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轻描】朱安,幸福知多少?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1:33:13
无意间,于雪小禅《烟花那么凉》一书的小章节中看到朱安的名字,虽只是短短几句话写她,可朱安却深深触痛了我内心深处的悲悯——一个裹着小脚,对自己的丈夫唯命是从的女子。   朱安与鲁迅那桩被母亲包办的婚姻,不仅是朱安生命中难以承受之重,也是鲁迅生命中的难以承受之重。这场无爱的婚姻,虽未曾阻挡鲁迅追求爱情的脚步,但至少让他的心灵背上了一生的歉疚与负罪,不得安宁。而朱安呢?有名无实的婚姻葬送了她的一生,让她等了一世、寂了一世、痛了一世,心耗至枯木死灰,若一潭死水般无惊无扰。   女人充满了感性,骨血里就长满了脆弱的因子,就算她平时表现得多么强大、多么豁达、多么洒脱,一旦遭遇爱情与婚姻,总免不了受伤,无法全身而退。所以,在爱情与婚姻的世界里,没有女人可以坚不可摧,没有女人可以让爱情春去了无痕。女人永远无法象男人般拿得起放得下,扛过所有情感的沟沟壑壑,追一场柳暗花明。放眼红尘滚滚、烟花落落,又有多少婚姻以失败而告终?   张爱玲如是,六六如是,王菲如是。一代才女张爱玲遇见爱情实属不易,可偏偏于对的时间遇上了花心的胡兰成,而且偏偏无可救药地爱上。为了爱他,让自己低到尘埃里,开出苍白如许的花朵,而最后的最后,也只能从此萧郎是路人。胡兰成一路在女人堆中潇洒快活,留给张爱玲的是一天比一天的沉默,到最后连恨都成了多余,选择了漂泊异乡,再不忆起。女作家六六离婚了,“不是他的问题,是我走得太快。人在相爱之初是站在同一起跑线上的,但人如流水,或奔腾或舒缓,跑着跑着,就两岔了。就像长江与黄河一样,发源地相隔几许,入海口已然各奔北南。”这是她对她的婚姻划上句号的轻松解释。王菲呢,爱到最后与佛法修行,也许在她曾经那些超凡脱俗、空灵无比的玄妙音乐里,便已早早窥见了天籁般的婉转声声便是佛家净土于她的声声召唤,而那曾经的一曲《心经》便是最好的注解。   等等,这些如数家珍的失败婚姻,终是令人尴尬而负重的。而于朱安那从来都是一厢情愿的爱情,她们又是何等幸福?至少曾经爱过,至少曾经疯狂,至少曾经灿烂。   对于与朱安的结合,鲁迅是矛盾的。一方面,出于孝顺,他不想忤逆母亲。另一方面,他不想葬送一个无辜女人的幸福。于是,他顺从了母亲的安排,却又在婚后劝朱安再嫁。虽没有夫妻之实,但他也一直将她视为自家人,他一直记得她的好。在这点上,鲁迅没有错,只是孝义难两全,世上本没有两全其美。   朱安的爱情,是自己一个人的爱情。朱安的婚姻,是让自己卑微无所遁形的婚姻。朱安的人生,是了无生趣的一生。她有过梦,可她的梦在鲁迅一天天的疏离与冷落里无情地幻灭干净。她也期待爱的回应,可永远都只是一个人的苦守。她不懂,婚姻的最大意义不是穿衣吃饭、生儿育女,而是心灵的交流、爱的流动,彼此慰藉,彼此滋养,彼此成就,达到同步的和谐。   朱安以为,她只要能安守妇道、孝敬婆婆、照顾好自己的丈夫,便会收获一份天长地久的婚姻。可她却忽略了,作为那个时代接受着新思想、新文化的激进青年鲁迅,哪能因一桩母亲包办的婚姻而压抑自己对爱情的向往、貌合神离地与她过着同床异梦的日子?她一天天让自己隐忍地退,退到卑微,让自己小心翼翼地守护,护到绝望。加重的只是鲁迅心中的愧疚与厌烦,也加速了鲁迅的离开。   诚然,朱安是不幸的,是当时封建礼数下的牺牲品。一九O一年,作为那时二十一岁的“老姑娘”朱安嫁终于有了议婚对象,而且是有知识、有思想的有志青年,她怎能不欢喜。本以为婚姻前景日渐明朗,却因为鲁迅拿到赴日留学的奖学金导致成家的希望又落空,徒有着鲁迅未婚妻的身份。鲁迅在日本一呆就是七年,当时已二十八岁的朱安是多么的忧心忡忡?在此期间,鲁迅曾要朱安放脚、进学堂读书,而思想保守的朱家觉得不可思议。虽然周母对朱安很满意,却也无法保证留学在外的鲁迅会有什么新奇想法。周母意识到久拖不决的婚事于理不合,于是终于用“母亲病急”的电报将其骗回成婚,这多少于鲁迅的心中蒙上了阴影,注定了一开始便对这场婚姻心生抗拒。   鲁迅的无奈,朱安的顺从,造就了一场漫长的婚姻灾难。   面对鲁迅的冷漠与疏离,朱安也曾用爱温暖、用细心守候,无限憧憬着她们的婚姻出现转机。可是,她所有的努力都是如此苍白无力,鲁迅依然无动于衷,对她视而不见。我想,倘若当时朱安肯听从鲁迅的要求,放脚,求学,走出家门,感受世界,让自己接受新思想、新知识,努力跟上他的步伐,也许她们的婚姻会出现不一样的结局。所以,从一定意义上说,是朱安自己没有把握好机会,是她因封建礼教的严重束缚而葬送了自己的幸福。   女为悦已者容。朱安也曾想要改变来换取鲁迅的一眼回眸,不然,她不会记得他对小脚的厌恶,因此造了一双大脚绣花鞋在婚礼上穿,鞋头填满了棉花。在那样的时代与场合,朱安穿上那双鞋又有何感想呢?应是五味杂陈。二十多年来,周围的人都在告诉她没有哪个男人会娶一个大脚的妻子,而她却为了取悦他穿上了令众人唏嘘的大脚绣花鞋,而且在一脚踏出花轿的时候,一只鞋松脱泄露了伪装,要多滑稽有多滑稽,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婚礼依照传统的风俗进行了,大红花轿、媒婆、吹打乐手和陪嫁娘一个不少,而这一切真让朱安安心了吗?新婚之夜,捱过了婚礼的繁文缛节,新郎对新娘不理不睬,四周静得只听到翻书的声音。那书每翻过一页,一声声都如针芒在朱安心尖刺痛,划破了夜的安静,亦漫开了心中无以言说的伤。她好几次对鲁迅说:“睡吧!”,可回应她的只有夜色中的沉默。   终究,鲁迅容忍不了她的委屈求全。她的一味退让,只是无端加剧了他的无视与厌恶。鲁迅三天后便回到日本,朱安离开了富裕的娘家,变成了景况拮据的周家媳妇。而作为那时的媳妇,肩负着延续香火、操持家务、孝敬婆婆的职责,她无法完成第一项,只能默默隐忍,全心全意、毫无怨言地履行着其它的职责。当然,她的勤劳、善良赢得了婆婆的喜爱。只是,怎样的喜爱,都抵不了鲁迅哪怕一个微微注视的眼神。当一九O九年鲁迅终于回国在杭州找了份教职,朱安以为看到了光明,可他却选择住校,即使回家也只做短暂的停留,不给朱安和他单位相处的机会。作为一个女人,一个苦守了多年的女人,这样的冷落无疑是一种莫大的羞辱,一刀一刀刺在胸口,终无言。   在这样日复一日的孤独浸泡中,她熬近中年,无儿无女,若一块巨石压在她郁结的心头。不管作为主妇如何称职,可作为周家的媳妇她却未完成传宗接代的任务。她终于写信给鲁迅,建议他纳妾,希望他生活有照应,更希望他能延续周家的香火。虽说纳妾在当时的社会是常规现象,但从来讨不到鲁迅一丁点爱的朱安能有此举定是经过一番挣扎的,她的大度与宽容,更需要鼓足勇气。后来,鲁迅让朱安跟随他迁居北京,让她有机会接触到他的工作、生活,接受着他的朋友、弟子对她的客气与尊敬,虽然仍是分居,却让朱安感到莫大的安慰。也许,唯有这时才能证明自己是鲁迅太太的事实,也是一个女人最卑微的荣耀,那是她一生唯一的幸福感觉。   作为女人,作为鲁迅的妻子,朱安一直卑微地存在,听从着鲁迅的召唤。即使在鲁迅肺病发作、病情加重之时,她一直不离不弃、竭尽所能地照顾。于这段日子,她是忧心的,亦是幸福的。熬了那么久,等了那么久,终于等来了与丈夫单独相处的机会,成了他身边惟一照顾他的人,她怎会不开心,她怎能不珍惜?只是,她依然小心翼翼。   最让人佩服的是,当鲁迅与许广平的儿子出生,他们寄了一张三人合照回北京,朱安看后竟是无限的关怀和友善,甚至为周家终于有后而感到欣慰。其实,朱安是聪明的,鲁迅于她这么多年的忽略,作为女人怎会觉察不到他的心有所属?只是,她选择了接受现实。既然一切已成定局,为何要闹得大家不快?说白了,她一直在睁只眼闭只眼。也许,于她而言,鲁迅这些年对她的不抛弃已是最大的恩赐。能在名义上做他一生的女人,她亦是知足的,而漠漠荒凉的内心更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朱安的晚年,孤独一人,生计难以维系,几块腌萝卜伴着半碗稀粥便是她常用的食粮。无计可施之时,她想卖掉鲁迅的藏书换取度日之资,却得到鲁迅两名追随者的制止与指责。一向和顺的朱安终于爆发了,唯一一次毫不掩饰自己的感情:“你们都说要保护周先生的遗产,我也是他遗产的一部分,你们想过我吗?”是的,这是她心底埋藏多年的声音,这是她忍无可忍之时的愤怒与宣泄。   朱安死前曾说:“周先生对我并不算坏,彼此间并没有争吵,各有各的人生,我应该原谅他……许先生待我极好,她懂得我的想法,她肯维持我……她的确是个好人。”她自幼身体饱受摧残,婚后有如枯井,老年又面对经济困难,一生凄苦无边,社会的剧变令她无所适从却不得不接受,但她却始终保留着一份尊严和品格,始终温厚宽容,从不迁怨于旁人。光是这一点,怎能不让人心疼和尊敬?而深究她能承受一切打击的原因,是她一直遵循自小形成的道德观去为人处世。   朱安走了,带着一生未了的爱恨,就连她想葬在鲁迅墓旁的遗愿也未能得偿,而只能下葬在婆婆鲁瑞的暮旁,坟上没有任何标记。她的一生,至始至终都是空的,空得如此可怜,空得让人心疼,空得让人不忍去想那些一个人举步维艰的日子。这些日子里,她好比一只蜗牛,从墙底一点点努力往上爬,爬得虽慢,却也幻想着总有一天会爬到墙顶。可是她忘了,终有一天她会无力再爬。   这场婚姻充满了绝望。鲁迅是绝望的,所以他说这场婚姻是母亲送给他的一件礼物,他只能好好地供养它,爱情却是他所不知道的。正是这些绝望,影响了他后来的思想与生活。而朱安呢,她的痛苦绝不亚于鲁迅。作为一个女人,一个没有文化的女人,于这场婚姻之中一开始就处于被动的地位,除了坚持,就是隐忍,除了苦守,就是承受。   透过朱安的宽容,再看看如今的婚姻。世界赶星超月,现代人的婚姻观念也正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不再是从前的从一而终、夫唱妇随,而是互不相让、潇洒来去。夹杂太多权利、金钱、地位等身外之物,物质基础决定了爱情根其的是否牢靠。生活衣食无忧、挥金如土、开着香车、住着豪宅,爱情似乎也生长得茂盛,无忧无患。而一旦每天算计着柴米油盐,于精打细算中牵扯出嗑嗑碰碰,爱情便烟消云散、荡然无存。有几人能如朱安苦守寒窑坚持到最后?又有几人能如朱安将一厢情愿的爱情坚持到底?又有几人能如朱安把日子过成苦行僧一般还心存感激?   说起鲁迅与朱安的婚姻,不能不说到许广平,这个在鲁迅最荒芜的年华里遇到的美丽惊喜,我们无法忽略。她是一个胜利者,虽然她一直低调,一直努力不去刺激朱安脆弱的世界,但她的强势与骄傲却是不言而喻的。因为,面对朱安这样一个毫无实力的竞争对手,她无需用任何手段去掠夺,鲁迅就是她的,赢得不费摧灰之力。而女人何苦为难女人,许广平怎会不懂朱安的孤苦无助,于是在朱安晚年那些困苦难挨的日子里,她一直接济着她。表面看来,许广平是朱安婚姻里的危机。但往深里思索,这危机的出现并非偶然,没有她,亦会有别人。   于鲁迅和朱安这场破败不堪的婚姻里,我看到的是无尽的可怜,心中涌起的是历历心疼。而这婚姻,是谁之过?我们无法指责和埋怨谁,无需辩明谁对谁错,无需计较该与不该,但那些血淋淋的痛苦却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朱安,幸福知多少? 施恩专业癫痫医院在哪浙江羊癫疯医院网北京哪家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好癫痫病治疗方法有哪些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