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情诗大全 > 正文

【西风】草根人物:老刘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04 21:07:39
沙河村几家大户中,如果说老朱是朱家的领军人物的话,老刘自然就是刘家的领军人物了。当然,这领军人物,可不是自封的,也不是民主选举的,而是靠自己的为人处世,慢慢抛头露面自然而然被人们公认的。与这个人的年龄、辈分没有直接的联系。   一个家族的代表,首先要在家族内部得到认可,其次还要在整个村子中得到认可。获得认可的主要依据,就要看这个人的性格特点、为人处世、担当意识等等。所以,能够成为领军人物的,不管怎么说,对内对外,都会有自己独特的处世风格,尤其是协调能力。当这个人的威信树立起来的时候,往往是不管家族的事情还是村子的事情,就要靠这些人来组织,也就是老百姓所说的“喊叫”,这个“喊叫”,肯定不是乱喊乱叫,声音大,嗓门高,而是大大小小的事情,他们都能组织得井井有条,处理得顺顺当当。   老朱的特点是踏实,肯吃苦,能卖力。老刘可不同,干起活来典型的“滑头”一个,干什么都不会亲力亲为,但人家脑子好,办法多,当幕后军师的料。他中等身材,略微发胖,走路慢悠悠,说话笑眯眯。不管遇到什么事,都是不急不躁的样子,别人一遍一遍催问事情怎么办,他也是慢条斯理地说急什么,弄得别人反而更加着急,其实他是在心中想办法呢,并且要找出最佳的解决办法来。   老刘虽为农民,却一辈子不愿意扶铁锨把。在村子里,一个人发展的途径只有两条:读书或是务农。务农的标志就是扶铁锨把。老人们看谁家孩子读书有出息,就会说“人家这辈子不用扶铁锨把了”;要是考试落榜了或者没上进,就会叹息“一辈子就是扶铁锨把的命”。老刘起先也读过书,后来在村小当代课教师。村小撤并的时候,要是继续到新学校,坚持下来,也就会转正了,但他嫌当代课教师待遇低,枯燥无味,再加上那时候刚刚改革开放,有的人蠢蠢欲动,跑到外面去“淘金”,听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的。不过跑出去的,算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吧,肯定是脑子活络,不安分的人。好多人还对改革开放持观望的态度,跑出去可需要很大的胆识和魄力的。老刘就是沙河村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吧,辞了民办教师,拍屁股走人,一走就没了音信。   两三年之后,身穿蓝色中山装,脚蹬乌黑牛皮鞋的老刘回来了,见人就掏出带嘴子的纸烟,门牙也镶成“金牙”了。大伙都很好奇,打听他这两三年究竟去了何方,日子过得怎么样。结果听他说,自己去了新疆,那里瓜多甜,枣子多大,葡萄多圆,羊肉多肥,听的人直流口水。还说新疆有多远地方有多大,光坐火车跑几天几夜,都没跑过来大半个新疆。大家更关心的是新疆能赚多少钱,老刘说比我们这地方好多了,挣得钱也多。谁都觉得这样的话,老刘肯定带了很多钱回来,老刘却笑了,说挣上就花掉了,吃吃喝喝,也没存下来。有人似乎感到遗憾和失望,要是剩下来,也算是有钱人了呀。也就遇上老刘了,要是自己去新疆,不存它千儿八百,也由不得。不过大家也相信了老刘,谁都知道这个人不把钱当钱,有一个花三个,嘴上抓得紧,抽烟喝酒吃肉,有多少也存不到自己口袋里。   老刘几乎把自己在新疆的见闻感受讲述完了的时候,自己却再也闲不住了,开始游说他的那一帮“狐朋狗友”,说是新疆的毛驴多么便宜,要是凑点钱赶来一群,那可是不错的买卖呀。那几个人听了,自然动了心。一块喝酒,谈论到热闹处,就做了计划,怎样凑钱,怎样坐火车,买多少驴,怎么赶到这里。计划好以后,就开始行动。因为是合伙做,就要凑份子,自己有拿出来,自己没有找着借。准备好之后,他们就上新疆去了。大约过了二、三十天,四、五个人赶着四五十头新疆毛驴回来了,大伙一看,差点笑了,不管是人,还是毛驴,也许是路途劳累,风尘仆仆,都显得十分憔悴。要说新疆的毛驴,和这地湖北治癫痫最好的专科医院方的也没有什么明显的区别,但从新疆赶回来一群毛驴,那可是新闻了,新闻的主人公自然是老刘,大家对老刘佩服不已的同时,也对新疆毛驴产生浓厚兴趣,都把它们叫做“新疆驴”,左看右看却看不出新疆驴除了瘦一些,和本地的相比,也没多出些什么来。人们感叹老刘这人了不起,两三年摇身一变,成了贩子了。   不过老刘没有风光多久,这次贩驴却赔钱了。原来,他们赶上毛驴后,一直走下来的,一路上走走停停,路上花了十多天,苦头没少吃,吃不好喝不好,人还好一些,累了可以骑驴,驴就不同了。到了这里,新疆驴水土不服,不好好吃草饮水,按照老刘的说法,是没考虑到这一点,新疆气候热,生长的草和这边的不同,所以没考虑到驴会水土不服,再加上一路上的折腾,这群驴不见长膘,一个个变成了“瘦龙”。老刘一看不对劲,赶紧低价出售,算是处理完了,合计下来,白搭了路费和人力,人们见了老刘,就会戏谑说,老刘呀,你什么事情都要研究个透彻,这次怎么没有认真研究新疆驴的生活习性呢,看来是牛头不对驴唇了。老刘明知大家开玩笑,在农村,拿姓氏开玩笑的时候,把刘家人比作“牛”的,也不介意,只是笑笑,说还以为哪里的驴都是驴,谁知道口外的驴和口内的还是有区别的,伙食水准不一样呀,就好像大地方的人到了山沟里,还吃不惯呀。生意虽然落空了,不过老刘在人们心中,印象更加鲜明了。   老刘自己很少亲自下地劳动,不过他可是在搞研究。开始的时候,看老刘拿着这个报纸那个书,还以为他怕干活,还保留着当老师时候的书生气,后来才知道他是在研究怎样提高粮食产量。原本这里都是靠天吃饭,种庄稼凭力气更凭勇气,后来才知道老刘是研究如何施肥,如何灭虫之类的。人们用惯了农家肥,对化肥还不习惯,等到看着老刘给庄稼上化肥,打灭虫剂、除草剂,实现大丰收,亩产量高出几百斤的时候,才发了慌,问老刘应该怎么办,老刘也不保留,一一指点的一清二楚,有时候还亲自到别人地里示范,大家尝到甜头,自然每到春耕之际,就询问老刘,包括粮食换种呀之类的。人们从老刘身上,隐隐约约感觉到,时代毕竟不同了,那种旧观念,应该变了,先人们留下的种田的那一套,现在行不通了。原来是人勤地肥产量高,老刘人虽然懒,但种庄稼产量比别人高。要是遇到从前,那可是典型的二流子不务正业呀。   老刘因为文化程度相对高,再加上做事情思路清晰,不贪占便宜,村上红白事情,大都安排他当师父,写写对联记记账,或者当当保管。本来按照他的水平,完全可以当大东主持事情的,不过他面情软,使唤别人不来硬的,遇上耍死狗的没辙了,当大东吆五喝六,他做不了,那就当副手,出主意想办法还是少不了的,他也毫无怨言,乐得不挑担子,还要参与领导层,吃香的喝辣的,他也就知足了。   村上原来有个磨坊,安着一台电动磨,属于集体财产,除了为本村的人服务,也给外村的磨面,但多年破损,已经不能使用了,大伙合计一下,连房子带钢磨,做了个价,低价出售。虽说低价,也几乎无人问津,觉得买上那东西有什么用处?没想到老刘却站出来,拍板说自己买下。儿子也在会场,赶忙阻拦,说没人要的东西,你买上干嘛,要是有便宜可沾,还能轮到你?老刘不听劝,几乎和儿子吵起来,说千儿八百块钱,我说买就买了,就是一堆废铁疙瘩,赔了就赔了。最终儿子劝说不住,撂下一句“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去”中途退场。别人也劝老刘,说既然儿子也不同意,你要不就算了。老刘却铁了心,还当场借了钱,写了合同拿了钥匙。等尘埃落定,大伙心里也没底了,明明是谁都看见的破房子废铁疙瘩,不知道这老刘究竟要捣鼓什么呀。不过,没过多久,大伙就看出来了,没想到老刘这样老谋深算,考虑长远呀。   老刘接下老磨坊之后,到信用社贷了几千块钱,先是把房子修整一番,接着从外地购进一台全新的自动磨,拆下旧的,安装了新的,旧的又全面维修一番,新的开始磨面。旧的安装到另一间屋子里,好多人家都养牲口,少不了沈阳哪里的医院可以治好癫痫病要喂料,也就是豌豆,但豌豆还要磨碎,几乎家家都有石磨,用来磨料,不过那要靠人来推,吃力不说,效率低下,半日子磨不上二斗豌豆。老刘却把维修了的旧磨用来磨料,一麻袋豌豆,几分钟就好了,谁还愿意为了节省几块钱,抱着那老古董转圈圈呀?不要说本村的,就连周围村子上的人都知道,老刘的新磨磨出的面粉雪花一样白;旧磨可以磨料。大家闻风而来,两台钢磨每天都是夜以继日地转着,老刘的口袋自然每天也是鼓鼓的。儿子也明白了老爹的深谋远虑,全力以赴支持老子工作,自觉为老子孝敬烟酒,让老爹享受着。每天关门时候,老刘把撒在地上的面粉麸皮扫起来,提到家里喂猪,每年都要养四五头大肥猪的,卖的卖了,吃的吃了,村上的好多人眼睛馋到几乎发绿了,不过悔之晚矣,到底人家脑子活泛,比别人料事高出几倍,不佩服不行呀。也有人不甘心,好像一定要从老刘口中掏出一句实话,问他当初怎么胆子那样大,明明是赔钱的买卖,他怎么就敢做?老刘呵呵一笑,说自己也是瞎猫撞上死老鼠了。但还是有人不甘心,这可不是老刘的真心话呀。不过,老刘好酒,在喝醉时候,也会把不住的。酒场上,老刘却不这么说,他说社会在进步,在发展,不过越发展,人也就变得越懒,话说回来,也不是人变懒了,是人们不愿意干繁重的体力活了,都愿意提高效率,节省时间干点别的。自己当初也算账了,仅仅买旧磨坊,那肯定不划算,但那是一个平台,利用起来,舍得投资,那就会带来收益的。有人听了,嘴上夸老刘高瞻远瞩,心里老大不舒服,这样简单的道理,自己当初怎么就不开窍呢?老大一块肥肉,被老刘叼到嘴里了。你想想,就周围二三里之地,多少人磨面,给老刘帮盘缠呀。甚至还有人算账,光是拉架子车的骡马拉下的粪,老刘家填炕填不完,做肥料上到地里,粮食产量都会高出好多呢。   不过老刘为人,还是老样子,与人为善。他手头比别人宽裕,不管是谁,遇上困难,只要他面前张嘴,他从来不会拒绝人家,就是自己手里没钱,他借钱也比别人容易,总是想办法满足张嘴的人。按照老刘自己的话说,谁没个坎坎子,西安哪家医院癫痫看的好人面值千金,人家张嘴不容易,要是不帮他,那就失了面子,伤了和气。磨坊中有台秤,一般来说每百斤几元的费用,但大多是熟人,他不会过称的,他说摆着称,那是形式,其实人心就是一杆最好的称,何必多此一举呢。所以,磨面的人拉来粮食,他只看看袋子数,大致一估算,绝对不会算多的,少算几十上百斤,那是司空见惯的。要是磨面的人手头紧,没有现钱,那就记下来,他也不催促,什么时候有了,什么时候补上。也有困难的人,一年到头都欠着,老刘还是照样热心服务,别人难为情,他反倒劝说,几块钱,放心上干嘛。有的人家家里少人手,老刘还要帮着把麦子拉到磨坊,帮着上料,收面,还要装车,拉运回家,真个是全程服务到家。他自己好喝酒,有时候就和酒友或者磨面的人,打两瓶酒,买两盒烟,在磨坊地上,铺上袋子,席地而坐,划拳猜令,闹个不亦乐乎。   老刘总是想变着法子来钱快,我们那里受自然条件限制,投资做别的,也没什么别的渠道。后来老刘就去玩骰子,骰子放进碗里,盖上盘子,摇几下,猜点数,压钱,那里叫做“拔碗子”。老刘拔碗子,有输有赢,赢了就大吃大喝,哪怕输了也从嘴脸上看不出。玩了两三年,也没什么大起大落,反倒是好多人口出怨言,说磨面找不见人,老刘听了,自己也觉得那也不是来钱的正道,影响了生意,失去了人心,得不偿失呀,也就洗手不干了。   后来,周围有的人因为亲戚朋友去外面打工,渐渐地觉得新疆、瓜州等地方,种的土地多,什么棉花、大枣、枸杞等经济作物收益好,也有人被亲戚朋友拉攀,举家搬迁到新疆、瓜州等地,没几年翻了身,和呆在老家的人形成鲜明对比,老刘心里也痒痒的,专门去考察一番,回来后对那边的情况赞叹不已羡慕不已,最终下定决心,卖了家当,也走了外面,头一年,仅靠棉花收入,腰包里就装进了十几万,老荆门治疗癫痫病办法刘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共 4581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转到页

相关美文阅读:

热点情感文章

情诗大全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