾不上找他,匆匆往楼下跑,刚转一个弯,他突然从一边窜出来,想吓唬我,我却来不及收脚就和他连滚带翻地滚下楼梯。我急忙爬起,他的脸竟差到了地上,红了一片,脚也崴伤了。我帮他打去灰尘,扶他回到教室。最后一节课快要响铃的时候,发现他的座位空着,我担心他会出什么事。

下课铃响了,班主任叫我,说:“校长找你。”我吓了一跳,校长找我做什么!我提心吊胆地随班主任去了校长室。

他正在批改东西,头都没抬,说了声进来,我便战战兢兢地立在那里。他抬起头,一双犀利的眼睛透过那厚厚的镜片看着我,我身上好像在抖。

“他就是你们班的班长!”他在问班主任。

班主任望着我,笑说:“他是我们班很优秀的学生,从来没有这个毛病。”

“优秀在哪里!优秀就可以动手打人么!”校长望着我说。

我怎么都不会想到,那个叫狗娃的同学居然会到校长这里告我,而且颠倒黑白。我感到很委屈,委屈地直想落泪。我终于将事情的前后经过原本道出,校长沉思了一会,讲:“这件事我会找那个同学谈,但身为班干部,违反校规上了八角楼应该检查,必须写出书面东西交给班主任。”我知道自己的错误在哪,临出门时,他对我讲“好学生就应该严格要求自己,把批评变做一种动力。”

我的委屈得到一些释放,校长的话让我记了很久,班主任留我到她那里吃饭,叮嘱我说:“老师的批评是一种爱护,你们慢慢就能体会到。”我在委屈与关心中慢慢体会,觉得自己开始长大,也懂得人与人之间那种品质上的差异,这种差异在人的青春时期就有了表现。而我们的老师就像园艺师一样,不断地为我们修枝整叶,让我们在阳光雨露中茁壮成长。

这是一种幸福感,青春的愉快与天真总是浸泡在这样的幸福里,就像花儿一样在春风里歌唱。这段青春如花似玉,它是美丽的,五彩缤纷的,令人向往和难以忘怀的。

正当我们抱着青春的梦想,向往美好未来的时候,国家的政治形势发生了变化,这种变化突如其来,翻天覆地。

记得那个日子,春风已过,天气慢慢转暖,我们坐在温暖的教室里,静等着老师的到来。不知什么原因,全校的课程都推迟了,直等到太阳直射,教室里看不到阳光的时候,班主任才到了。她表情严肃地看着大家,又郑重其事地说:“我要给同学们宣布国家的一个重大决定,我国将要进行一场文化大革命。”

“革命”两个字我们略懂,就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斗争。可是文化大革命又是什么样的革命?

老师没有多讲,我们也懵懵懂懂的,不知道这场革命意味着什么,革命会怎么进行。但从老师那种凝重、矜持的表情中,我们感觉到这件事一定很重大,一定是前所未有的,没有经历过的。

在起先的数月里,学校还是平静的,大家每天照常上课读书,还体会着学校的那种气氛。社会上、报纸中、广播里却天天在听到看到各种义正言辞的,令人振动的消息和言论。就连父亲的言谈中,每天都有文革的内容。母亲是居委会主任,听到这方面的消息更多,就感觉这个国家将会发生重大事件,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这场风雨来到学校的时候,社会秩序已经很乱了,大家人心惶惶,总担心会出什么大乱子,我们也跟着害怕的不得了,但学校还在上课,尽管学生们已经不太按时到校,甚至几天不来上课,老师也不太管。因为那些学生的父母出了问题,被革命人专政了。老师们还在坚持上课,只是课程里增加了大量的时事政治和党中央、毛主席的重要指示。

记得那天在落雨,是细毛毛状的,没有声音,学校里很静,能听见屋檐上在滴水,大家都在教室里等待学校发布重要的通知。我爬在窗前,望着眼前那座八角楼,看那飞檐上挂着灰莹莹的水珠儿,我心里也阴沉沉的。校园的墙灰白凝重,地面的青砖又湿又暗,八角楼上没有一处的漆不掉皮儿,在这阴湿的天气里,它显得那么的孤独和苍凉,虽然有着这么多的学生在里面,可看不到它有一丝的笑容。

老师们都到哪里去了!让学校能这般的安静。

我心疼这座楼儿,少说它也有二三十年了,不知有多少学生每天都在踩踏它、损坏它,它怎么就不吱一声呢!就那么心甘情愿的,支撑在这块土地上,成就着每一个学子的梦想和希望,它真的就不累么!

突然,上课铃响了,紧接着老师进了教室,通知大家立即到操场集合。毛毛雨依然在落,大家静静地站着,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因为从来没有下着雨召开师生大会。

校长来了,像往常一样匆匆走上讲台,不同的是他没有立即讲话,而是带着疲惫的神态环视着会场。陡然间,他一反常态,立整起来,端端正正地向全校师生深深地鞠了一躬,会场顿时骚动起来。

“我宣布:自今日起,全校停课,正式投入到文化大革命中去。”会场一片哗然,很快就又静下来,大家注视着校长,还想再听。

“大会结束,散会。”学校从没有开过这么短的会,校长也从未讲过这么短的话。今天就开了,校长就匆匆地离去,大家望着他的身影忽然觉得,他苍老了许多,脚步竟是那么的沉重。

也就从这一天起,我们的学校似乎没有了灵魂。

没有了上课的铃声。

没有了朗朗的读书声。

没有了老师们的亲切笑容。

没有了同学们的欢歌笑语。

一切都在变,变的没有秩序、没有纪律、没有文化、没有理想。一切都在乱,乱糟糟的可怕!

学生可以不上课,想来就来,想走就走。桌子可以不擦,玻璃可以不擦,黑板上可以画画,写上骂人的脏话。厕所可以不打扫,屎尿流成了河。

真的,这种变化让人吃惊,让人忧心忡忡。不知道我们今后该做什么,不读书不学习,我们还能做什么!每天来到课堂里,大家都坐在课桌上天南海北的瞎扯一通,嘻嘻哈哈地瞎弄一阵,不知谁喊一声:“走,上街逛去!”一群人就这么走了。

我有许多天没去学校,那天去了。学校完全变了,八角楼不见了,被一张张的大字报糊住了,到处是标语,到处是革命口号,八角楼里的教室,课桌都拼在一起,堆满了成批成捆的纸张、墨水和毛笔。许多同学在那里念文章,有人在奋笔疾书,写完一张就有人提着出去,往墙上、窗框上刷浆糊,贴大字报。

大字报贴了许多层,厚厚的,有白纸的,黄纸的,也有红纸写的。红纸都是最高指示和中央精神,白纸全是批判文章,揭发的文字。平日很少见到同学们这么激情抒发自己的言论,此刻竟滔滔不绝,从古论到今,批判旧的教育制度,批判封资修,批判反动的学术权威。

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学到了这么多的知识,辩论起来有理有据,十七年的教育路线一下子就让他们批驳的体无完肤,成了彻头彻尾的反动路线。还在青春期的我们,刚刚接触到代数、几何和英语,有的还连二十六个单词都记不住,怎么一下子就成了批判学术权威的勇士。这让我很疑惑和不解。

癫痫疾病是不是会影响寿命呢癫痫病的治疗有那些方法甘肃兰州癫痫病女性癫痫患者月经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