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语录 > 正文

【菊韵】心语一束(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53:34

欲望的丛林

“人都有吮吸的欲望。”弗洛伊德说的。

认识他因读他的《梦的解析》,我如同梦中读“梦”。梦醒后,一片茫然,茫然的不知“本我”还是“自我”还是“超我”,太阳升起,同太阳一起蓬勃的只有跳动的尘根,我,“是一个受本能愿望支配的低能弱智的生物”,可,我创造了这个世界……我说的是原动力,不竭的原动力,生存与繁殖,情爱如火,欲望似渴,驱动着我,支配着我。我做了一个梦……在童话般的五彩的丛林里,我追逐着一只雌鹿,我举起矛,掷了过去……

“梦是对清醒时被压抑到潜意识中的欲望的一种委婉表达。”弗洛伊德说。

梦的解析:五彩,文化的丛林充斥着情欲,猎人窥视、潜伏,疯狂地追逐着猎物,男人在追逐着女人……激起男人欲望的是女人,而男人狩猎的矛,则是进化着,过去是石,再是铜,再后来是铁,有过玉,现在是金,野蛮与彪悍让位于诗情与文雅,后,又让位于权力与金钱……女人则永远是一只不变的雌鹿,跳跃着,林隙间,鼓着洁白的胸脯如绸缎般的柔亮,划过晨光……

我亢阳鼓荡,我血脉贲张……我想吮吸。如佛洛伊德说。

“男人用下半身思考。”也是弗洛伊德说的。我是男人。

欲望的丛林,性与性的诱惑,性与性的角逐,世界因之而繁华而喧闹,这是一个充斥着情欲的丛林,一片神秘的丛林,生存、嗜血、追逐与逃亡的的森林。月落了,太阳升起了,狩猎从来就没有停止过。跳跃着的胸脯……我举起了我的矛!

枝头消息

春,来的总悄然无声,在枝头露出鹅黄,很嫩,似乎吹弹得破……人也轻快了起来,去郊野,去踏青。春,过后是便是夏。夏,赤日炎炎,“吱啦——吱啦 ——”的蝉鸣在窗前那棵老槐树浓郁的树荫里,身上是擦不干的汗水,听那蝉鸣,心底里却有一片清凉,这,也是枝头的消息……看那秋,西风落叶,水波涟涟,枝头凋落了往日的热闹,也凋谢了那夏夜漫天的星,萧瑟,一种心情,寄托在秋的枝头。月,孤孤地照着窗棂,水一样的干净……冬就至了,雪花飘着,炉火边,一壶酒温着……人们开始数着“九九”,窗前,去填梅花图,一张素纸,描着一枝素梅,每日去用笔点出一朵红艳艳的花来,待到 九九八十一朵时,春便来了。自然在轮回,生命在轮回,希望总在。明年好消息,去看枝头,灞上杨柳,细雨蒙蒙。燕儿正在柳林间翻飞。

人,匆匆来去,无意于那些枝头的消息,不是人老了,是心老了……老得无了了春夏秋冬。或者说,不是青春淡了,是诗情淡了,淡得不再有望月的惆怅和灯前的拍案而起。哀,莫过于心死。

窗,只是心的窗,窗外,自然之树常青。

黑与白

美是自然的,自然是诚实的,诚实是简单的,因而,美是简单的。

简单,但要有修饰,正如女子的化妆,粉黛轻施的淡妆总有无穷的神韵,没有的地方总觉得有,有的地方总觉得没有。如苏轼的诗句:水光潋滟晴方好,山色空蒙雨亦奇。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却是文字的美丽,或叫魅力——一种用心写在纸上的“总相宜”的东西。

能写出本色的简单,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景色,情感,动静,如国画之大黑大白的泼墨写意,不动声色,却声色尽在黑白两色处,“而黑与白与各种深浅不同的灰及其之间千变万化的关系,怎么都是门大学文。”(《水墨峡谷》汤世杰)

这种大学问在李白是那句“西风残照,汉家陵阙”,在辛弃疾是那句“却道天凉好个秋。”还有一句赵州老和尚说:“且吃茶去。”

人由简单到复杂,再到简单,简单到似有似无却风韵悠扬,便是完善过来的人生,或能作不枝不蔓却意味深长的文章,便是锻炼过来的人生。

六十年过去了,我只是灰色,人也罢,文也罢。人,只剩黑白——黑黢黢的皮肤,白亮亮的发;文,一地的鸡毛。

沟通

人,渴望沟通,写文章是一种沟通的方式。其实,人之间是难以沟通的,我以为,每个人面对的世界并不相同,既就是同一个世界,可在理解上却不相同,譬如,鲁迅先生讲过一个例子,同是糖水,“柳下惠看见糖水,说‘可以养老’,盗跖见了,却道可以粘门闩。他们是弟兄,所见的又是同一的东西,想到的用法却有这么天差地远。”按说,本性是不会隐瞒的,痛,是人同感,可有切肤而不号者,人谓:坚忍;再如,美食,饥者无不垂涎,可有闻香而侧目者,人谓:知足;再如,女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吾寐思服,然,世有坐怀而不乱者,人谓:洁身自好。岂不知有麻痹者,有厌食者,有阳痿者……更有人前用另一面示人的人,这才恐怖,如“王莽谦恭未篡时”。所以,世有“人心叵测”一说。所以,我更喜欢真小人,而鄙视伪君子,也常为本色人生鼓且呼,就因这世上,能直说出痛痒好恶的人并不多,官场上见多了谦卑和恭维,看惯了装腔作势与矫揉造作,我只有闭着眼一旁坐着不做声。

白开水最好喝,可有人不以为然。人,素面朝天很难,我几乎知道了为什么道家把得道之人称作“真人”了,《庄子*大师宗》说:“古之真人,其寝不梦,其觉无忧,其食不甘,其息深深……古之真人,不知悦生,不知恶死,其出不欣,其入不距;翛然而往,翛然而来而已矣。”我有些怀念庄子了,他活得洒脱,活得自然而然。谢谢一“网友”在我前日文字《心语》后的留言:“恬淡自然,物语人心。”夸奖了,不过这正是我所追求的,或为人,或为文……“赖有真人不饥渴,闭门却埽但焚香”,杜门谢客,“为什么?”不为什么。

夜深了。收笔,看凌晨两点的世界杯决赛,章鱼保罗预告了西班牙赢,吊起了我的观球欲望,结果,果然,荷兰队输了,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好看,一场生死般的恶斗,红了眼,乱了脚法,传球失误,门前一脚失准,有战术无技术,有组织无纪律,场上14黄1红的出牌,还算裁判韦伯“淡定”得客气……事后,有评论说这是世界杯历史上“最脏的决赛”。真是的,人们在利益攸关时便无美也无善可言了。赤裸裸的真。真,往往是丑陋的,但,它却是真的。它不说:呵呵……久仰,久仰了。

它只说:拔刀吧!

我的地下室

村上春树说过:每一个人都是一座两层楼,一楼有客厅、餐厅,二楼有卧室、书房,大多数人都在这两层楼间活动。实际上,人生还应该有一个地下室,没有灯,一团漆黑,那里是人的灵魂所在地。自己常走进这个暗室,闭门不出,日子久了,就有了一篇篇东西出来……

我希望有这么个地下室,有一个角落,放我的灯和我的笔,放我的灵魂。

山西癫痫医院地址左乙拉西坦治治疗癫痫西安专业的医院医院在哪里?

相关美文阅读:

情感语录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