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荷塘“PK大奖赛”】马路边的水果摊(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16 10:36:13

古老的郯西路,窄的就像一条“林刀鱼”,坏了的路面修补又都是间断性的,所以导致路面颠簸的出奇,电线杆和路灯杆子上的光缆纵横交错,有的甚至耷拉下来,好似一个个网兜。路西面虽然开发了一点点房子,但是多年的风摧尘染,也显得老旧不堪,路东的房子依旧是老式的民房,前后参差不齐,高矮不一,更加衬托出这个城市的苍老。不过老城自有老城的魅力,老城自有老城的独到之处,郯西路虽然其貌不扬,可是两边的银杏树却是十分的整齐,此时恰是初春,嫩黄嫩黄的小叶子在微风里翩翩起舞,仿佛是一群一群的小蝴蝶。

昏黄的灯光下,路口的拐角处,斜斜的停着一辆破旧的三轮摩托车,一个中等身材的中年人正在叫卖着水果,声音不大,却充满了磁性,低沉中夹着点熟透了的沙哑,苍凉的后音无疑浸满了岁月的沧桑。中年人浓眉大眼,鼻梁高耸,脸庞却有点不对称的消瘦,嘴角透着坚毅,宽宽的额头上遍布着深深的皱纹,一头短发显得分外的精神,只是目光有点深邃,好像藏着并不寻常的岁月和经历。薄薄的耳垂下是一身过了时的工作服,脚上的皮鞋一看就是打折了以后再打折的那种……“姐,要点什么?”一看见有人过来,他忙不迭的打招呼,“要点苹果还是千禧?”跟着又是一连串的解释它们的产地与口感,“苹果呢是烟台栖霞的,黄瓤的,耐储存,口感丰富,就是放软了可以当做皮球踢,我也包您还是脆脆甜甜的……”“千禧果呢是海南的,皮薄,汁多,甜甜的,保证让您吃了还想吃,不信您先尝尝……”说着就拿起了一个大点的“千禧果”,话语和动作协调的很好,就像一整套的推销套路,前言后语简直搭配的天衣无缝。

很多次光顾他的水果摊后,才知中年人名叫阿明,四十二岁,泉源人,一家四口都在这,女儿读高中,儿子读初中,老婆在超市里上班,为了供应一双子女,他们不得不全面出击,起早贪黑,省吃俭用。“现在的生意不好做”,阿明的眼神有点黯淡,“这两年做的太多了,竞争也厉害,利润是薄了又薄,一年下来竟然没有存款”他的眼神渐渐滑向忧郁,“再说了……”他顿了顿,欲言又止,“怎么?”我有些期待他的下文,“干生意不但要心平气和,肚量还要大,还要忍让一些不该受的委屈”,阿明深吸了一口气,直了直腰,“有个别的消费者生性就贪婪,吃拿,顺手捎带,更有甚者……”阿明向我道出了难以排解的郁闷。事情发生在昨天中午,阿明正在削菠萝,一声车笛,停下了一辆崭新的奥迪A6,车门开处,咯噔咯噔,高跟鞋敲得路面别样的脆,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裹着一缕浓浓的香水味飘到他跟前,“芒果怎么卖?,”女人轻启朱唇,如血般的口红在太阳下更加炫目,“六块钱一斤”阿明回到,忙不迭的停了手中的活,“有点太小了吧!”女人翘起了嘴角,尖尖的手指使劲的捏了捏芒果,“这样的芒果很好吃,广西的,没有筋,核小……”阿明生怕跑了生意,介绍的非常全面,女人甩了一下长发,小心翼翼的动作就像是在“排雷”,好多人都在排着队称秤,其中一个阿姨拎着一箱“六个核桃”,穿着很朴素,风尘仆仆,额头上都沁着汗珠,一看就是乡下来城里走亲戚的,“阿姨,您要点什么?”阿明利落但不失礼貌,“弄点芒果吧!”她的眼角霎时堆满了慈祥,“您自己挑吧”阿明顺手给了她一个红袋子,风姿绰约的女人仍在“翻箱倒柜”的扒拉着……阿姨风卷残云般抓了满满一袋子,那动作简直可以说是“秒杀”,一上秤,八十零八毛,她刷的一下从裤兜里抽出一张“红票”,动作里透着大气,接着又掏了几下,摸出了一个五毛的硬币,“老弟!”她的话语跨越了彼此的年龄,“少你三毛!”淳朴的笑容里带着点不好意思,“没事的,阿姨!”阿明找好零钱,推回了她那满是老茧的手,“就是多一块零头,我也不要了!”不知咋的,阿明的鼻头忽然有点发酸,她的一举一动都绽现着自己母亲的影子……

风姿绰约的女人每挑一个芒果都要转上几圈,生怕有一点点瑕疵,那动作放佛比公主挑驸马还要难。阿明的笑容僵在了紧皱的眉头里,“你轻点行吗?”他终于憋不住,心疼的看着一个个被捏过的芒果,“你捏坏了我就没法卖了!”心头无名火起,“怎么?”女人抬起头,目光里满是不屑和鄙夷,“买东西还不让挑啊!”接着把屈指可数的芒果扔在了秤盘上,“十一快六”秤上显示,女人用指尖从包里夹出一张十元的票子往阿明手里一塞,转身就走,一边走一边还没忘了晃屁股,生怕黑色的裙子裹得太严似的,“哎!你别走!”阿明急了,连忙招着手,“你要干嘛?”女人的目光咄咄逼人,接着飘了回来,“不就少你一块多钱吗?”,“六毛不要了,那一块你得给,不然就亏本了!”阿明耐心的想说服她,“水果都是暴利,零头不给了……”“我都是以薄利销售为主,不信你问问这些老顾客,通常都不会超过五毛钱的利润”他据理力争,“不让是吧?”女人语气变的强硬,“不让钱我就不买了,有钱哪里买不到东西?”“你这个人卖东西怎么这么纣呢?”倒打一耙的喋喋不休,好像是她自己全占着理了,漂亮的脸蛋上洋溢着少有的那种无赖,“真的不能让,你别让我亏本,行吗??”阿明依然耐心,但是口气透着烦,“把钱给我,我不买了!”女人伸出五颜六色指甲的手,芒果被她抖得在袋子里翻着滚,“真是少见!”两股火从他鼻孔窜出,可他还是忍住了,“凡事要看两面,不然会因小失大!”母亲的教诲在耳边回荡,拿回钱的女人在众人的指责里颠进了奥迪,“这是谁谁谁的小三,自己倒感觉跟个人似的,不知丢人几个钱!”众人的议论纷纷在春风里弥漫……

那是去年夏天一个周末的下午,阿明还是*一次做生意,水泥路就像一个喷着热气的蒸笼,短袖都贴紧了后背,汗水顺着手指往下流,脖子上的毛巾一攥就出水,被大伞遮着的西瓜依然没有幸免,热浪烤得它们滚热滚热的,路过的人围满了车子,争先恐后地抱起硕大的西瓜。“吱嘎——”一声急刹车从人群外透进来,跟着人群闪出一道缝,挤进来几个穿制服的人,“再占道经营就把你的车子扣掉!下午到城管局去搬秤!”他们不由分说抱起电子秤就走,还撂下一连串的警告,弄得阿明一脸的惘然,半天没有缓过神来,“那些人都是城管!”一个好心的大叔提醒了一句,“像一群马子,见东西就拿!”口气里隐藏着诅咒。刚从乡下进城的阿明好像置身于突然增大的空间里,根本就找不着北,“城管局”仨字对于他来说就是一个新生事物,更别说到哪去找了,那一刻他心里的无助与愤怒层层重叠……

城管局对着正门处镶着大字:支持行政部门依法行政,雄劲威武。“你不知道不准占道经营吗?”头发白白的队长开了口,眉头挤紧了眼角,“想在城里赚钱可以,不要造成负面影响!如果每个人都和你一样,城市街道会成什么样子?!”队长的连珠轰炸后,脸上有了笑容,“我这次就不罚你了,不要让我看到下一次!”“好的,谢谢您啊!”阿明点头如捣蒜,满脑子里都是疑惑,抱着秤默默出了城管局大院,心里的一切与刚来的时候大相径庭,他不停地反复问自己,为啥有的人就那么恨城管呢?”

“你儿子女儿的成绩怎么样?”话题告一段落,我却意犹未尽,“那还用说!”阿明陡地竖起大拇哥,眼神放光,浑身迸发着骄傲,“儿子女儿每次月考都是*!”沙哑的音质又添了豪迈,“各类奖状满墙都是!”他拉长了语气,“我的梦想都寄托在他们的身上了……”眼神里的希望和憧憬在延伸在变浓……

夜色渐渐的浓了起来,下班的高峰期早已过去,街边的银杏树影下开始晃动着一对对情侣的影子,有几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也手牵着手出来享受这初春的美,昏黄的灯光下漂浮着冷清,只有阿明的水果摊仍然坚守着这充满新生的日子……

无意识、双眼上翻抽搐是癫痫病发作吗武汉治疗癫痫排名癫痫患者应该如何注意饮食?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