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流年】约见石头(散文)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2-23 16:36:58

神迹早就准备好了。

法国人亨利·穆奥看见吴哥窟以前,只是一个普通的生物学家。1861年,他到柬埔寨采集动物标本,无意间在热带丛林中看到了吴哥窟。他当即就被这一建筑群落征服,就像我们置身于吴哥遗迹现场,被震慑得目瞪口呆一样。吴哥窟在世界文明史上所承载的辉煌过往,颠覆了当时世界的所有经验,让先进的现代文明黯然失色。穆奥的看见,只是已知文明被征服的开始,在世界重新看见它以前,这个掩藏在热带丛林的伟大神迹,一直就在原地,从未移动和改变。

1930年,女王宫在法国远东学院的主持下,采取“原物归位法”得以部分修复,并以精致繁复的浮雕工艺惊艳世界。它不是什么宫殿,而是供奉印度教湿婆神的寺庙,高棉人叫它班蒂斯蕾,意即“女人的城堡”。这座初建于公元967年的寺庙,几乎被浮雕完全覆盖,外墙、立柱、门廊、基石、窗楣,所有立面都刻满了神像、几何纹饰和动植物图案,天工巧夺,密密麻麻,如果米开朗基罗,或者罗丹来到这里,想在其间安插一朵百合,会很困难。而雕刻它们的人,可能只是吴哥时代的普通工匠。

傍晚时分,游人开始从古庙返回暹粒城的时候,我走近了这座红砂岩建造的神庙。我被当然地震慑,并满怀疑惧,它在安静时刻散发的古代气息,星象般环绕着我,给人一种难以靠近和进入的幽邃。这些石头和石头上的雕像,不是眼睛和耳朵能够感官的。我在其间,不止一次地觉得脊骨微凉,好像无处不在的那迦蛇神像,挺着七只脑袋,悄无声息地爬上了后背。不断掉过头去,想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后面推搡我。什么也没有,夕阳正在远方降落,金银树亮白挺拔的枝干直指天穹,断墙处堆满倾圮凌乱的石头,远处公路上,有汽车扬起的浮尘悬在半空。现在是旱季,满地都是松软的红砂,阳光和红砂石垒筑的女王宫融汇一体,周身发红,有把人燃烧灼伤的错觉。原本希望慢慢地看,在《罗摩衍那》和《摩诃婆罗多》史诗故事为背景的浮雕世界,尽可能多的认识几个恒河的神灵,看懂自以为可以懂得的部分。结果,看到的只是形状和实相。要看懂那些石头,听到什么和遇见什么,仅凭尘世经验包装的肉身,显然难以实现。事实上,我在吴哥窟和通王城看了几天的石头,那些神灵和国王的名讳本身就特别拗口,加上翻译上的中文注音差异,即便你记住了名字,也难以在短时间内,找到对应他们的座位。这样说太矫情了,我只简单地认得几个汉字,离开汉语环境,就是聋子、瞎子和哑巴,如果不能通过文字和语言去理解吴哥,即使站在那些铭文面前,也必须借助别人的嘴巴。我什么也没有看懂,除了浅薄和无知,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间隔我的靠近。

为看女王宫,我离开团队,自费15美元雇了一辆TukTuk。暹粒没有出租车,使用最广泛的就是用摩托车驱动的三轮TukTuk。我选择黄昏来女王宫,要的就是不被催促。此时,Tuktuk停放在旅游公路等我,司机略懂汉语,个头矮小,古铜色皮肤,赤着脚,戴一顶藤草毡帽,待人很和气。“你要多等我一下,听懂了嘛,在这里等我出来?”不管他听没听懂,我一头扎进了女王宫。而参观这座精致寺庙内部的时间,大概只用了半个时辰,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使劲赶我。法国人和瑞士人为了修复还原它,可是用了数十年时间。很多时候,我并不像在人前表现的那样绅士,这种伪装比事实更阴险,一直在暗害我的心性。想抽烟,确认周边无人,一屁股坐在护城河的残垣上抽了起来。四周都是缺头少腿的石像和古庙倒塌后留下的石头。眼前的护城河积水轻浅,水色暗沉,应该还是当年建造时的样子,几朵紫色的睡莲,孤单地开着。三、两只蜻蜓在莲叶间跳舞,偶尔悬停半空,优雅地清洗起自己单薄的影子。地面上有无数的蚁穴,在靠近残墙和树根的地方,洞口堆垒的泥粒山丘样扎眼,蜘蛛们在草丛里布满了捕食虫蚁的蛛网;有的大树内部已经空了,自然死亡,新的树种居然依附腐烂的枝干,又长成了参天大树。种种迹象表明,杀戮与争斗,在大地的内部一直不曾结束。我一个人坐在那里,烟才抽了半截,裤腿上就爬满了蚂蚁。东南亚国家之所以普遍使用绳索编织的吊床,地上的虫蚁蛇蝎实在太多了。

在距离女神庙有两道矮墙的护城河边,才真正看清它的全貌,主建筑群的塔楼和藏经楼由三层院落合围,象征印度神话里的世界中心须弥山。供奉湿婆神像的主塔并不高,精巧别致,较之于差不多同一时期建造的茶胶寺和比粒寺,女王宫太袖珍了。神庙后面是枝叶繁茂的原始丛林,暗绿沉沉,与色彩鲜亮、周身泛红的的神庙互为背景。这种强烈的明暗对比让人恍惚起来。我的身体和神庙都倒映在水池里,看上去交相融汇,感觉却咫尺天涯。一个人坐在异国他乡的傍晚,嘴巴和耳朵只是摆设,突然觉得这个混沌的现场,曾经出现在某个暗夜,当我怀拥妄念睡去的时刻,或在冥想中曾经相遇。暖黄的夕阳走过大地,跏趺在神庙的石头上,执意要和光同尘,好像也在朝觐一场即将结束的久别重逢。想起格桑梅朵说的话来:“懂来每个牵住目光的风景,都是心底旧痕。”只是,我坐不成一尊石像,也懂不来吴哥的石头。

很多人都喜欢石头。我帮无数朋友拾捡过石头。岷山、横断山、昆仑山、天山、阿尔泰、喜马拉雅、唐古拉……旅程所过之处,习惯怀揣几块石头留念或送朋友,久而久之,我的居室也放置了一些大小不一的石头,有的源自山川河流,有的源自雪山戈壁,不为收藏,也不把玩,只是觉得那些形色各异的石头,并不像惯常感觉的那样寒冷、坚硬和恒久。历史上,很多族群是喜欢石头的,他们对石头的敬畏和崇拜由来已久。在青藏高原,到处都可以看到石头堆垒的玛尼堆,不管是居住在世界屋脊的藏族人、珞巴人、门巴人,还是拉伊人、夏尔巴人,人们在穿行大地的时候,习惯把各种石头从不同的地方,集中搬运堆放在山顶、路口、湖畔、河边、村庄和寺庙,既有宗教的象征意义,也有传统的路标作用,可以指引路上的旅人走在正确方向。羌民族的白石崇拜,可以追溯到神话时代,相关研究表明:他们是氐羌的后裔,最先开始畜牧放羊和种植小麦,据说大禹也是其先祖之一。这个于今居住在岷江流域的古老部族,一直把石头作为神祗,家家户户的石头房顶上,什么装饰和植物都可以忽略,唯一不能少了白色的石头,“白石文化”因此被命名,并一直延续至今。

多年前,正处于我世俗人生的低谷,认识了一个从事生命科学研究的教授。那时,他刚辞去公职,皈依佛门三宝不久,在家带发修行。我曾经坐在他的居室,感受他的焚香抚琴、净手触石和修行心得,虽无暗香盈袖,也是心有灵犀。某天,我赤脚踩在一块陨石上,手里握着水晶,教授站在一边默诵着什么,或其它我不清楚的经文咒语。不知因为石头本身蓄积的电子场量,还是教授多年修为,我先是周身发抖,继而混沌无觉,好像被人催眠一样。教授说这种状态类似于禅定,对于禅修者很简单,也无需借助任何物质,禅定就是放下,弃万念可及恒远无限。后来,我又多次去过教授摆满水晶和陨石的房子,但我起念不净(念念关乎平安和财智),即便一块沉默的石头,轻易就把我识破了。

石头开花,扁担发芽,曾经作为形容,意指不可能的和反物质的实相,通常用来诅咒发誓。另外一个喜欢石头的朋友告诉我,一块石头,万千尘粒,幽封一意万端微消息。石头不是哑巴,会说话,能表形,可会意。他说过,终极不会开口,沉默就是一切。我们相交久矣,他对石头的慈悲就是慈悲本身,无所祈无所求,从小就习惯和石头相处。他家里也摆满了来自不同地方、海拔、材质的石头,连衣柜、洗衣机和鱼缸,都用来装了石头。他觉得任何一块石头都有来处,是沉默着的神祇。他给每一块石头命名,按时给石头们洗浴拂尘,而更多时候则安静地和石头约见。听上去有点匪夷所思,这种能和石头长相厮守的坚持,是极致的孤独,也是常人难以理解和响应的幸福。正是石头累积的万千信息,使其心向纯然,有无一体,智识和德行皆卓尔不群,但从不主动示人,好像在对石头的慈悲中,自己也成了一块慈悲的石头。

其实,吴哥就是一堆堆石头和石头幽封的记忆。建造吴哥的砂石,来自荔枝山的热带丛林,运送它的大象和堆垒它的吴哥人,已经离开600余年。那些石头是有呼吸的,它的心跳和记忆,来自古代和更久远的宇宙时间,或许也来自你的前几世前几生。我再一次轮回人间,因为一直不懂石头。我被我污染了,深陷于经验世界的有形,对存在的无限可能,多时冥而不想,想而不专,专而不纯,一直在错误的道路上错误人生。湿婆在印度的叙事诗里是创造与毁灭之神,也是古印度教认知天体宇宙的象征。之前,我并不知道,他的出生地居然是在我的祖国——喜马拉雅山腹地的冈仁波齐峰,被苯教、印度教、嗜那教和佛教共同敬奉的众神之山,也是我的现在和未来,一直在试图匍匐靠近的远方。

我们在暹粒城外看到的古庙遗迹,大多是敬奉湿婆和毗湿奴的神庙。《奥义书》上说,守护神毗湿奴睡觉和清醒的时间,均以47亿年为时间单位,睡着,可能就是妖魔鬼怪撒泼作乱和众生受难之际。47亿年,这个漫长得难以想象的空间厚度,对于人生是怎样的眨眼一瞬。守护神毗湿奴,在公元802年,就居住在吴哥窟和通王城的石头上了。只是不知道他是睡了,还是准备醒来?或者他原本就睡着,第三只眼微开,只向善缘者会声会影。

就在通王城古王宫的门口,我看见一个大约三岁左右的女孩,独自在门头玩耍。出现在正午时分的这个场景很奇妙,让看到她的眼睛无限欢愉。女孩一次次攀越乍而陡的石阶,穿过边门门洞,站在环廊下方暗黑的台基上,小憩片刻,有点吃力地爬进左边的立柱窗棂,消失于环廊。廊壁上有众多表现宗教传说和吴哥平民生活的浮雕,梵天、毗湿奴,湿婆,以及无数的神灵和吴哥人的祖先也在那里。这些图纹和浮雕,可能就是孩子的快乐之源。太阳火辣辣地照着,我移步到一颗柳树下面,准备坐下,孩子可爱的小脑袋又从右边的环廊窗棂冒了出来,继续重复刚才的动作。孩子的栗色卷发很迷人,在金色的阳光下闪闪发亮,蓝色的碎花衣裙飘移在过去的神庙,有如童话书中的精灵,就像我曾经的某个梦境和冥想,在一个孩子的指引下,被吴哥的神庙打印了出来。孩子发现了我,或者是我的镜头,停止了攀爬,目光纯然,微笑。我看不清孩子眼神的正性,因为我远离了一个人的原初,在孩子的眼睛里,我来自欲望长街的身体,突然希望忘掉那些身份不明的万千杂念,跟随孩子的本真和眼神,愉快地走到墙上去。

没有看到女孩的家人,估计正在神庙里参观。孩子继续转圈,反复出现和消失在门头与廊道之间,好像和谁做着迷藏。眼下除了明净的天空,沉绿的大地、斑驳的石头和众神的雕像,周遭万籁俱寂,没有风也没有鸟的影子,连树上的枝叶似乎也在准备午休。只有我一个人站在那里,看到了一个快乐的儿童和苍灰的石头。孩子一定在和我看不见的谁在游玩,看上去是如此安静愉悦:轻盈飘逸的身影,不时有清凉的笑声清泉一样,在孩子嘴边流泻。我知道自己的眼睛和心灵,早就被经验和规训重重遮蔽了(我一直试图刨开它),体会不到古迹里孩子感觉的存在。这个年龄的孩子,是可以约见神灵的,而这种约见,可能就是伊萨克.列维坦在姆里湖畔墓地上空,为我们描述过的那个永恒的安宁。

我确信,在暹粒丛林中的石头寺庙,看到了一个来自西班牙的女孩,正在与众神约会。

“生命是一个纯然的礼物,是一个奥妙不是难题。”柴米油盐酱醋茶,虽为必须,但不是弃神的借口。因为放弃信仰和敬畏大地,加之现代科技的一统天下,把我们陷入了怀疑一切的窘境,逼迫想象和未来,同时抛弃了我们。海德格尔说过:“无家可归正在成为一种世界命运”。吴哥窟和通王城那些伟大的石头建筑,是不是吴哥人集体遁世之后,留在大地的神谕?人类文明史上,一部宏大庄严的建筑史诗。这些遗迹留给我们的思想空间和美学经典,原本就同诗歌一样,充满智慧、力量和想象,有引导我们抵达世界深邃美丽的多种可能。

我曾经来过吴哥么,在时间消失之前?如果在时间里消失的只是我的肉身,而我的过去或许会被什么承载下来,并有可能穿越时空重新出现,只是不知道,那是雅鲁藏布江的一条鱼,川西平原的麻雀,还是通王城墙缝里的蚂蚁。换一种说法,我到吴哥不是去朝觐,也不是看见,而是回去,重新走向从前那个模糊混沌的自己。我这样想的时候,正在吴哥窟象征世界中心的须弥山第二层回廊参观,依然被人追赶着,这次催赶我的不是想象,是拥挤的人群。吴哥窟是吴哥人创造的过去和想象的未来,当年人们建造它的时候,用了30亿吨石头,无数的大象和成千上万的工匠,整整耗时37年。这座原本计划用于供奉毗湿奴的神殿,在修造它的国王苏耶跋摩二世死去多年以后,才建造完成,并理所当然地成了他的陵寝。

我一次次抚摸着回廊里那些庄严的佛像,诸神的身体和美丽的纹饰。这里不仅居住着印度教的神灵,也住居着大、小乘佛教的神灵和吴哥人的英雄,甚至包括过去时代人们的日常生活,战争场面和普通百姓也走到了墙上,这和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的教堂完全有别。我一直被不同肤色的人推挤着,在吉祥天女斑达拉姆雕像面前,我想停下来。女神胸前的乳房很漂亮,已经被无数的人抚摸得油光发亮,我也想把手放上去。或许,我早就反复抚摸过她了,在变成麻雀或蚂蚁之前。一群俄罗斯的年轻游客,排着长队,我刚刚伸出手,就被挤开了。其实,我是有时间抚摸女神的,担心自己青筋暴突的手,放在如此圆润美妙的乳房上面,一定很难看。片刻的犹疑,突然就看到甬道深处的塔楼中央,站着一尊佛像,好像正用吴哥时代的眼神,安详地望向我。

虽然,那只是柬埔寨丛林深处,吴哥人遗留在大地上的石头。

花开是太多的生劫旧忆落在树上了。人所遗忘的,石头一一收记。

癫痫病人的治疗费用高吗治疗癫痫的卡马西平有副作用吗石家庄有治疗癫痫病的好医院吗?奥卡西平治疗癫痫

相关美文阅读:

爱情日志推荐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