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美文·分享心情·感悟人生· http://xwzx.esqaq.com】
当前位置: 首页 > 抒情散文 > 正文

【南山】柿子红时又入陕

来源: 免费小说网 时间:2019-11-11 12:51:02
   这季节,我的家乡,一个地处吴头楚尾的南方小城,桂花飘香,花不醉人人自醉。   这季节,秦岭山区,村头路边,火红的柿子,挂满枝头,犹如一个个红灯笼。   时光倒转,2009年国庆节,我曾到山阳县寻找清代乾隆年间外迁族人,那是我第一次与陕西的亲密接触。   事隔五年,又逢国庆,我再次踏入陕西这块美丽的土地,继续我的寻亲梦。      (一)西安:兄弟带我去看兵马佣      九月初,我就开始筹划这次行动,准备从武汉坐高铁去西安,再转车到柞水、镇安、山阳、商州、商南等地。   9月20日,托人在网上预订车票,连续订了一周,却一无所获。   买不到车票,看来这次计划怕是要泡汤了。正当我失望之际,国庆节前三天,奇迹出现,友人居然帮我抢订到一张1号去往西安的高铁票,并订好了5号的返程票。   10月1日上午9点20分,我终于坐上了去往西安的G858次高铁列车。   这次入陕,有三个目的:一是接受陕西宗亲邀请,到他们居住地看一看,进行回访;二是探望曾经跟踪报道我寻亲事迹的,《商洛日报》已故记者瑚世波的幼子;三是计划到商南县调查核实一支宗亲情况。   列车飞驰,心花怒放。由楚入秦,沃野千里,列车途经信阳、驻马店、许昌、郑州、洛阳、三门峡、渭南等地,这些站点大部分分布在中原大地上。风驰电挚,仅五小时,下午2点20分,车子准时到达西安北站。   才下车,就接到柞水印哥电话,问我是否到站。3点左右,见到了前来接站的兆万、绪前、绪宜等三位宗亲。他们是山阳长沟人,在西安谋生,其中,绪前、绪宜两位老弟今年清明节曾回老家祭祖,时隔半年又相见,当然高兴。   坐上车,他们提出先找个餐馆吃饭,再带我去临潼参观兵马俑,6点前赶回来,因为他们已通知在西安的宗亲,晚上跟我见面,并一起吃饭。   到了餐馆,怕他们多花钱,我说只想吃羊肉泡馍,不让他们点菜。   这是我第一次吃羊肉泡馍,只见指甲大小的馍块,一个挨着一个,一层压着一层,浸泡在汤里,让我既新鲜又好奇。这东西吃在嘴里,虽然有一股浓郁的膻味,但我却吃得津津有味。很快,我发现这一大碗羊肉泡馍,份量足,想吃完是件不容易的事情。不过,我还是不怕撑坏肚皮,风卷残云般将吃它了个底朝天。   吃完羊肉泡馍,我们便驱车去看兵马俑。   兵马俑位于西安以东40公里的临潼,是秦始皇的陪葬坑,号称世界八大奇迹。我们的车到兵马俑已近5点,游客多,人山人海。门票150元,兄弟们想得周到,还特意花90元钱为我请了个导游。   我们依次进到一、二、三号兵马俑参观。   导游说,兵马俑是1974年3月村民打井时意外发现的。兵马俑主要有三个坑,其中:一号坑总面积14,260平方米,兵马俑按实战军阵排列,以步兵居多;二号坑,是由4个单元内的4个不同兵种构成的军阵,以骑兵居多,面积6000平方米;三号坑,属于作战指挥部。   秦朝灭亡后,这些兵马俑被项羽的部队砸烂破坏,现在看到的,都是经过文物工作者修复的样子。   站在兵马俑坑道边,如果你是历史研究或文物爱好者,看到的就是中华文明千年历史和古人智慧之光;如果你对历史不感兴趣,看到的就是一个大土坑了,只是坑里站着一排排陶人和陶马而已,眼前的兵马俑无论是视觉、美感和气势,与广告宣传,大相径庭。   不到半个小时,参观完毕,导游收钱走人。我们戏谑,三个坑,150元,有点贵,导游其实就是带个路,这90元钱赚得真轻松。   从兵马俑回到西安已是夜幕降临。   7点左右,长沟支系住在西安南郊的宗亲,陆续来到餐馆会合,大家握手,相互问好。当晚到场的宗亲,“兆”字辈3人,“绪”字辈5人,其中,兆忠宗亲听说我来西安,特意从50公里外的户县赶来见面。此外,还有兆美、绪保宗亲因事不能到场,特给我打电话解释,这一切都让我很是感动。   酒席上,划拳喝酒,甚乐。大家边吃边聊,我了解到,由于,山阳大山沟里日子苦,难以生计,他们已来到西安多年,大部分从事运输业,收入稳定、可观。难能可贵的是,大家平时“一人有事,众人帮忙”,团结亲如一家,不失义门家风。   酒过三巡,我向他们宣传寻根问祖的意义,孝道仁义的思想,也向他们讲述老家的故事,他们都听得很认真,不时点头,对我的观点表示赞成;我说,因战乱动荡,你们跟老家失去联系一百多年,今天这餐饭可以说等了一百多年,来之不易;我来看望你们,老家没有忘记你们,看到大家安居乐业,我很高兴。听此言,他们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我还跟他们说老家的方言,居然发现他们现在讲的“长沟话”中,含有大量老家方言土语。比如:窗户叫大盘、石头叫石磊、厕所叫茅斯、干什么叫做么呢、吃饭叫恰饭等等,这让大家既惊奇,又兴奋。   当晚,入住群英会酒店,突然发现这店名真有意思,今晚的聚会,不正是群英会吗?      (二)柞水:营盘、辣酒、凤镇和风水   今天是10月2日,按照计划我将去柞水县。   早上七点,绪宜弟开车送我到城南车站坐大巴。票价28元,车票是他提前在网上给我买的。其实来西安前,印哥就给我电话,提出开车到西安接我,但被我婉拒。   凡是自己能做到的,可以克服的事情,尽量不去麻烦人,这是我一贯的处事原则。   我原以为可以见票上车,没想到这里严格遵守发车时间,差一分钟都不行。直到9点50分,我才坐上开往柞水的大巴。   西安到柞水65公里,全程高速,约需一个小时。途中要经过大小十几个隧道,其中,秦岭隧道穿越18公里长的终南山腹部,有“亚洲第一隧”之称。   这个柞水县只有16万人口,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设孝义厅,民国四年(1915年)改为柞水县。这里的“厅”是清代地方行政单位之一,府下设厅,与州、县同为地方基层行政机构。   十一点,车子到达柞水县城乾佑镇。这时印哥、院爹及博弟已在高速路口等候多时。特别是博弟带着妻女特意从镇安赶到柞水来接我,让我心里暖烘烘的。这三个人2011年清明曾回老家祭祖,所以,这是第二次见面,自然分外高兴。   这是个四面环山的小城,一条小河穿城而过,房子都分布在沟沟岔岔里,没有什么高楼大厦。这里天空蔚蓝,空气清新,少了城市的喧嚣和繁华,却有小镇的安静和质朴,印象最深的是街道特别干净整洁,确实是个居家的好地方。   按原计划,我坐上印哥的车前往营盘镇马王庙看望一支宗亲,然后返回县城吃饭。   我们来到一个山沟里,房子坐北朝南,建在坡地上,屋后半山处就是包茂高速公路。印哥说,由于修高速,补偿了钱,这里的人都建了新房子,生活都还不错。据一个叫茂松的人介绍,他们共计有十几户人家,五六十口人,经济收入主要靠外出打工。关于这支人的来历,据说是赌博输掉了家产,欠下巨债,从老家跑出来的。茂松叔公说,现在他们都无赌博打牌恶习,这也是祖上立下的规矩。   座谈了半个小时,我们返回县城。   县城一座桥头边的酒楼里,印哥邀请居住在县城的兄弟姐妹及后辈共计十几人,设宴欢迎我的到来。我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安排座次时,一个曾任县领导的姐夫,硬是要让年轻的院爹坐上席,理由是他辈分高。   菜很丰盛,口味偏辣,不过,我最喜欢那盘腌制椿尖,材料鲜嫩,吃在嘴里爽脆可口。喝的是西凤酒,有趣的是他们叫白酒为“辣酒”,但我以为是“腊酒”,因为,记得有句诗是“莫笑农家腊酒浑,丰年留客足鸡豚”。   这里喝酒随意,喝多喝少,根据个人酒量,不像我们那里劝酒闹酒。中途,大姐和嫂子下桌各给我倒了一杯酒,印哥说女眷下桌倒酒,是对客人最大的恭敬。饭桌上,我介绍了这些年来寻亲的一些事情,姐夫说我做得对,要向我学习,并敬我一杯酒。院爹说,难得来一次,下午去牛背梁风景区玩一下,明天走,我婉言谢之。   饭后,大家合影留念,挥手告别。   我和印哥坐上博弟的车,计划先去印哥的老家凤镇,再转道去镇安。   凤镇距离县城45公里,盘山公路,行驶需要一个小时。   印哥介绍说,凤镇在清代是豫、鄂、川等客商云集之地,商业发达,水运繁荣,有许多商铺、钱号、马帮,特别是这里清一色的徽派建筑,犹如南方小镇。一百多年前,他的太爷爷从镇安蔡家峡迁移到这里,煮酒为业,经营有方,发了财,为当地富户。据说,当年祖上相中了一处风水地,竟然一口气买断了周围2里山林,财力可见一斑。   他先带我看了小时居住的老屋,及附近山上祖父、母亲的坟墓,我在坟前恭敬作揖;接着见了在镇上开药店的四弟;最后带我来到镇中一处河边,只见河对岸一陡壁下,突起一个石头垒砌的平台,平台下方十多米就是湍急的河水,印哥说那是他太爷爷的坟墓。   我不信风水,但凤镇这支人花重金购买风水地,祖孙三代,财官双美,其中:“定”字辈经商发迹,富甲一方;“兆”字辈出了一个公安局长,一个银行行长;“绪”字辈,出了三个科级干部,至于他们是否得到风水荫庇,或许是个不解之谜了!   下午5点,我们匆匆结束凤镇之行,直奔镇安而去。      (三)镇安:发现百年前迁移路线   镇安县历史悠久,春秋时属楚之酆地,秦时属汉中郡,明景泰三年置县,取名镇安,属西安府,清代属商州辖地。镇安人口28万,地形复杂,最突出的特征是山地面积广大,山大沟深,唐代诗人贾岛曾经这样描述镇安:“一山未了一山迎,百里都无半里平。”   下午六点,我们赶到镇安县城,车子径直开到城郊阿燕农庄,在这里德苗、鸿宾等宗亲等候我们。   这里要介绍德苗,她今年三十出头,文静腼腆,戴副眼镜,乡镇干部,写得一手好文章。她虽为女子,却有一颗火热的尊宗敬祖之心,三年前,她找我咨询家族问题,我根据她提供的手抄本谱书,分析其是蕲春庄守琉公后代。2013年春节,三个哥哥在她游说鼓动下,兄妹四人驱车千里到湖北蕲春县寻根祭祖。   鸿宾宗亲今年57岁,是果石庄湖北大冶迁陕宗亲,原是县城某中学校长,家族观念强。此外,还有一个县政协文教卫主任和一个乡镇书记。这个主任宗亲只知祖上从安徽宿松迁移到这里,没有家谱,不知是什么庄;乡镇书记,姓龚,是印哥表弟,年纪比我大,我喊他领导表哥。   晚餐很丰盛,摆了一桌子菜,有肉夹馍、腊肉、牛肉、锅巴、魔芋、蛋饺等,其他菜我叫不出名字来。这里的菜重油、偏辣、咸,我一直以为南方人吃辣厉害,没想到镇安人更胜一筹。   划拳喝酒,打通关,他们嘴里念叨着口令,比划着手势,酒席气氛顿时活跃起来。感谢德苗妹,知道我不胜酒力,打通关时主动帮我代了一杯酒。   饭毕,宾主握手言别,德苗妹还送了我一盒当地产的象园茶叶。   晚入住金源大酒店。   第二天,按照计划将去米粮,再去山阳。   早上七点就醒了,推开窗,我惊讶地发现这个小山城,高楼林立,喧嚣繁华,富有生机和活力。下楼来,街道干净整洁,文明有序。   见到博弟,他说,镇安最高的楼有34层,县里不少人在山西开矿,发了财,过年开回来的奔驰、劳斯莱斯等高级车,据说有几十辆。   早餐吃的是一碗凉皮加稀饭。凉皮端上桌来,其表面看上去似乎覆盖一层厚厚的辣油,让我望而生畏,不过搅拌吃起来,却发现油其实并不多。   吃完早餐,直奔70多公里的米粮而去。十点左右,我们到达族人居住地,米粮孙家沟。   我下车与兆辉、兆银等叔伯握手,然后一起来到堂屋。这时,户长兆辉叔拿来一个红布包,里面包裹着家谱,可见族人对家谱的保护相当重视。一共有近十本谱,修撰年代分别为:光绪戊子年(1888年,距今120多年)、1952年和1990年。光绪戊子谱是老家送过来的,1952年和1990年的谱,则是他们与老家失去联系后,自己编修的。   这支人的祖先,清代乾隆中期从通山老家迁移到郧西县小新川,再迁山阳照川,最后定居镇安米粮。一直以来,我不知道族人们从遥远的通山老家,到底是怎么来的?这次,一个重大发现是在光绪戊子谱中找到一张通山到陕西的路线条。路条详细记载了从山阳县漫川关到通山县,沿途重要城镇和船码头地名。由此分析,当年这些伟大的族人们,先从通山县步行到武昌,再渡江到汉口,然后坐船沿汉水而上,船到达漫川关后,上岸步行到镇安。   这几个六七十岁的“兆”字辈叔伯们,搜刮肚肠,跟我核对他们记忆中的老家方言,比如:孩子叫伢崽,没有叫冒得,父亲叫牙,姑妈叫姑娘等,看着他们牙牙学舌的样子,逗得哄堂大笑。特别是我发现过去老家人称父亲叫牙,现在已几乎没有这种叫法,但米粮宗亲还是保持这种叫法。   中午,在兆辉叔家吃饺子,他们说只有招待自己人才会做饺子吃。这里的饺子别有一番风味,桌子中间放着一大碗酸辣汤,舀到自己小碗里,沾饺子吃,酸辣适中,味道纯正。 武汉治癫痫病医院哪里比较好甘肃癫痫病科医院治疗癫痫病方式有什么贵阳治疗癫痫的公立医院

相关美文阅读:

抒情散文推荐

优秀美文摘抄

经典文章阅读

热门栏目