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现代诗歌 > 正文

【家园】东莞,性不是一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0-29 16:22:18
破坏: 阅读:2190发表时间:2014-03-22 21:36:49


   作为女人,我不支持东莞因为香艳而拉跑的GDP,也无力为东莞响亮的“性都”正名呐喊。
   但我想说,东莞,性,不是一切。如同我的家乡是核桃之都,但不全是核桃一样。
   我在东莞两年,算是亲历,我想告诉大家,东莞有密集的星级酒店,但更多的是工厂;东莞有云集的风情佳丽,但更多的是纯朴打工妹;东莞有性服务业,但更多的是工厂生产线。
   我离开深圳两年了,先生仍在深圳坚守,他们在东莞有多家客户,他一周要几去东莞,我之所以对他那么放心,一则是对他人品的信任,二则是东莞并不是传说中的纯粹的纸醉金迷。比如中国近几年每个城市的政府大楼都建得高端大气,政府大楼不远处就有小商贩,甚至乞丐,他们近在咫尺间,却相隔千万里。
   我和先生在深圳多年,我们游走了深圳周边的大多景区,不料老人和孩子最爱的,竟是东莞的松山湖,因为它视野广阔,也因为它自然的湖光山色。
   MadeinChina!中国改变了世界,实际上是MadeinDongguan!东莞改变了中国。
   近几年,有号称中国可乐的加多宝,它的产地就是东莞,多年前,在深圳的超市买了徐福记的糖果,当礼品带回来发给商洛的亲友,没想到在本的超市也有卖。而我的一个工友,曾经就是东莞徐福记的员工。我们穿的衣服,有的可能批发来自东莞虎门的批发市场。厚街的鞋子、大朗的毛衫、清溪的电脑……,东莞早已形成一镇一品,这而一品,已植入我们的平凡生活。
   1999年,我在东莞樟木头一家上千人的印刷公司做会计,老板是香港人,IT界的精英,他的管理完全系统化,包括人员和财物。在那里,员工早已享受了公司局域网带来的便捷,人事公告、外来传真、同事之间信息往来,大家习惯通过网络交流。
   晚上十点,写字楼里的灯光亮如白昼,有十多个来自香港的经理和主管,他们还在加班,处理文案、开会、研究设计方案,下班后去工业区的小饭店宵夜,等上菜的间隙,大家谈的还是工作,订单、交期以及公司的人和事。
   因为上层多是讲粤语,大家以会讲粤语为时尚,年长的香港师傅普通话讲得别扭,很多同地人不会讲粤语,但大家彼此都能听个十有八九,有时候开会,不是一国两制,而是一会两语,这是我最早感受的语言文化的包容。
   公司职员工按职务分为六个级别,一级最低,是刚入厂不久的一线生产工人,六级最高,为经理。我进厂不久,三级,胸牌为黄色,我的奋斗目标是一年后晋升到四级,胸牌换成蓝色,据说从三级到四级,一般成长期是两年,也有个别特优秀的半年就换了牌的。
   一级和二级是金字塔底,人数最多,吃饭是分三批去大饭堂,一日三餐,两顿主餐菜是一荤两素,一人一份,饭尽饱吃。三级和四级是金字塔腰,总人数约两百人,吃饭是去小饭堂,一日三餐,两顿主餐菜是两荤两素,一人一份,饭尽饱吃。五六级总共不到二十个人,龙虾、斑鱼、咖啡、面包、进口水果等全部任吃任饮,享受这样待遇的除了香港高层,大陆的经理只有三四个,一般人只能望其项背。后来看李开复写的《世界因你不同》,知道谷歌的伙食和员工福利特好,知道这世界真有免费的,而且还是特棒的一日三餐,但那只提供给极其优秀的人才。
   我所在的财务部共有五个人,经理来自广东梅州,叫黄兰华,人长得很漂亮,也有能干,在公司有极高的威信,大家见了都称她华姐,有新来的叫她黄姐,她就夸张地笑着纠正,不能叫黄姐,否则就成黄脸婆了。主管是来自广西的阿秋,是我们财务部的唯一男性,我每次都叫成了阿球,二十七八岁的样子,长得不帅,每有写字楼其他部门的小姑娘来,羡慕我们财务部有独立的空间,他就调侃,做我女朋友就不用羡慕了。其余我们三名女性,算小兵。我初来乍到,每次搬资料,跑腿的活计经理都让我干,有次经理安排我和另阿娟去仓库搬单据,我悄悄问:为什么搬资料这样的活经理不让主管干,他跑一趟就行了,我们就得跑几回?那同事骂我“七线!”(神经病),说一则男同事是主管,二则咱们财务部就他一个宝贝男生,如果苦力活全让他干,把他吓跑了我们岂不全成了娘子军?我嘟囔:全是女性有啥不好?
   我常常觉得绿叶把红花衬得美艳,不料有一天我们繁花了衬绿叶。
   有一天华姐带我和阿秋去仓库,找仓成年癫痫疾病相关的治疗方法库经理协商盘点事宜,仓库经理以进出货都很忙,不可能停下手头的工作陪我们盘点,两个人用白话大声争吵,我只能听个大概,看到他们两个都很生气的样子,仓库对我们咆哮:你们只会坐写字楼!这仓库不是你呆的地方!我问阿秋,平时大家都对华姐尊敬有加,为什么仓库经理敢这样说话,阿秋告诉我,人家本来很忙,我们要去盘点,的确影响了别人的工作,给他们增加了很多工作量,但对仓库的自盘,没有财务的监督老板又不放心。
   华姐找来香港的总监协调,总监说既然老板要求我们两个部门盘点,我们就只能合力把工作完成,他要求大家利用晚上时间加班,因为晚上进出货最少。一次他看我们点数,他说你要这样做,说完他跪在地上,把货架上的东西全部拿出来,五五一点,又摆回去,他的动作极快,放回的货物也摆放得很整齐,看到开叉车的司机慢吞吞的,他说我来吧,一大堆货,他三下五除二就摆放整齐了。一向自信的华姐对他赞不绝口,要我们向他学习。他说在香港不这样干活,就会没饭吃。
   望着眼前这个三十出头,身穿T恤衫,下着牛仔裤,白波鞋,典型的香港人小伙,我脑海里冒出了两个字:“敬业!”第一次,我对香港人由羡慕他们的金钱到崇拜他们的工作精神,也许敬业两个字已刻入香港职员的骨髓,而他们又把这种精神带到了大陆,传递给我们。
   写字楼的几十个姑娘,她们并不是老板种在花园里供客户观赏的花朵,有人的地方就有竞争,她们不仅要干好本职工作,保住已有的饭碗,还得新乡治疗癫痫病靠谱的医院想着晋升,有很多人挤时间充电,电脑、自考、外语等等。我最欣赏的一个湖南妹,叫冯玲玲,人长得极漂亮,又爱打扮,可惜上班时间必须穿制服,她就在头发、衬衣、裤子和鞋子上下功夫,给人的感觉是满园秀色关不住,惹得写字楼那些帅小伙常有事没事围着她转,起初我以为她只是个花瓶,后来才知人家是我们写字楼最勤奋的一个,家里很有钱,她尽量不加班,业余时间都在学习,最后上了人民大学的EMBA。
   周末,有同事邀我们去她家喝汤,由于广东人每饭必汤,且汤的内容远比菜丰富,大家常以喝到美味浓汤为口福。去的次数多了,就从这家喝到那家,原来那栋楼住着的都是本公司员工,那栋房子是当地厂长家的私宅,起初我以为大家租住厂长家的房子是给他面子,后来才知住在这里不用担心查暂住证,即使在外面被抓了,厂长也能通过关系捞出来,否则别的出租屋不办暂住证,抓住了轻则罚款,重则劳教。
   厂长的母亲六十岁左右,常在楼上楼下转悠,今天骂这个门口的卫生没搞好,明天骂那个乱丢垃圾,大家都很怕她,日久见人心,后来知道这老太太心肠不错,知道有租客生病了,就褒一罐汤送来,看着喝了才走,她楼上楼下骂骂咧咧,是想警告那些闲散人员,这栋楼有人管理,小偷小摸不敢光顾。
   在广东多年,领略了吃在广东,觉得最朴实的要数东莞米粉,早餐,大家赶着上班,一碗汤米粉,纯素,几片生菜,一撮葱花,抓一把昨晚浸泡的米粉开水里烫一下,几分钟就可下筷。中午,一个人或是两个人,懒得做菜,那就炒米粉,一颗鸡蛋,几片火腿,或是瘦肉,大火猛炒三两下,倒入早上泡的米粉,三五分钟出锅,就饭菜兼有了。晚上加班回家,吃点宵夜,小吃摊,大排挡随处可见,南北小吃,各有千秋,瞅来瞅去,来碗蒸米粉吧,真正的好吃实惠,价格不贵。
   在素有“小香港”之称的樟木头,我见识了密集的高楼,豪华的酒店,当然还有为数众多的香港人和他们对工作的敬业精神。
   有一天接到一个深圳来电,说的却是商州方言,那个电话,成了我生活的转折。
   周末,下着雨,他CALL我,说在樟木头汽车站。第一眼,他虽然笑得灿烂,但那卷的发,因胡渣浓密而显乌黑的脸,灰的西服,灰的雨伞,一切都让我极不喜欢。第一眼,我哈尔滨能治好癫痫病的医院在哪里虽然声音很甜,但湿的发,缩着脖子,黑的西服,松糕鞋,一切都不是他想要的样子。
   找了家东北饺子馆吃了饭,去广场散步,下雨了,一起去名典喝咖啡。不知道,我总是喜欢去西餐厅吃饭,总是喜欢喝咖啡,是否因为第一次与他相约?
   2000年,我离开樟木头去清溪一家台资公司上班,在这家公司,我第一次知道,小孩子坐汽车应该有专用座椅,我们习惯的大人怀抱,在意外来临时却并不安全,但这样的意识,在我们中国还没普及,于是那个公司生产的婴儿座椅只用来出口。
   在清溪,那个并不繁华的小镇上,我一周六天忙着上班,工作很是平淡,周末,他来了,我们牵着手逛商场,看电影,在广场晒太阳。那时我的工资很低,但我感到很快乐。
   2001年,我俩结婚了,在清溪那间出租屋里,他娶走了我,因为怀孕我离开了清溪那家台资公司,投奔有他的,也是我到深圳的第一站和最后一站,亲爱的龙华。
   在这个世界上,不管他人怎样的痛恨和敌视东莞,我都有理由热爱它,因为在东莞,我认识了我的先生,那个自称象荷西一样有着浓密大胡子的男人。在东莞,他让我成了一个母亲,两个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们都与东莞相关。东莞,留有我的青春,东莞,记录着我们的爱!
  

共 3590 字 1 页 首页1
转到

相关美文阅读:

现代诗歌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